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夏

原本想在這裡寫小說,但很明顯現在跑歪了。www.LapLanSS2020.com

吵贏了豬上司又如何?

社區活動《職場豬隊友》剛剛完結,碰巧又看到 委屈 一文,令我想起了一樁陳年職場往事。儘管事件中的「豬隊友」,未必是對方,可能是我也說不定,又或者,他和我根本就是個「豬團隊」。

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豬上司的深宵短訊

話說數年前的某個深夜,我的直屬上司發短訊給我:「你報告中提到XXX公司的老闆,他的名字是Abc Smith?我見之前另一個同事的報告裡寫的是Bbc Smith啊。」

當年我年少氣盛,覺得他為了這種低能問題半夜打搞了我(XXX是大公司,老闆的名字上網便查到),而且他口中的「另一個同事」向來錯漏百出,他怎能認為那個同事是對,而我是錯的?

於是我很直白地回覆:「我寫的Abc smith是正確的,你不妨google一下。」

我這答案雖然是客觀事實,但上司的主觀感覺大概不佳,覺得我在暗諷他不懂google。而我的潛台詞也的確是:你就不會自己google嗎?事必要半夜發短訊問我嗎??

他立即回了我短訊:「網上資料也可能是錯的,你不如去跟XXX公司的人確認。」

那刻我崩潰了。舉個例,若果你跟Facebook合作,你會在半夜走去問Facebook的人:你老闆的名字是Mark Zuckerberg嗎?所以,我又很直白地回覆他:「其實你多去幾個可信的網站,例如AAA、BBB,就可以查到正確串法。」

半晌他索性直接打電話給我:「我就是不確定才要問你呀!」然後又bla bla bla地曉以大義一番,而我也是堅持我的串法沒錯,上網一查便知,根本不用問人。結果那通電話就不歡而散了。

吵架贏了 關係輸了

事隔多年,我覺得自己當時在道理上的確沒錯,卻也明白了職場不只要懂「做事」,也要懂「做人」。我不是說下屬必須要去拍馬屁,可是至少可以用對方感到舒服的溝通方式。我當刻即使贏了一場架,但輸了二人之間的關係,對長遠合作共事並不是好事,最終受苦的還是自己。我那位上司從來就偏心另一個同事,如今將心比己,我也能理解他,誰會喜歡一個天天懟自己、藐自己的下屬?

若果是現在的我,起碼不會再拋直球叫他自行google,若他提議我去問XXX公司的人,我可能會隔五分鐘覆他:「我再三確認了,是Abc smith沒錯。」(實際上我當然不會去問該公司的人)。心情好的話,我甚至會加送一句:「半夜還要工作,辛苦你了。」

上司之所以能夠成為上司,不管是因為能力、際遇、年資還是背景,也不改下屬的「工作」之一就是要「管理上司」。上司不一定願意包容下屬,下屬卻必然要讓著上司,才能確保雙方愉快而高效的合作。真的不想花時間和精神去管理上司、處理辦公室人際關係,另一出路是自行創業或當個自由接案者——當然,管理客戶又是另一門學問了。

社區活動《職場豬隊友》結案報告出爐

委屈

社區活動 | 十年:職場與鬥獸場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