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nworth

Peace。

要谈政治

有人说要呐喊,如今,连呐喊都不能了,我似一个见证者,看见这个乱世,看见那处处的横尸遍野。要说,要唱,更要抗争,人生而不平等,天却赋人权,没有什么是不一样的。即便再黑暗,只要有一丝光亮,人便不可怕,人么,就像野兽,就像永动机,就像那失踪的可悲的孩童,又或是落寞的岩石吧,总之没有生命的东西,夹在一堆零乱的世界里,我们听不到呼吸声,我们感觉不到,我们以为技术可以创造一切,只可惜这只是无限的重复罢了,我们如朝露般死亡,又如阴灵般复生,我们在路途中朝圣,我们在死亡中复苏,如蚂蚁般求生,却以为天地只是玩弄于股掌。没有人愿意追求完美,没有人不愿意追求完美,因为完美是天数,它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是罪犯,是可悲的犯了错的人,可以说话,却不知话为何意,可以写字,却不知如何表达,有口却不能言,只是沦为饕餮,我们追求欲望从无止境,我们从不满足,在这可虚拟的世界里,我们可以创造一切,可异始终都是假的,我们坐在椅子上想象着并满足,我们聆听宇宙的和谐之音,在虚幻中度过千百万年。为什么不要打破幻想?为什么要在这牢笼中像畜生一样存活,为什么愚蠢如我们,跨不过这一个又一个坎,偏执如你我,在最后都要被那覆雨翻云的手所禁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