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抑圧された意識が表出するという意味では、ネットも夢も似ていると思わない?——『パプリカ』 推特:https://twitter.com/LeResverLucide 乳齿象:https://alive.bar/@LeReveLucide TG 频道:https://t.me/LeReveLucide

【思想】社会意识形态与女性的自标价

我们可以回答网友说,这位女性确实是出来“卖”的——她还给自己标了个好价钱。

曾经看到 B 站视频一则,内容是“某女生穿着黑丝进行跑步比赛”。评论区多数网友在玩梗的同时,也有网友认为视频中的这位女生在跑步时如此打扮有伤风化,一条已被删除的评论如是说:“如果她是出来卖的,就请标好价钱。如果不是,就请穿好衣服。”另有网友为此女生辩护,说穿什么是她的自由,获得了如此留言:“希望令爱将来也这样。”

你们可能以为我要批判这些连别人穿什么都要管的保守分子了,然而在我看来这两条引言说的都对:首先这位女生确实是出来“卖”的,其次从某种角度上,如果我有女儿,我也会希望她这样。

有些朋友应该已经被我上段说的话激怒了,如果我不快点解释清楚为什么,可能要失去左逼的身份了,所以我们开始吧。

我们的社会在普遍认知上对于两性外貌及体态有不同的标准。一般而言,我们认为女性相比男性应该更干净整洁,体态更匀称,对穿着打扮要求更高,即“外表要求”——这从女用化妆品、女式服装相对男式的数量和种类均更多可见一斑。甚至在网络上对女性的 body shame(体态羞辱)也比男性更多,对男性的羞辱反而更多体现在品格上(“普信男!”)。(我知道近几年来情况有所变化,出现了更多对不修边幅男性的 body shame,但我们说的是整体上,社会对女性的外表要求仍然相对男性更高。)

在自然界对应的现象中,外表花哨艳丽的(如雄性的孔雀[Pavomuticus])往往是求偶行为中的主动方,人类社会中却出现了相反的现象,外表更“花哨艳丽”的女性普遍成为了求偶行为(即恋爱行为)中的被动方——这也间接导致东亚地区大量单身年轻男性随着社交能力下降而来的性焦虑暴涨。中国古代在描述男女恋爱的时候也讲“男追女如隔山,女追男如隔纱”,是否女性在两性关系之间的这种“高地位”会一直延续下去?

然而我们又发现,在恋爱的葬礼,即婚姻之中,求偶行为中的被动方反而变成了弱势方,这下怎么又回归自然了[1]?追溯到自由恋爱稀缺的封建时代,这点更为显著:结婚后女方要搬到男方的家庭居住,并且还会被冠以夫姓。同时男方如果想让婚姻顺利进行,还要在正式结婚前给女方的家长交付一笔数额不小的资金来说服女方家长让渡一部分对女方的支配权,这就是甚至一直延伸到现代的彩礼。

我们是不是不应该以简单的动物求偶逻辑思考恋爱—婚姻过程?或者,至少是重新剖析婚姻这个掺杂大量社会建构成分的仪式?让我们从“彩礼”入手试试看:通过支付资金确认获得某个人的(部分)支配权,你想到了什么?没错,贩卖人口。

进展似乎有点太快了,让我们慢一点。我不会说婚姻“就是”贩卖人口,但它确实具有贩卖人口的许多特征,尤其是和某些传统有机地结合之后[2]。把它形容成总不是那么公平的一款社会契约或许更好,为了让利益受损更多的乙方同意条款,甲方要提前付款:现金(彩礼)、不动产(车、房)甚至口头承诺,用这些来换取不言而喻的在二人共同且长期的生活中较高的地位,甚至于对乙方的支配权。相比于交易与转让受害者完全支配权的贩卖人口,我们可以称婚姻为一种温和的(gently)贩卖人口。

可是,如果提前付款能够弥补该契约后来对乙方造成的权利亏损,为什么我仍然会称它是一个不公平的契约?如果它真的不公平,为什么乙方又总是罔顾可能的亏损而欣然接受?理由当然不是自由主义者们老生常谈的“人权无价”,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什么都可以是有价的;真正的理由是,实际上在大部分契约中,社会意识形态(social ideology,以下简称 SID)秘密地参与了契约,并且站在了甲方一边。

SID 告诉女性要阴柔,要注意仪表且要多打扮,女性就照做了。祂又告诉男性要阳刚,也要注意仪表但不可过多打扮,男性也照做了。祂还告诉男性和女性各自的地位是什么,谁在什么时候应该服从谁。一旦有人违背了 SID 所说的,就会有祂的忠实拥护者对违规者发起声讨和攻击——试图规范越轨行为,来确保所有人能够遵守同样的 SID 集合。因此,婚姻中的乙方会无意识忽略某些不成文条款中对自己不利的部分,SID 让她以为这是绝对合理的,至少是合乎秩序的;同时,甲方也并非有意成为了一个欺骗者,只因他也同时受着同一套 SID 左右。因此,在 SID 影响下,这个表面公平的社会契约的实质是:乙方以自己特定的部分权利换取甲方承诺的提前付款,而由于这部分权利往往涉及到常被称为人权的那些,还可以称其为一纸卖身契。但我不希望读者因此责怪任何不明真相的人,毕竟大家都认为这是一纸公平的、合理的乃至神圣的契约。

现在回到开始的视频评论区,我们可以回答网友说,这位女性确实是出来“卖”的——她还给自己标了个好价钱。但我怀疑,这位正义的先生不知道他其实一直在支持的“明媒正娶”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买卖。如果我有一个女儿,且我希望她能遵循和融入当前的社会秩序的话,我也支持她用如此手段去获取在婚姻中更高的报价——这不是什么有伤风俗或者丢人的事,这是交易规则。

或许如果婚姻制度突然消失,男性会成为极力修饰外表的一方[3],但我们无暇验证空想的准确性,现在的问题是,What to do(怎么办)?


注:
[1] 不要把一些笑话和闲闻轶事当成普遍情况,男人怕老婆会成为笑话就说明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老婆怕男人。
[2] 尽管完全的自由恋爱到结婚几乎是不存在的,我还是希望把“包办”的婚姻和“自由”的区分开来。所以,这里我提到的婚姻无限接近于包办式婚姻——包括但不限于父母和父母家里的亲戚所介绍的婚姻或源于家族世交的婚姻。你会发现它们的共同特征是:男女双方的家庭在其婚恋过程中参与度非常高。
[3] 这里涉及到笔者的一个猜想。人类历史上曾经存在过母系社会,在新石器时代早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直持续到今天的父系社会。笔者猜测其消失的原因是为了规模更大且更稳定的社会结构,一夫一妻制婚姻必然地成为生育的主流过程,这样的婚姻制度对生育成本较大的女性总体来说不利,其中的男性本位制在封建时代严格的包办婚姻中发展到极致。到了现代,“自由恋爱”突然被解放,在男性和女性的自由追求和被追求过程中,二者的关系重新倾向于原始状态——即女性地位高的母系社会,使得女性在大部分自由恋爱中成为被追求的一方。遗憾的是,司生育的主要社会行为仍然是婚姻,而不是自由恋爱。


作者:创伤后应激综合征

封面由 AI Midjourney 生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