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hin

gap/一日挑战/放弃幻想

行走是存在的方式吗

發布於

在家里呆了7个月。故乡和家总是能够将我轻易打回原形。恍然间会想起两年前有位朋友和我有意无意聊起的问题——人会因为到了不同的环境而改变吗?我当时的回答是会,现在则觉得会也不会。在家这几个月,就像每一次假期回家的时间一样,我总是在追寻些什么,但总是失败和失落,时间也一贯是静止的。

      这几个月里,做的最多的事情之一就是散步。但不是那种悠闲地愉悦地散步,跑到公园、海边和老地方去,而是像动物园里不开心的老虎的刻板动作,绕一个圈,一遍一遍,从家到步行街到世贸再转回来,确实是一个圆圈,这就是我大多数时候的活动范围。不过我也不是不开心的,只是会有些出神,像是一尾鱼游过一潭死水,仿佛自己出得去。闪烁的车流、行人的表情、音响的轰鸣其实对我都没太大意义,我出门只是为了应付偶尔作祟的食欲,毕竟这是除了性欲之外我能感受到最大的欲望了。

     走路对我的作用有点像冥想和禅修,有些想法在放松之下会无意识地冒出来,重要的是 ,我也能毫不痛苦地任他去,想到哪到哪。比起其他时候,尤其是睡觉地时候,行走时的我,对自己是最宽容也最不加批判的。

     但我难以衡量行走的作用,当然这么做也就是一件蠢事,不过我意识到,我确实在当一个旁观者。晚安吧,我爱你,至少有我爱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