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樂

讓我快樂地躲在閣樓,可以嗎?

當畢業禮突然取消,和自己說聲「畢業快樂」吧

發布於

今日下午,手機陸續傳來同學的信息。原來大學出了公告:下周的畢業禮改為網上進行。是的,大學早已提醒大家,畢業禮隨時轉為網上進行。是的,不少大專院校早已決定網上進行畢業禮。疫情底下這些不是新鮮事。但消息來得太突然,讓人失望透了:大前日才買了配襯畢業袍的新鞋,前日才向現在的學校請假,昨日才收到畢業禮的入場券,今日準備拿取加快訂製的畢業公仔,也準備和S買畢業袍,還有明天打算到花店訂花束。

Source: icons8

疫情下畢業,很多事情受影響,不過令我真正失望的事也沒有很多。大抵是去年夏天以來一切陷入了無止境的漩渦,事情不正常才是常態。

往年三月有畢業拍照日,親朋好友會帶同禮物與畢業生合照留念。今年活動取消,我並沒有感到失望,因為我一直為着這天而緊張,總覺得場面會尷尬──我不習慣拍照,也不喜歡社交。真正失望的,是失去與同系畢業生大合照的機會。不知為何,我很在意這張大合照。可能因為別的合照可以補拍,但上百人聚在一起的大合照,沒有了,就是一輩子都沒有了。

到了九月,第三波疫情緩和,大學宣佈畢業禮日期。有的同學開始雀躍,不過我沒有特別期待。我總覺得這件事怪怪的,從大半年前大家訂畢業袍時已經開始這樣想──這也是為什麼那時候沒有隨大家一起訂袍:我覺得我還不夠資格穿上畢業袍,即使只是學士學位。我期待自己畢業的時候,有能力在學術之路行得更遠。現實卻是剛開始接觸學術研究,開始發現自己的不足,卻已經要畫上句號。雖然我現在也還在讀書,不過是另一條路。那是另話。

真正開始期待畢業禮是近期的事。媽媽好幾次問我:「要買花和畢業公仔嗎?」我覺得不買也沒關係,環保一點,還省回金錢。也想偶爾耍耍個性:當每個人都有花和公仔,沒有不是更特別嗎?其實送花和公仔根本是商家的陰謀。有天爸爸說,買花還好,不用買畢業公仔吧。我爸爸向來不喜歡公仔。(以前大學畢業禮不流行送公仔,十年前有人批評時下大學生畢業的時候喜歡抱着公仔,不夠成熟。這種話放在現在,可能又會引起一些人的不滿:抱公仔怎樣?為何要追求剛陽,反對陰柔?又或者說,抱公仔跟成不成熟沒關係。我還是一向的思維,覺得這種事沒有誰對誰錯。)

怎料幾天後,爸爸卻在搜尋訂購公仔的店舖,最後竟然還覺得畢業公仔有紀念價值。老實說,心底裏是很感動的。我們家又好幾天都在討論買什麼花,還發現有種特製的花叫「保鮮花」,保持鮮花的樣子但可以保留很久。要知道,我們家向來沒有儀式感,連很多普通的習俗也沒有跟從。這次真是非常少見地儀式感十足。

就在這個情緒最高漲的時候,大學突然宣佈改為網上進行畢業禮,難過與失落難以言喻。原本的畢業禮安排已經有很多遺憾,例如畢業禮分時段分批進行,家人只可在校內課室觀看直播,畢業生不可上台等。現在,畢業禮轉為網上進行,形同虛設。臨門一腳才出意外,以後的人生大抵還有很多這樣的事情吧,不必太驚訝吧。

畢業快樂。畢業快樂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