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t

八十後,雖身患鼻咽癌,仍相信憑著盼望,可以和所愛的人一起變老。

抗癌日記 ( 7 月 27 及 28 日)

發布於

因為新的沙發讓人坐得很舒服,而新的床褥讓人睡得更舒服,所以昨天在沙田的「新居」hea 了一整個下午與晚上,完全沒有心思寫日記,所以今天只好走捷徑,兩天合併作一天去寫。

昨天一早便到尖沙咀覆診,見的是腫瘤科的A醫生,大部分的時間在診所都是用作等候,不論是前面等見醫生的時候,或是後面等醫生安接受治療的具體細節,我都坐在覆診大堂的沙發上,看著Now TV 上政府一個比一個荒謬的決定,和一天比一天更多的確診人數,覺得真正病入膏肓的人,應該是這個社會上最自私的,別人的丈夫/父親因公殉職還可以咧嘴而笑的人。

面見的過程相當順利,決定了明天早上去歐洲醫院做模型和接受電腦掃描,好讓 A 可以做相關的電療預備。因為要接受顯影劑的注射,所以今天早上六點後要戒食,只可以飲清水,需時大約1.5至兩個小時,埋單誠惠 $90,000 。

然後去了海港城的Uniqlo 買了幾件 Polo Shirt,和誠品買了兩本書,再出發去沙田。買過外賣洗完澡預備吃late lunch 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了。

自步入誠品,第一本吸引我打開封面讀序言的,便是我昨天第一本決定買的書: 《暴民法:當國家為惡、政治失控、正義失靈、人民的反抗無罪》(When All Else Fails: The Ethics of Resistance to State Injustice)作者是Jason Brennan。 其實我只是讀完別人寫的導讀,連作者寫的序還沒有開始讀,以下幾句深深吸引我的眼球:

作者的核心就是所謂的「道德平等論」:正當護衛自我或他人免受政府代理人傷害的條件,與正當維護自我或他人免受平民傷害的條件相同。

在作者眼裡,遲來的正義不算正義,面對不公不義或傷害,必須當場立即還擊。

他認為民主制度幾乎確保了很多不公不義的情景,而以法律方式或任何符合憲政體制的事後追究、平反,根本永遠不會來臨!

落實真正的道德平等,意味着你本人有責任去阻止正在違法使壞的政府代理人,而手段包括取出隨身攜帶的那一把槍,立刻擊斃凌虐無辜百姓的警察。

閱讀這本書的讀者不能袖手旁觀,而是必須馬上採取實質行動阻止違法警員,因為根據作者的說法,這是我們的道德義務,或根本就是每個人的本分(duty)。

如果你邏輯連貫的話,亦則真切認為濫殺無辜的壞人必須受到制裁,且執行的機會稍縱即逝,那你就必須像蒙面俠(一刀便使追殺忠良,並對其妻女施暴的東廠錦衣衛人頭落地)那樣挺身而出,否則將有愧於自己的道德立場。

高官與警察和我們一樣都是人。

因為這本書的立場太硬,所以揀選了另外一本戴耀廷的自述 《愛與和平:未完的抗爭之旅》。初版的日期是今年的七月,所以我想把它留下來,印證我這個月走過的日子。

(然後到我乘搭火車回沙田的時候,方在新聞上見到,港大校委會打算今天開除戴耀廷的教席,心裏立時覺得,只有一個壞透了的政府,才可以讓除極端支持政府以外,政治光譜的大部份人都討厭這個代理人。)

昨天晚上女友也過來新屋(這個我完全忘掉了,所以買外賣晚餐的時候,沒有為她也預備一份。) 久別重逢,但因為我盒飯實在太乾,所以沒有好好的表達自己感受,只專注於把米粒呑下,所以走的時候有點歉意(雖然我還是有點燶的樣子應該看不出來)。

到今天早上開了兩個鐘頭的網上公務會議,當選對我過去兩星期做的文件又有新的意見,要再加其他的考量,例如𨤳清相關法律責任,及要求我們白紙黑字交代,學校實在沒有地方可以供我們進行長時間的網上教學活動。面對這些要求,我當然會跟着做,而憤怒和粗言穢語當然也會在心中繼續保留。

因為處理公務,所以今天做運動訓練的時間比較少,需要希望今天吃過飯後能夠爭取時間,做得幾多得幾多。

心情好像緩和了一點,只是由於那種憤怒還在,所以我暫時放下聖經不讀,因為我尚未能為那種「現實與理想」的落差和失格找到一種 reconciliati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