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熙

隨。筆。

她還停留在她的童年世界。

但她的童年記憶是殘缺的、被拋棄的,

所以她一直有不安全感、有需要被注意的的需求,尤其是父母的關注。

所以她經常淺意識地讓自己生病、受傷,以得到家人的全心關注。

在她得卵巢癌住院的那段期間,她應該是更注意到:原來生大病,大家就都會關心她。

即便爸媽的關心方式是謾罵、諷刺,但對她來說,主角都是她。


這兩天,她自己不知道在做什麼事夾到了手指腹有點痛,

但當下沒人看到,所以她捧著的手指、逢人就說:看,我夾到手指了好痛。

我假裝不在意沒回答。

她繼續跟在我後方,像個孩子討糖似再跟我說一次:看,我夾到手指了。

我說:所以,妳在等我跟妳說什麼?

她傻傻地笑了笑說:沒有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