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ungZee

Nobody

新冠疫情在他国爆发的中国责任之我见

可能和绝大多数人不太一样,我非常不希望意大利12月份或者1月份就开始传播了,我觉得最符合中国利益的事所有国家直到2月10日以后才开始传播,即使源头会是中国武汉。

这个想法和绝大多数大陆朋友的想法应该是不一样的。他们巴不得希望是美军带过来的或者说意大利早于中国爆发。我觉得这样的想法还是挺没意义的,毕竟明面上我们是最先爆发的,直到我们快摁下来了才轮到伊朗意大利韩国。

我这个想法是基于以下几个原因的:首先,新冠病毒不是实验室制造的,至少我不相信这一点。这一事实既得到了中国政府认可也得到了美国政府的认可。既然它来自于自然,那么它的起源问题并没有值得攻击的地方,最多说说中国人饮食习惯如何如何,导致了如何如何的大灾(而且这也是没有定论的)。但如果以此攻击中国就充斥着三流民族主义小报的味道了,在我看来是上不了台面的。

其次是因为中国遭受的最大的攻击,即在疫情初期隐瞒疫情,干扰对于新冠病毒研究以及众所周知的八君子或者地方政府/卫生部门等故意向中国CDC隐瞒可以人传人这一事实。这一点的直接后果在于:

1.湖北省内成为了重灾区。显然如果我们能够早争取几天,那么湖北省内的疫情显然会轻很多。

2.全国大多数地区受到波及,甚至封城(比如笔者家乡浙江省温州市。下属各个县市基本封光了)。

3.外国接受了一定的输入病例。但是这时候对这些国家的影响还是非常小的。

但笔者认为,既然国外疫情都是在2月10号之后爆发的(港台至今未爆发,所以接下去我全部使用“国内”一词),离武汉封城已超过14天了,离钟南山说可以人传人也快20天了。武汉封城后,世界各国理应知道新冠病毒能够人传人,也有着比较可观的死亡率,甚至也在世界各大媒体的镜头下看到了武汉的惨状,理应对其做好准备。这么一讲,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武汉封城看作是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发出:“这事情很严重”的警报了。也就是说,在1.20/1.23以后出国而造成当地疫情爆发的,不应该视作是由于中国疫情瞒报导致当地疫情爆发的,更何况武汉也实行了一定的管控。在几乎和最大潜伏期一样长的时间过去后(即使韩国也是在2月15日左右,也即二十余天后),别国国内没有发现社区传播病例,只有三种可能:

1.在对于新冠病毒了解极少(不知道其可以人传人)的阶段没有进入该国国境的未发现输入病例。那么后来疫情在该国爆发自然是这些国家在已经得到了很严肃的提醒之后仍然不对从中国来的旅行者实行比较严密的监管的后果了。这样来说并不能直接把锅全部扔给中国了。

2.有未发现的输入病例,但是是无症状病例,且没有传染其他人,以致于没有被发现。由于中国意识到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以及感染力已经比较迟了,因此就算我们当时很早就开始对付这一病毒,我们也只能说监测体温,我觉得即使没有瞒报也是无法做到除测体温之外的大规模筛查的。

3.有未发现的输入病例,且有症状。如果是这种情况而此患者没有去医院就诊的中国人必然是少之又少,因此该国总会有相关记录。但是没有国家的数据记录显示在2.15之前爆发,说明如果真的有这种情况,只可能是该国政府/卫生机构出现了瞒报或者压根没有意识到这是新冠。这样一来直接责任应该是在该国政府。

综上所述,既然所有中国以外的国家都是在2.15及后爆发疫情的,那么实际上中国任何一级政府/卫生、疾控部门不应该为外国疫情爆发负直接责任,而是应该负起间接责任。但是对于2、3两种情况,宣传说中国瞒报要为此负起责任也是可以讲的,虽然实际上是多重疏漏叠加产生的。

这不意味着我想为中国任何一级政府洗地。我始终认为,湖北省以及武汉市在疫情初期的种种错误行为是武汉、湖北疫情爆发以及全国其他地方发生疫情甚至封城的主要原因(至于中央以及中国CDC的责任我并不清楚)。而中国其他地区的经验也证明了,即使受到了疫情的直接冲击,仍然能够把传染数控制在1以下、死亡率控制在1%左右

但是即使是负起间接责任,我仍然认为中国需要对外国疫情爆发负起的责任已经是很小了。相比来说白宫对美国疫情爆发应该负起主要的直接责任。主要还是中国这个国家离欧美太远了,西方国家并没有太在乎,再或者就按照病死率把它当作大号流感,虽然二月末已经有在武汉医生提醒西方不要这么想了。现在我反倒担心的是国外一月初就有疫情了,如果这样的话,这锅虽然相当一部分应该由当地来背,但是另一方面,这锅也完全可以比较有理由地甩在中国身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