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forzoe

Not a writer

一个女人对一个女人的对话

發布於

今晚,读了你的画眉。那一定就是你从没跟任何人讲过的事,儿时的记忆,再加上是那么痛苦的回忆,应该在我们情绪的自我保护机制下被主动地、本能地遗忘了。而这种遗忘不是真的遗忘,它还在、它会在精神深处影响你,不过大部分时间生活一件接一件的事情、让你无暇仔细回忆罢了。

以前我们在wahsapp聊天时,你跟我提起这些往事,往往只是简单地叙述,我无法完全理解;且通常都是急于安慰你,不想再仔细询问,怕让你在这个话题上徘徊不前,更加重了你当下不好的情绪。只好尽量先把你的注意力分散开来。每次谈话后,我有努力回想,难道以前你没告诉过我这些童年经历吗?为什么现在它们突然给你这么大的影响?那以前我俩住在一起时经常掏心夜聊、无话不谈时,你真是没有说过吗?我曾经将我自觉人生中最可耻最可怕的同性恋经历也跟你讲过。这个事情是我青春期的阴影,我也没敢跟任何人讲过,除了你。所以我怀疑,你应该也跟我讲过你的人生阴影吧……但又确实想不起来,所以我一直认为可能我总是晕晕乎乎又健忘就给忘了。

直到今晚仔细看了你的文章,才确信你之前应该是没跟我讲过、才明白画眉就是你,这下我才知道了关小黑屋的细节。原来,确实是家庭暴力,尤其是母亲所为,是对幼儿身心的不可弥补的伤害。坦言,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在夜里痛哭,在对妈妈的爱与恨中嚎啕大哭。多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多希望自己的童年没有伤害能带给自己一生的安全感和面对人生的勇气、还有肯定自己的价值。结果不是,结果自己就是那个被伤害的人。

这是我第一次直面你的痛苦。你知道吗?你做得太好了,如果你曾经在深夜里痛苦地跟我描述这些情形,我根本不知如何应对,也许,故作成熟地安慰或者拼命找寻自己类似的家庭经历以换取跟你共情的悲伤,但这样其实都不帮到你,因为那也许只是暂时地、表面地缓解。当然,如果有个伴儿,也能带给你真正的慰籍,希望将来我还有机会。

真的,还是想说那句-人生不可承受之重……痛是独特的、属于我们每个人的,那一丝一缕只有自己才体会得清楚,它像是身体的一部分,可以露给旁人看、却不能转换到别人的身体上。所以,你、你的经历终究是会伴随你。我想现在唯一能帮到你的是选择,过去你无法选择,但是当下和未来,你可以自己为自己做每一个选择。

女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