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Hsu

政治学理论博士研究生

“战”疫,还是应该回到防疫?

当防疫被视为“战争”行为时,它越是被人们不加区别的使用和接受,就越可能被赋予超越一切的神圣性,牺牲也就越来越被视为理所应当。

2021年12月22日,西安因新冠疫情被迫按下暂停键。

近期,又接连出现由于防疫策略不当而引起的恶性事件。男子突发心脏病,但因核酸报告未就,且被多家医院拒诊而错失抢救时机;网友发文称其父亲突发心绞痛,却因被拒诊错过了抢救时间导致死亡;孕妇家属在网络上称孕妇因医院拒诊而导致8个月大的婴儿流产,两天之后的5日一孕妇发文称,其因多家医院拒绝接诊导致流产……

距离2019年年末武汉大规模新冠爆发已经两年,为什么还会发生这些的事件?为何产生了与防疫初心不相一致的结果?

有效防疫必定要付出一定代价,但每一种代价都值得被认真对待。西安防疫中的“魔幻现实”是西安对紧急状况过激反应的结果,而这个反应来自近乎战时的大规模应急措施:封锁流动、划定风险战疫区以及对不同的战疫区实行不同的物资供应方式。众多媒体将这种防疫行动广泛表述为“战”疫。但被忽视的是,当防疫被视为“战争”行为时,它越是被人们不加区别的使用和接受,就越可能被赋予超越一切的神圣性,牺牲也就越来越被视为理所应当。

2019年疫情以来,“抗疫阻击战”一词被广泛用来表达一种与新冠病毒斗争到底的决心,这种决心不仅彰显了人们对新冠病毒的坚决态度,也包含了对人类占据正义一面的评判——病毒是不正义的,而人在这场斗争中必将胜利。正是这种信心,驱使人们屡次在疫情爆发的时候丝毫不退让,而且事实上也确实取得了可观的效果。

然而,当“战争”被用作修辞来形容抗疫的时候,“防疫”也就超越了原有的“阻断病毒传播、保障民众生命安全”内涵,变成一种“不管要付出多么大的牺牲,也要打赢侵略生命的病毒”的保卫战式论述,它因而甚至获得了一种超越生命的神圣使命,与“战”相伴的“牺牲”也被同时正义化了。因而,“抗疫战”似乎也有了这样一层不应该出现的含义:疫病是人类的敌人,为了对抗它直至消灭它的正义事业,个人的牺牲是这场“正义战争”的一环,本身也获得了正当性来源。因此,产生了一个似乎是悖谬性的结果:让人们回归正常的秩序反而是以人们的不正常秩序为条件。西安市作协主席吴克敬日前将女性的正常生理期需求视为“矫情”,便是这种悖谬性的体现,因为在其逻辑中,“女性的正常需求无法被满足”这种“牺牲”是正常的,而不是不正常的。

防疫的目的不是仅仅抵挡病毒,最终要落到民众安心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