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故事的怪獸

是一隻熱愛被故事餵食的怪獸。 沉迷於旅行,那種用雙腳走出來的旅行。 無法克制的反思是內建的功能。 對於慢慢的能有想像空間的東西著迷, 所以喜歡文字勝於影片,可是喜歡相片。 相較於快速的飛行,更喜歡緩慢的巴士移動。

十年

發布於
回頭看看311地震時的自己,有許多感想和形容詞,對時機的惆悵,人之渺小的臣服,也許走過的都不會白費,也或許真的你許的願望,全宇宙都會幫你,但還是得等時機成熟⋯⋯⋯

311地震居然10年了!

10年前,正面臨一個巨大天災,也讓我的人生計畫完全轉了個彎。

我當時人正在日本東京,更正確的說,事發當下,我在日本東京新宿。

當日,我的計畫是去新宿剪頭髮,剪完後去吃了當時特愛去但現在已歇業的生魚片蓋飯,好像叫金太郎。超級飽的我下一站是商品架子永遠比人高的唐吉軻德(don quijote),於是地震事發當下,我正在新宿那間商品滿滿的不知道幾樓。

當下我還覺得只是一般日常地震,一下就會過去,並沒有要逃的意思。


離開後,還去銀行領了錢,看到地下鐵已停駛,還不知道事態有多嚴重,還想繼續逛街。記得在forever 21被擋下,暫時關閉了。

地鐵停駛,也回不了家。

當時路面交通已經慢慢大亂,當下人們雖然不致恐慌,但隱約已經可以感覺到肅穆的嚴重程度。


最後不知怎麼的,走到了某一個橋,橋上的我看到一個百貨大樓(也忘記是哪個)正在「餘震」下搖擺腰枝,左右搖擺的那一種。

是大樓,是餘震。

我不敢想像在福島當地發生時,有多震撼了。


當時我是一個人,而且我真的還不知道是多嚴重的地震,嚴重到影響了我的人生方向。


後來只想著辦法要回家,我那時候跟朋友住在江古田站,一般來說到新宿不是一個會步行的距離。

可是地下鐵停駛,我想著可以去試試從沒試過的公車!


到了公車站,我不知道我怎麼會到的了,我沒搭過也沒有現在的智慧型手機的地圖。總之我莫名其妙的到了,也不知道哪班公車,跟著茫茫的人們,一直等著不會到的公車,因為路面交通也已癱瘓,最後大家互問要往哪個方向,一群人開始用走的,試圖走到還在行駛的路面電車(都電荒川線)的車站,努力往家更近一點。


一群人已經不記得是誰了,當時是一個人性互助的美好吧。


我們走到了某站,也真的搭到一小段,後來問了警察江古田的方向,就這樣真的「走」回去了。


當下,還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嚴重。可能日語也不夠好,或者當下跟我一起經歷的人也不知道,我們共同的目標是走回家。


其實我真的是憑感覺走到的,因為那時還是掀蓋式手機,窮學生也不會想一直用網路,地圖系統也不若現在的精準,總之就是靠問人和感覺,走到家了。


路上記得兩件事。

第一可能在半路收到家人的簡訊,我後來才知道原來當時連通訊都有問題,他們無法聯繫上我。

我記得,我還在半路打公共電話回家。而且我並沒有害怕的感覺,只是如實陳述事實然後想快點走回家。


第二當時一起走一段路有個阿伯,最後我們要分頭時,他路上知道我正在就活(就業活動),他把他的名片給我,好像是個老闆。


不過我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我也沒有跟他聯繫。


而我當時人生目標的日本就活,也真的被這場地震給打趴了。


時不我與。


多年後,日本向外國人敞開雙臂歡迎就業時,我已不在那個軌道上了。


時機,成也敗也。


後來多次餘震,都非常有感,會讓人在夢中驚醒的程度。

我與同住的朋友,自然是準備了地震包,後來我們有次一起驚醒,相視,吐了一句:沒關係我們還有食物!然後安心的倒頭便睡。


是啊,人之渺小,除了盡人事,只能聽天命了。

那個時候的我,真的不害怕。

無所畏懼。

可是很惋惜,因為夢想破滅了。

生命中總是會有幾個天崩地裂的改變吧。我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