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半

職場逃兵/ Barron‘s 搬運工/

艰难的Porforlio调整

基本上是困惑,沒有答案。最近幾天的一點點總結而已。乱写。请忽略

感覺必須停下寫一點東西。草稿裡存了好幾個題目,但都是半拉子工程。其中有兩篇文章,瀏覽的時候,覺得很有意思,但翻譯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對作者的思想有點把握不住。硬翻出來也未嘗不可,可我又不是做商務翻譯,既然覺得困惑,還不如先放下。還有兩三篇,覺得通篇譯出似乎有點浪費時間。這大約是一種不好的傾向。原本用翻譯的方式處理自己瀏覽過的內容,就是想避免不求甚解。不過為了有進度,先用這種方式處理。

我目前持有的個股數竟然有17支之多,而且是相當的diversified。這些股票,幾乎全都來自Barron's的推薦,那是我接觸美股的第一個窗口。這些股票都是亂買的。建立portfolio的還是需要邏輯自洽的。嘗試調整,但我在調倉,市場也調整,日子過的並不愉快。

先說自己感興趣的幾個方向,第一個是DGI(dividend growth investment)。我一直對A股市場有偏見,因為A股公司的股息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投資人也很少關心企業真正的盈利能力。相對的,美股市場上有很多兢兢業業以為股東創造股利為使命的企業,甚至還有分紅貴族分紅狗一類的詞來致敬這些企業,也真的有人靠這些企業的紅利而不是“炒股”過生活。因此,DGI是我非常有興趣的一個主題。

第二個是印度市場。在所有的新興市場中,我最感興趣的是印度。原因其實就一條,它是這個地球上最後一個單一政治體的巨型市場。中國先走了一步,而印度剛剛開始。新興市場一定會有風險,印度的故事又完全不同於中國,需要更仔細的研究。

第三個是半導體。這是科技板塊中,我最看好的次板塊。萬物互聯的時代,大概沒有什麼東西不要芯片,乃至人體內出現芯片也指日可待。其實,在須臾不可離開手機的當下,幾乎已經是這樣了。我最不看好的是Facebook這類應用,只要還是開放市場,只要沒有公權力的強力介入,必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皇帝輪流做。

第四个是REITs。这个板块其实和DGI有很大的重叠,但我还是把它单独列出来。因为法定要求必须分配90%的应纳税利润给投资人,REITs的股息收入通常都比较高,而其他公司,赚了钱要不要分,分多少,全凭大股东们的意志。在资本三要素中,唯有土地不可移动,也不可再生。所有的生意都要脚踏实地。另外,房地产也是受到疫情打击最沉重的一个板块,逻辑上,也应该是疫情过后,经济恢复过程中受益最多的一个板块。

第五个是一些偏门的投资产品。我这个人,对小众的,偏门的东西,总是特别有兴趣。比如前几天推荐过的大麻业REITs,还有专门买壳公司的ETF,都很和我的胃口,但这部分不会投入太多。

其实,这些兴趣点,还无法构成一个结构完整的Portfolio。我之前写过一篇,介绍了一个号称可以“照方抓药”的投资组合,目前还是循着那个作者的思路再组织自己的portfolio。

再说一下宏观面的东西。先聊聊Fed。Fed其实才是美国股市的统治者。Trump时代略有点不同,大酋长发个推就能让股市上蹿下跳,但自从格林斯潘以来,联储主席才是王者。最近Fed的表现,有点拧巴,这也不是Powell的问题,是市场本身陷入了扭曲。疫情爆发以来,Powell的思路就没变过,低息,尽可能长的维持低息。在今年2月国债收益率暴涨之前,这绝对是利好股市,股市也很争气的在大流行时代创了历史新高。但自从国债收益率暴涨之后,这套说辞就变成了双面刃。在通胀预期越来越强烈的情形下,市场对联储的期盼也开始发生变化。投资人除了想要低利率之外,还希望联储能够拿出一套应对未来通胀的计划,对长期债券的收益率曲线有所管理,但联储在这方面一直保持模糊。所以,联储最近的会议,就没能带来普涨,反而给市场带来更多的动荡。从某种意义上,投资人在盼着加息,把这个不确定因素做实。当然不是现在就加息,而是有一个明确的加息时间表。加息是必然的,这不用怀疑。市场情绪这个东西,对坏消息并不怕,怕的是不确定性。一个可以预见的坏消息,并不是真的坏消息,而是可以管理的风险。偏偏联储不肯给这个时间表,甚至不肯给一个明确的衡量标准。Powell那个平均2%的通胀,比任何时代的联储都更富有弹性,也就更具有不确定性。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标普500的股息收益率和10年国债的收益率,终于实现了交叉。在我幼稚的想象中,股票的收益率一定是高于国债收益率才“正常”。国债收益才是无风险收益嘛。但实际情况是,从1960年代以来,标普五百的股息收益率就常规性的低于长期国债收益率,只在短在的时间内出现逆转。最近这次逆转,当然是发生在去年3月的大恐慌时。当时由于股价重挫,标普500的收益率一度高达2.5,而国债收益率低至1%以下。但这个背离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非常迅速的修正。首先是股价大涨,拉低了股市的收益率,尤其是涨的最凶的都是不分红的科技股,而配息率较高的企业很多因为经营受挫降低了红利。之后,从今年年初开始,国债的收益率也进入了火箭上升的状态,虽然股市因此掠过几丝凉意,但其他行业的补涨弥补了科技股的下跌,道指和标普仍然走高,股市收益持续降低。两根陡峭的曲线,终于在今年2月胜利会师。资本市场再次回归常态,股市的收益率低于国债收益率。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后市将如何发展?这其实是我没想明白的问题。

另外,有一篇文章指出,VIX指数在疫情冲击过后,其最低点一直在20左右,没能再回到疫情以前17左右的水平。这个作者判断,这个现象的背后,是投资人一直在购买vix的看涨期权,每当vix跌落到20附近,投资人就会趁期权价格走低买入便宜的避险工具。作者同时判断,VIX目前的水平也意味着本轮牛市进入尾声,大盘将迎来一个调整,vix指数将冲高。18号,VIX指数在尾盘略有上涨,但也还是保持在20附近,而VIX期货的远期合约(10/11)则维持在27附近。说明投资人对未来大半年的股市其实是看跌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