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島民KMnese

視覺學者/創作者。金門人寫金門事。 兼談影視文化、時事評論。

[请回答] 对李文亮医师去世,你能写下了什么?

提问首先是面向大陆人所以我使用简体,非大陆朋友也可以自由选答。

我已经4、5年没在使用微博与微信朋友圈,但凌晨的微博让我叹为观止,愤怒得叹为观止...。10几万的评论瞬间蒸发,而「精选」评论竟刺眼到这种程度。

这波舆情的反应算激烈吗?我不熟悉所以不知道,但如果我看到的情况确实是强烈的民意,那么我想提醒「想法」不经过书写很容异变造,而人类就是如此善于自欺与乡愿。因此我想邀请大陆朋友藉答题确认自己的思想,题目如下:

1. 请先说明你个人的背景讯息后,回答你怎么得知李文亮去世的民众反应?

2. 你最直接的感受是什么?你意识到什么真的很重要?你希望未来的你记得什么?



3.请先想想一个你认识的30多岁有家室的朋友可能遭遇哪些类似李文亮的困境,再
  回答:你因此而有何自省/后悔?

(想像朋友的指示不一定要发表出来,但建议明确输入后再删除)

(以下三题可标明「略」,或「作答后不发表」标明)

4.你承诺一定要做些什么?或,请说明为何不必作什么?
 
5. 这波事件中,你认为最清楚深刻的是话语,请条列至多3项。
  
而这些意见如果要直白的叙述它表达了什么内涵,请以"「」:XXXX"写出来。
  如:「我们都知道,杀人的不是蝙蝠」: 是颟顸的体制害死李文亮的,而官方竟
      然可以宣传是从蝙蝠来的。

6. 回想5的答案,你是否可以不再用别人提供的隐喻发表意见?
  你有自己的不满、想说的话能够陈述吗?
  
(本题也可以自由发挥,但请聚焦在「这个事件 能/不能 改变什么」为核心)


Matters提问文体缺乏已久,请透过赞赏鼓励提问文的发表。
提问本意是诚实写下以防忘记,若有疑虑请善用匿名者帐号回答。

(本文无法修改,因此各种新增附注请注意置顶精选留言。以下为一系列说明,非必读,请各位踊跃作答。)


一段前提

在2019年我曾经以第三种中国想像为基础,提问了:所有华人面对权力者有无组成「中华左派的可能」,得到的回应甚微,这次提问我仍然持续尝试这个立场:

现实令人愤怒而阻碍如此强大,我们预期自己必然会再度懦弱,但至少这时请务必要勇敢,让我们认清必然的软弱,持续提醒要一起勇敢。


逐题附加的说明

1. 请回答你来自哪里又身在哪里等简单的背景讯息,你是否知道昨晚广大网民对   李文亮去世的反应?
  (例:什么城市、身在国内/外,80后等)
  (例:昨晚整夜看微博、今天看到XXX截图等)

2. 你对这波事件的感受是什么?
*感受非常主观可不参考例答,如矛盾迷惘和无以名状更需要文字描述它 
 
(参考例:死亡消息竟然也能操作,无比愤怒/原来我的愤怒并不孤独/这些终究只是一时的反应,或者,中国人就是自己作死,连口头反对都小心翼翼)
*特别点名@用爱心说诚实话提供严厉意见
 
你意识到什么的确很重要,期待未来的你应记得什么?
(例:批评的自由很重要、多元的声音很重要、问责制度化很重要...)
(例:应记得颟顸的体制害死一条人命、应记得不再被「丧事喜办」给触动、应记得自己有一天也可能处在李文亮的情况...这一题同样可自由发挥)

3. 请先想想一个你认识的30多岁有家室的朋友,他可能遭遇李文亮的哪些困境,
  再回答:你因此有何自省?

(例:我个人会想到在如何寄口罩里提到的之前的下属,大概就30出头有家室,他在体制内工作,我觉得他就可能遭遇体制颟顸无法做实事甚至因言获罪的状况,我无法想像如果他遭遇生死危难我将多么愤怒)
(例:自省的部份台湾人无法回答太多,但欢迎非大陆朋友也一起分享自省的时刻。我会想到:在台湾的太阳花时我自己自责原来经历扁政府撕裂后,我们80后前半段太过闭谈政治,对彼此的立场嗅觉过于敏锐而善于回避而不争辩,于是我们放任国民党以执政优势蛮干...)

4. 你承诺一定要做些什么?(或,请说明为何不必作什么?)
(例:我至少应放弃自我审查、我至少能不盲目跟著官媒点赞...[仅供参考])
这个提问主要在于:请不要说「我没什么可以做的」,对于李文亮的悲剧再义愤填膺,也只是口头上的情绪表达,别误以为你已经完成了社会参与。(注1)

5. 这波事件中,你认为最清楚深刻的是哪些意见,请条列。
  如果可以,你能针对这些意见提出批判或想像最让你为难的反对意见吗?
  




注1:我自己以台湾人的身份发表这个提问就是对李文亮事件想得到的:「实际去做」什么。
而我会提这个问题有著「看似」非大陆的脉络:
虽然大陆目前被空前强大高效的党国机器所控制,不过,在台湾参与社会运动其实也同样面对著权力者的强大压制,曾经关于社会议题有「万人响应,无人到场」的嘲讽与困境,但是,比无人响应更危险的是陷入只说而不做的失败主义。
你一定可以作些什么!别以为从众表达了情绪就完成了社会/政治参与,你必须要做!
以台湾为脉络:在2011左右冒出一些社会不公的议题后,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定时定量」的参与公民活动也意外参与了太阳花的逐步升级;
在这次同婚平权运动成功之后,我仍然持续注意、支持和发言表达:「请不要忘记,当初是牺牲『多元成家』换来『婚姻平权』的,这些弱势族群始终需要我们的援助。」





李文亮医生之死,会唤醒中国人?

[问答] 台灣大選2:两岸「左翼中华」的可能?

請不要神話李文亮,他不是一名英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