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魚

就是一條鹹魚!

沒有神話,只有笑話

 (編輯過)
認真地把這些都當著笑話來看,日子大概就會容易過一些

我對電影從來都是來者不拒的姿態,大製作小製作,哪怕A片,我都可以看一眼。如同品嚐食物,你不自己親自品嚐過,怎麼知道好還是不好。但是現在很多電影對我來說,例如捏呼力斯的電影,勉強看完只有「狗屁不通」一個comment,又或者在電影院裡看大製作時乾脆看到自己睡著,觸動人心的作品實在是少得可憐,或者只是因為我越老越鐵石心腸了。

如果非要我選一類題材的電影為自己的最愛,我想我應該會選講平凡人故事的電影,這種電影往往充滿觸手可及的市井煙火氣息,粗俗又熱情,平淡又傷感......那種感覺就像在寂寞失眠的深夜,用力「啪」的一聲扯開啤酒罐的拉環,啤酒「滋滋」冒著泡湧上來,迅速仰頭喝完一罐,打個嗝,帶著不知道哪裡來的傷感躺回床上一覺到天亮。

我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觀看香港或大陸出品的平凡人電影了。凡人的悲歡離合總是和大時代息息相關:拍悲和離,難免會觸到這條那條紅線;拍歡和合,這個時代已經夠糟糕了,一切的歡喜都顯得無比虛幻,根本就不是常人的姿態。最近兩、三年,我倒是養成了一個惡趣味,但凡一部影片被烙上蘇玉華*的印,我都會去支持一下。例如我本來沒打算去看《尚氣》的(男主角實在是.....有點醜),結果一喊玉華玉華,我就買票入場觀影了。當朋友提到《愛情神話》裡對白有「乳化」的時候,自然也把我的惡趣味勾出來了。

《愛情神話》由毫不靚仔的徐崢先生主演,電影主要內容請自行Google。我只想講這部真的是我最近三年看過最好看的平凡人電影了。至於導演有沒有觸碰紅線,我想既然電影能在大陸公映就是通過了檢查的,大概其實並沒有「乳化」?

《愛情神話》在第29分鐘開始了一段咖啡館情節,我笑了。英籍的瑪雅小朋友一本正經地教育白老師(徐崢),她是英國人,因此以後不是被送去英國而是回英國,而她的母親李小姐是中國人,母親不是回英國而是去。手持BNO的香港人如果看到這段都會笑的吧,你們要來就來吧,我拿著BNO回英國去囉。被瑪雅教育完的白老師接著碰到了好友老烏,因為單車擺放問題被外地來的保安驅趕的老烏發了一大通牢騷,「搞不好了,這地方越來越不好玩了,越來越沒有人情味了,為啥找這種吹毛求疵的人來管理這裡,我們變成客人他們變成主人」,看到這段我更是笑到噴淚,大概這句對白算是順便也替香港發了一句牢騷吧,就......反正你懂的!

電影的另外一大亮點是裡面說著上海話的上海女人們,白老師前妻蓓蓓(吳越)和學生格洛瑞亞(倪虹潔)的演出都很出彩,把我心目中現代上海女人的姿態神韻演得活靈活現。早期我對上海女人的認識多來自文學作品,總之就是吳儂軟語 ,腰肢婀娜,天下就上海女人最風情。直到我為一家大中華總部在上海的公司工作過後, 才知道文學作品裡的上海女人純屬表象。電影裡因為出軌和白老師離婚的蓓蓓,一臉委屈地念出自己只不過犯了所有男人都會犯的錯誤,憑什麼她是女人就不能得到原諒,還落得離婚的下場,更用嬌嗲的語氣蠻橫地控訴白老師,彷彿出軌的那個是白老師才對。蓓蓓的樣子和我過去認識的上海女同事如出一轍。明明自己犯錯在前,卻是一副眼波流轉,委屈萬分的樣子,用帶著上海腔調的普通話和你刁蠻周旋,結果只是想讓你覺得錯的不是她,你有義務幫她善後,最後她們還總習慣在句子的尾端加一句「你說對吧啦?」通常那個時候,我都是一臉贊同「哦哦哦」的回應,實則內心已經是翻了無數個白眼「吧啦你個死人頭」。我離開公司以後,那段時間正是自由行最繁榮昌盛的年代,而我碰巧需要時不時路過海港城, 經常會在那聽到上海話,每次我都忍不住打個冷顫,然後快步走過。 

《愛情神話》在一個很安全的環境裡,講述了白老師和三個女人的小打小鬧,還有老烏那段如幻似真的異國露水情緣,算是一部純屬虛構,但我們都能在自己生活中找到雷同的電影。作為一部主場景都是吃吃喝喝,男主角又是如此宜室宜家的電影,倒真的讓我聞到了些許久違的煙火氣息。生活本來就沒有神話,有的都是求而不得的愛情,難以言說的悲傷,揮之不去的憤怒......認真地把這些都當著笑話來看,日子大概就會容易過一些。


PS.雖然找到影片的那個凌晨,我看了1/3就沒有繼續,純屬本人真的年紀大困了要睡覺。之後我又死去環島,每天玩得精疲力竭,稍有精神的一晚又跑去和別的朋友比蠢去了,導致餘下2/3的電影昨晚才圍觀完。發出本文,我只是想第一時間想告訴你啊,我也很喜歡這部電影,看完以後「不知道哪根心弦被触动,委屈巴巴地,差点掉下泪来。」

蘇玉華 : 在粵語中,蘇玉華的發音與 SO辱華同音,蘇玉華小姐本身為香港一位極具演技的女演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