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掖山
阿掖山

智力活动是一种生活态度 https://mountaye.github.io/blog/

文革史笔记-1.9 | 在搏斗中下沉

本文包含可能被理解为色情描写的内容,未成年人请在家长监护下阅读

关键词:换装、丝袜、旗袍、凌辱

内容梗概

本章和下一章《刘少奇的最后岁月》,就是刘少奇直接被迫害至死的特写,之所以分成两章而没有一镜到底,个人揣测可以类比为超新星爆炸然后坍缩成黑洞的过程,本章的内容到刘少奇被半幽禁在中南海为止,类似于超新星爆炸,当时的平民百姓是可以通过宣传机器和红卫兵小报得知相关消息的,就像南京大屠杀时日本随军记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报道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比赛杀人一样;后一章的内容则接近黑洞坍缩,整个过程已经超出外界观察者的视界了,刘少奇之死被中共严格保密,就连刘少奇的子女在其死后数年才得知其死讯。

摘抄随想

刘涛和刘允真把与王前的谈话及他们所揣摩出来的一些问题整理成《看刘少奇的丑恶灵魂》的大字报,于一九六七年一月三日,一式三份分别张贴在清华大学、中南海职工食堂门口等地方。

一式三份,但是只贴了两个地方?估计是简体中文有删节。

哦,顺便一提,王前是刘少奇的前妻,刘涛和刘允真是拥有“丑恶灵魂”的刘少奇的亲生女儿和儿子。


世界一流大学清华大学红卫兵试图诱捕刘少奇之妻王光美的经过:

在整个社会上,刘少奇还维持着一种虚幻的平衡,群众不 敢对他直接下手。 而他的儿女们却在各种不同的地方和场合被迫作检査、挨批斗。他的妻子也逃脱不了被揪批的命运。一月六日傍晚,王光美在家中接到电话,说是女儿平平在从学校回家的归途中被车压断了腿,需要截肢,正在人民医院急诊室等待家长签字。刘少奇作为父亲,本能地反应道:“马上到医院去! ”王光美想到周恩来一再嘱咐的不让她离开中南海的忠吿,有些犹豫。刘少奇却不如思索地说:“你不去我去!这么小的孩子为了我挨斗。”刘少奇、王光美立即驱车来到医院, 没看见受伤的女儿,却看到了被当作人质扣留在医院的儿子和另一个女儿。原来这是在江青怂恿下,清华大学的学生设下的一 个圈套,为的是把王光美诱出中南海,以演出一出“智擒王光美”的闹剧。但是,当清华学生意外地看见陪同王光美前来的 刘少奇时,惊愕得有点不知所措了。他们根本没有预计到这样 —种令人难堪的毫无准备的场面出现,因为,刘少奇毕竟还是国家主席啊!就在对方惊愕的一瞬间,刘少奇的儿子对母亲说;“他们是为了抓你。”此时已完全冷静下来的王光美对着眼前的一大帮对说:“不是王光美的都走!”刘少奇带着子女及工作人员离开了医院,留下王光美只身一人。于是,她被带到清华园准备批斗,并在逼迫下写下四点保证。在周恩来亲自干预下,王光美于次日凌晨前又返回中南海家中。这虽是一 场虚惊,想来却实在叫人毛骨惊然。第二天起,北京各家红卫兵小报以醒目的标题刊载了 “智擒主光美”的钰过。面对着青年学生在别人唆使下甚嚣尘上的骄狂气焰,刘少奇一家犹如生活在滾油锅中。

这场闹剧,很多地方殊不可解:这到底是一场无政府状态吗?如果是的话,那么刘少奇的政府职位明显为其安全提供了保障,矛盾。这是一次非法行为吗?就连王光美都默认对方有控制自己自由的能力和权力,约等于矛盾。这是一次自下而上的行动吗?周恩来可以亲自过问,而且亲自过问就能起效果,也是矛盾。

另外一方面,一听说刘平平的腿被压断了,刘少奇不假思索地认为事情是真的,而且不是车祸意外,就是造反派的酷刑,“这么小的孩子为了我挨斗。”看来老刘对共产党同志们的道德水平和手段有着清楚的认识和深刻的理解。费正清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第二部分的副标题叫作“中国革命内部的革命”,可以说是亦庄亦谐了。


深夜,毛泽东等在人民大会堂,让秘书乘一辆华沙牌小轿车接刘少奇来谈话,劈面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平平的腿好了吗? ”从这些情况来看,毛泽东也认为,一月六日惊动刘少奇这件事必须由他出面做些安抚。

等等,所以刘平平的腿真的被压断了?原文没有提及。

在这次会见中,毛泽东态度和蔼,似乎他与刘少奇之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而刘少奇却一再表示,自己犯了错误,这次路线错误的主要责任应当由他承担。他还郑重其事地提出辞去国家主席、中央常委和《毛泽东选集》编委会主任职务,愿意携妻子儿女去延安或老家种地,作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毛泽东听了刘少奇的一席话,沉吟不语,不住地吸烟。

李斯在政治斗争中失败,全族系狱待死,被押上囚车时,回头对儿子说:“愿复出上蔡东门与共逐狡兔,岂可得乎?”

又或者秦二世胡亥的例子更恰当一些?——

阎乐前即二世数曰:“足下骄恣,诛杀无道,天下共叛足下,足下其自为计。”二世曰:“丞相可得见否?”乐曰:“不可。”二世曰:“吾愿得一郡为王。”弗许。又曰:“愿为万户侯。”弗许。曰:“愿与妻子为黔首,比诸公子。”阎乐曰:“臣受命於丞相,为天下诛足下,足下虽多言,臣不敢报。”麾其兵进。二世自杀。
——司马迁《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

刘少奇长期在白区工作,是位很有才华的中国关产党领袖人物。后来, 到延安根据地,与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为首的一大批中国共产党杰出领袖人物携手并进共同领导中国革命。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三日至六月十一日,在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夜,在延安 举行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会上,刘少奇在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王稼祥等人提出过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提出了毛泽东思想是党的指导思想,是全党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并将它写入党章,党纲。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的领导地位更加牢固了。他与刘少奇的关系也更加密切了。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以后,毛泽东、刘少奇紧密合作,与党和国家其 它领导人同心协力,为刚刚诞生的新中国的发展,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也取得了可喜的成就。正是由于在合作中对刘少奇的了解,—九五九年,由于种种原因,毛泽东決定退居二线,并在四月份召开的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选举了刘少奇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大跃进”中许多浮夸冒进做法造成的接踵而来的经济困难时期,在我们党和国家最髙领导人面前摆出了一大堆难题。面对着“大跃进”带来的经济困难和物资短缺,一九六二年一月十一日至二月七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北京召开了扩大的工作会议,亦即“七千人大会”,毛泽 东就正确认识社会主义建设的客观规律问题作了自我批评,面对全囯性的困难,中国领导人团结一致,终于很快渡过了这一难关。

《霸王别姬》里,程蝶衣有一句台词:“你当今儿是小人作乱,祸从天降吗? 不是!不对!是咱们自个儿一步一步,一步步走到这田地来的! 报应!”

简称——索多玛没有义人。


眼前的刘少奇竟只有做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愿望了。毛泽东沉思良久,没有正面回答刘少奇的辞呈,也没有提刘少奇 “犯错误”的问题,只是建议刘少奇认真读几本书。临别,还 亲自把刘少奇送到门口,客气地说:“好好学习,保重身体。”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

1967年4月1日,中央文革喉舌的《红旗》杂志,刊载戚本禹的文章,公开提出叛徒案问题,为的是让那些不明真象的群众,凭借一股不可抵御的狂热,把“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定死。戚本禹所说的公开发表“反共启事”,宣誓“坚决反共”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九三一年一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召开了六届四中全 会,二月在天津成立新省委(即順直省委,实际上是北方局的前身)。新省委在天津开会,遭到大玻坏,省委书记和一般党员共五、六十人被捕。有些未被捕的人则搬到北平(即北京)成立新省委。不久,又有三四百人被捕,其中六十余人被国民党视为顽固分子,加上天津的五十余人,共约一百三十人,一起押到张学良陆海空军司令部行营军法处。这些党员被捕前, 有许多人担任省委、市委、特委的书记、秘书长、部长、科长、团中央候补委员和团市委书记等领导职务,是党的工作骨干。同年七、八月间,军法处在北京草岚子胡同专门成立了一个监狱——草岚子监狱,由东北军控制。不久改名北平军人反省分院。开始,国民党请天主教牧师说教,以期被捕人员归顺,但收效甚微。年底,南京伪军委派政训处长刘健群来北平,说这样不行,宣布搞反省。以六个月为一期,一期不行两期,三期不反省者加重处分,实行枪决。从一九三一年反省院建立至一九三六年八月,先后关进政治犯约四百人。这些人 中,除一九三二年大赦减刑无条件释放和因病保外就医的二十余人外,有三百多人都自愿或由家属动员,发表“反共启事” 出狱。薄一波等人在反省院呆了三四年。他们坚持党的原 则,与敌人进行不懈的斗争,秘密建立了狱中党支部,并与狱外的党组织取得了联系。他们拒不在敌人拟好的“反共启事” 上按手印,提出”红旗出狱”。不少人早已坐满刑期,因不按手印至一九三六年尚未出狱;更有的团员和群众,因不按手 印而被狱中支部发展为党员或由团员转为党员。为了反对狱中的虐待和迫害,他们还进行了多种形式的斗争。 一九三四年底的一次绝食斗争坚持了七天七夜。伪冀察绥靖主任公署一九 三六年九月十一日由宋哲元签发的训令中有这样的记载:“……是以宁死院中亦不愿反省……。”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刘少奇作为中共中央代表到天津主持 北方局的工作。当时北方局的负责干部有柯庆施(组织部长)、 林枫等人。由于日寇侵占华北,全国抗日救亡运动普遍高涨, 许多工作需要党的干部去做。然而,干部缺乏,刘少奇几乎成 了 “光杆司令”,工作无法开展。在这种情况下,柯庆施向刘少奇建议,让尚关押在监狱里的那些党员,履行监狱规定的手续出狱。刘少奇接受了这个建议,做出决定并报告中央。当时 担任总书记的张闻天代表党中央批准了这个决定。 柯庆施通过徐冰(当时以在中国大学任教为名,实际上做社会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让曾在反省院担任过支部书记的孔样祯把中央的这个决定精神通知反省院党支部。半个月后,没有回音。孔祥祯又将中央的决定抄送狱中。狱中党支部负责人 看过信后,怀疑此事,推敲了三、四天,最后认为,中央和北方局绝不会做出这个决定,因此拒绝执行,不予讨论。 三个月后,刘少奇等人通过孔祥祯给监狱内写了第二封 信,特别强调是中央的指示。还说,上次去信后,三个月未见你们的动静,因此再给你们作如下指示:根据新的政治形势和任务的需要,考虑到你们是经过长期斗争考验的,党认为,为了争取你们尽快出来为党工作,你们不但可以,而且必须履行敌人出狱手续出狱。这样做是符合党的最大利益的。党认为你们过去坚持不在敌人“反共后事”上按手印,做得完全正确, 但是,你们那时的斗争,还是在小圈子、小范围内的斗争,现在要求你们出来在广阔范围内作斗争。现在形势变了,国民党安内攘外,登“反共启事”司空见惯了。正因为你们是经过长期斗争考验的,所以你们更有条件,这是特定的条件下所作的 决定。党现在向你们作出保证,在政治上和组织上中央完全负责,政治上不以叛徒论,组织上不歧视,你们要相信中央。如果你们接此信后,仍然拒不执行,就要犯更大更严重的错误。根据信的内容,还根据其它途径得到的消息,狱中党支部肯定了中央决定,将信的内容交全体党员讨论,一致同意,并认定,这样做主要是根据党章个人服从组织的原则来执行的。 从一九三六年八月三十一日至一九三七年三月,狱内党员分九批在《华北日报》、《益世报》上连登监狱拟好的“反共启事”两三天,出了反省院。出狱后,他们立即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并及时被安排了工作。这批人共六十一个。 这件事,党中央领导人一直都很清楚。党的七大时,七大 代表资格审査委员会对其屮十二名代表和两名候补代表均作了 “本人不能负责”的结论,认为符合代表资格。 以上就是戚本禹所说的“反共启事”事件的来龙去脉。指示履行“反共启事”手续的最高具体负责人确实是刘少奇,然而,它是在党中央正式批准后执行的。

党向你们做出保证,党对你们做过的所有保证都“或”将成为过时无效的历史文件。


对王光美的批斗——

一九六七年四月十日,显然是经过桥心策划并获得中央文 革小组的全力支持,由清华大学红卫兵主持的号称三十万人批斗王光美的大会在清华园召开了。

下一自然段,未成年人请在家长监护下阅读~

那天,天还没有亮,清华大学红卫兵便驱车直入中南海内刘少奇、王光美的住地。载着王光美的小轿车不到清晨6时又离开中南海,直奔清华园。王光美被押进清华大学主楼七层的一间屋子里,里面早已坐满了红卫兵。经过一番相持不下的周折,在红卫兵发出的一片语录声和相形之下王光美微弱的争辩声中,王光美被迫穿上从她家中掠来的丝袜和高跟鞋,套上了显然是瘦得不能穿的访问印尼吋穿的旗抱,还戴上了事先特别制作的乒乓球串成的大项链。
这里,应当追述一下有关王光美戴项链的事情。 为了发展中国与东南亚各国的友好关系,一九六三年四、 五月,刘少奇携夫人王光美对东南亚几个国家进行了访问,王光美出国前,曾就自己的装束征求过正在上海养病的江青的意见。江青以独具一格的见解劝告王光美不要佩戴项链。王光美当即表示赞同。当国内的江青通过电讯工具看见王光美戴着项链在缅甸出席宴会时,江青五脏六腑俱要崩裂,嫉妒的烈火骤然间进发。她想到了王光美的巨幅像片曾和刘少奇并列悬挂在印度尼西亚最著名的繁华街道上的情景;她想到了对刘少奇出访的新闻报道和纪录影片中,王光美艳丽的服饰和大量镜头在中国人民脑海中留下的无法磨灭的印象。她心头结下了妒恨的疙瘩。当她于一九六五年初通过王光美向対少奇提出了政治上的无理要求并遭刘少奇无情斥责之后,她决心利用项链事件进行报复的妒火重又燃烧起来。一九六六年七月下旬,江青四下北京大学,不知怎么在讲话中竟联系上了项链问题,她声调悲切地说道,我不让王光美戴项链,她不听我的。似乎她受了莫大的欺骗,莫大的污辱。而这种情调恰恰感染了红卫兵。如今,她终于找到红卫兵,就“项链问题”对王光美进行报复了。

老读者可能有印象,在《第一篇·第二章·围绕着工作组问题的斗争》中,1966年7月26日,陈伯达、康生、江青再次去北京大学,组织召开第二次万人辩论会。江青同志将她与毛泽东和前妻杨开慧的儿子毛岸青的妻子张韶华的矛盾在这样一种场合抖搂出来,声嘶力竭地高喊“毛家不承认这个儿媳妇”。

好家伙,大型政治真人秀。秀得我头皮发麻~

但是反过来想,江青同志是一名电影演艺工作者,兼真人秀出演者,也就相当于今天的娱乐圈人士。观察今天动辄上亿流量和片酬的明星们,他们在微博上的发言,比之江女士,实在是谦虚低调的很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多么岁月静好的时代里啊!我的心中只有咸因,因为我感恩没有二心~

当精疲力竭的王光美被红卫兵押上会场时,从北京各处闻讯赶来参加大会的人哗然了,大家争相挤看王光美。不少人把 看清一下王光美告作了好奇心的一次最大的满足。大会实际上 是在群众不断移动着以“看清一眼王光美而了结”中进行着。彭真、陆定一、簿一波、蒋南翔等约三百名当时波红卫兵冠有 “走资派”等头衔的人参加陪斗。大会照例充斥在片口号声、打倒声、语录声中。
当晚,刘少奇从家人口中知道了批斗王光美的实情。他听后一言不发,晚饭一口都咽不下去。第二天,被红卫兵“化装”过的王光美的大幅漫画、照片在北京大街小卷四处张贴。红卫兵小报仍然不失为当时向全国推进宣传的最好的工具。

时间线

matters 不支持多级列表,所以时间线的显示效果不佳。

请到博客网站阅读原文:https://mountaye.github.io/blog/articles/great-cultural-revolution-ten-years-1-9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