NoMatter

No Matter who I am, Just write words.

在武汉暂停的那些时间里

注:本文内容为转载内容,原文地址

武汉的时间似乎是不连续的,起始的时刻是大年三十的前一天,这一天,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当局突然宣布“封城”。等人们再次意识到时间的时候,就已经是清明节了。武汉人没有了春节,也没有了元宵节。这期间,时间仿佛停止了,更是有成千上万的生命停止了。有无数的人在恐惧中渡过了艰难的武汉时间,更是有人在绝望中死去,永远定格在了恐怖的武汉时间当中。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下排队领取骨灰的武汉人


在武汉时间里,我们见到了太多的人间悲剧。3 个儿童的遗体被放在一个运尸袋里,真是惨不忍睹。白发苍苍的老人,目送儿子的遗体上灵车,而捶胸顿足,痛哭嚎啕。年轻的孩子,追赶着载有妈妈遗体的灵车哭喊着妈妈,令人心痛。还有太多的人在医院里孤独地死去,亲人只是在电话中得到他们离去的噩耗,根本就没有告别的机会。也有太多的人眼看着自己的亲人被疾病折磨,却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让亲人在痛苦和无助中离开人世。还有不少的人因为痛苦和绝望放弃了他们自己的生命。很多人可能不是直接地死于肺炎病毒,但是,他们无疑都是这场肺炎疫情的受难者。不知道有多少人结束他们的一生,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们活得艰难,死得孤独。不知道,那些做儿女的,留下已经垂垂老矣的父母,离去的时候,该是多么的痛心;不知道,那些做父母的,留下年幼的孩子,离去的时候,该是多么的难过。那些死在武汉街头的异乡客,他们的家人知道他们的情况吗?这一幕幕惨剧,令人心如刀绞。

武汉的作家方方在她 3 月 13 日的日记里这样写道,三月也即将过半,马上要到来的是清明节。祭奠亲人,上香扫墓,这是一个久远的传统,也是很多家庭每年必做之事。对于很固守传统观念的武汉人来说,今年要过一道很大的坎。亲人已走,非但不能扫墓纪念,连骨灰都拿不到。尤其很多人是在二月中上旬去世,头七在混乱和悲痛中过去了,很多人的七七却在清明前后。方方没有提到的是,那些所有亲人都消失的家庭,是否有人记得给他们扫墓。

根据中共当局公布的数字,武汉肺炎累计死亡 2500 多人。这个数字显然和外界的感觉有巨大的差距。如果真是这样,仅仅死亡了 2500 多人的话,那武汉 8 个殡仪馆仅仅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就可以全部火化。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里,武汉所有的殡仪馆几乎都在 24 小时连续不停地运转,甚至还有多个省市派人支援武汉的殡仪馆。可以想象,武汉市的死亡人数绝对大大超过当局公布的数字。只是,由于当局的严密控制,外界根本无法知道武汉三镇到底有多少人死在了这个时间。有多少人失去了父母,有多少人失去了儿女,有多少个家庭彻底消失,有多少个孩子因为这场灾难变成了孤儿?知道真相的人都被封口了,想了解真相的人都被失踪了。当局当然清楚每一例死亡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他们不想让外界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死在了武汉时间。对于当局来说,那只是一个个数字,但是对于亲人来说,那是一个个生命。

人们不会忘记,那位家住汉阳在高楼的阳台上敲锣哭诉求助的姑娘,她的母亲是否得到了救助,已经被感染的她,是否还平安?

人们不会忘记那位 77 岁的退休教师,女儿染病得不到救治,在家中去世,他和妻子以及 13 岁的外孙女都被感染。这不幸的一家人今天是否安好?

人们还在惦记着,那位追赶载有母亲遗体灵车的女孩,是否像传言中的那样,也被感染,已经和她的妈妈、爸爸都离开了人世?

一个六口之家,祖父母、父母和两个子女,由于得不到及时收治,眼看着亲人们一个接一个被感染,祖父在家中去世,他们的情况被刊登在美国的纽约时报,时至今日,家中其他的人都平安渡过了这场灾难了吗?

还有一位发帖的女儿,愿意用她的生命换爸爸的生命,他们父女二人都还在世吗?

还有一位自己已经感染的儿子,还在为病重的父亲煎熬。这对父子都还好吗?

那位爸爸车祸去世,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女孩,她的妈妈因为病重得不到救治,绝望中在家割腕自杀,这个女孩被传染了吗,她现在还好吗?

那对去武汉看病、被封闭在武汉的夫妻,因为花光了盘缠,在寒冬里流浪街头,并靠捡食为生。他们都还平安吗?

发生在武汉的这一幕幕不幸的场景,人们都牢记在了心里。还有无数的求助信,也永远留在了网络上。

3 月下旬,在武汉封城两个月后,当局开始允许在疫情中死难人员的家属前往殡仪馆领取亲人的骨灰。由于这次灾难的死难者太多,殡仪馆每天只能发放有限的死难者的骨灰,以至于有些死难者的亲属需要等待十多天时间。社交媒体上的一些图片显示,武汉的多所殡仪馆和公共墓地都排起了长队。80 多岁的婆婆,90 多岁的爹爹,到殡仪馆接儿子、儿媳、孙子、女儿、女婿的骨灰。也有七八岁的孩子去接父母的骨灰。在殡仪馆现场的人披露,那里没有哀乐,没有哭声,却有很多的便衣警察,当有人举起手机准备拍摄的时候,立刻就会有人前来制止,他们唯恐外界知道真相。

根据国内媒体财新网的报道称,一些死难者的亲属、需要排队等五六个小时,才能领取到亲人的骨灰。财新网的这篇报道还提到,有一辆装载了 2500 个骨灰盒的大货车停在汉口殡仪馆的侧门,而且司机告诉记者,昨天已经卸过一车了。这篇报道还提到,武汉市共有八家殡仪馆。仅仅通过这篇报道,人们也大致可以知道,这两个月武汉的死难者至少会高达数万人。而往常年,武汉每个月的死亡人数大约是四千多人,人们可以想象这次灾难的惨烈程度。关于这次疫情中的死难情况外界极为关注,并有过多种调查和分析,然而,确切的情况还是需要当局公开相关资讯。毕竟,他们掌握着所有的相关信息。中共当局有责任公开疫情期间死亡情况的全部信息。可恨的是,中共当局不仅没有公开讯息,反而丧心病狂的删除来自武汉知情者的相关文字、图片和视频,就是官方媒体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他们做贼心虚。他们知道,他们犯下了滔天大罪。

在悄无声息之中被扼杀的成千上万的生命,就像雪片落在水里,无影无踪。中共当局这样做,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从 60 年前的大饥荒,饿死了数千万中国百姓,到 12 年前的四川地震,学校大范围倒塌,再到最近这几年的天灾人祸,中共当局几乎都没有完整地公布过真实的人员伤亡数据。而且,还极度压制和迫害任何想探寻事实真相的记者和学者。中共的官员对生命毫无敬畏之心,他们只有党性而没有人性;中共的党性就是灭绝人性,毁灭生命。每个生命,不仅都是宝贵的,而且都是唯一的,不能被其他人所代替,每一个生命都应当得到尊重,这是人们寻找真相、寻找每一位死难者的原因。纪念他们,不让他们被埋没,乃是为了保护所有的生命,维护所有人的尊严。经历这场灾难的不仅仅是武汉人、湖北人,而是所有的中国人,乃至是整个世界上所有的人。

以往人们谈及武汉,会想到古琴台,想到高山流水遇知音的佳话;会想到黄鹤楼,想到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的名句。可是,从今往后,人们谈及武汉,会首先想到是这场灾难,会想到这场灾难中,无数个悲凉、凄苦的故事,会想到几万个永远定格在了武汉时间内的生命。无数的武汉人永远失去了他们挚爱的亲人,失去了人生当中难得的朋友。他们失去的是安慰,是依靠,是希望。亲友的逝去留下的是无尽的悲伤、孤苦和绝望。但愿有一天,在武汉,为这次灾难中所有的死难者建立一座纪念碑,刻下每一个死难者的姓名,让每一个生命都不被埋没,不被遗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全国哀悼日 | 4月4日清明节,举国哀悼

作为中介的国家主义——由全国哀悼想到的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