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灵

@天上银河 初中生 热爱狗血文学,现在尝试转型去写无限流,多给意见吧!

白雪公主的苹果游戏(2)

發布於
修訂於

一直在舞台暗处的猎人走了出来,跪下来做了个吻手礼,”我亲爱的公主,我保证我会为你将他们全部做成你的标本的。“

白雪满意地点了点头,慢悠悠迈开了步伐,离开了城堡,往森林走去。

此时的森林像是变成了一个复杂至极的迷宫,中年妇女脸色铁青,她肩膀微微颤抖着,忽然她前面从天而降了一个穿着红丝绒斗篷的女人,她没有往前走,中年妇女欲要逃跑,那个女人瞬间移动到了她前面,一字一顿问:“我的,苹果呢?”

中年妇女抖着退后了一小步。

女人声音冰冷,又问了一遍:“亲爱的骑士,我的苹果呢?”还没来得及让中年妇女回答,她已经咽了气,水果刀直接插进了她的心脏处。

此时阴沉的天色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女人遮着半张脸的斗篷掉了下来,猎人走了过来,用雨伞遮住白雪,两人虽然打着同一把伞,但伞还是往白雪那边倾侧。

中年妇女缓缓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混合着雨水染红了大地。

白雪的斗篷上染上了几滴不显眼的哑红,但她没放在心上,有些不屑地讥笑道:“真是个废物。”

...

另一边,少年畏手畏脚地敲了敲大门,手上拿着一个缺少了一块的红苹果。他的确很聪明,他将苹果切了一小部分,喂给了随手抓的一只小兔子,然后兔子就死了。

乌鸦用着嘶哑的嗓子,悲鸣着。

白雪公主迎了出来,脸上洋溢着友好的笑容,”骑士,这是我的苹果吗?“

少年点了点头。

白雪将苹果拿在手上,转了一圈,抬起头,又重复了一次她的问题。

”是啊?“

”那就好了,但是你杀死了我最爱的朋友,奥瑟娜!“ 白雪用虎口卡住了少年的喉咙处 ,生生将他勒断气了。

一直蹲在花园处没作声的林夕,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花丛,又有一朵玫瑰凋零了。林夕表面上却没什么反应,脑子快速运转。

玫瑰已经连续凋谢了两朵,她看了看其他玫瑰,依然灿烂鲜红,但凋谢的玫瑰是在一瞬凋谢,变得干枯的。

这点很不合理,还有其中一条规矩:游戏内死亡不等于游戏外死亡?

她看来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事实证明,白雪公主不适合成为她的盟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