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人

assign 何時發文= 有靈感? 寫 : 廢; 因為對書本/戲劇/音樂執念過深,於是在這裡用文字存放。

日劇《坡道上的家》| 主婦該是甚麼樣子?

發布於

以下情境不知道你是否遇過或聽周遭的人分享過:

◆ 擔心沒有母乳不夠,孩子會變笨
◆ 嬰兒沒來由的大哭,你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 忍不住和別人家的孩子比較,害怕自己孩子比同齡長得慢
◆ 長輩總拿過去那套經驗,批評你帶孩子的方針
◆ 和老公分享事情時,他顧左右而言他的打斷你
◆ 受不了另一半給的壓力,用晚歸來逃避
◆ 教育孩子時,一旁疼惜孫子的長輩出面干涉
◆ 規定不能讓孩子吃零食和買玩具,長輩卻輕易地打破原則
◆ 雙手提著大包小包,孩子卻在一旁吵著要人抱
◆ 孩子在你面前無理取鬧,遇到另一半立刻變成天使
◆ 因為孩子的事,上班要早退,甚至選擇放棄升遷機會
◆ 煩惱經濟拮据不能給孩子更好的環境
◆ 看到周邊的人都生兒育女,家人也在催,覺得自己也要有孩子才是正常

這些都是在《坡道上的家》出現的劇情,也是自己、周邊的朋友或是父母經歷過的日常,不同的是《坡道上的家》卻以一位母親淹死自己8個月大的孩子做為開端,翻出這些生活的瑣碎,犀利的質問我們:「你認為的普通,真的是普通嗎?」

圖片來源 WOWOW官網

主婦該是甚麼樣子?

大眾認知的主婦可以分為兩種:職業婦女與全職主婦。全職主婦大多如主角里沙子一樣,擔起家中育兒和打理家務的大任,丈夫則是負責賺錢養家。每天她會帶著3歲的女兒到兒童館,孩子玩累了,便帶著孩子去超市買菜,打理一些家務,準備晚餐給下班回來的老公。職業婦女則可能像女檢察官的角色,上班時將1歲的兒子放在托嬰中心,只是常常被工作耽擱,讓孩子等她,然後匆匆買些速成的材料或便當回家。

"無論在外面多麼努力工作,不配做母親的話,也就不配做人的了吧!"

仔細回顧習以為常的生活,會發現無論是哪一種主婦,在婚姻、家庭、職場上,社會賦予女性於育兒上的責任更大一些。男人拚事業時,大家會說他認真;而女性拚事業,別人則優先問她孩子怎麼辦。接孩子、煮飯、犧牲工作好似理所應當由婦女來承擔的。但不代表女性沒有試圖打破刻板印象,女檢察官和丈夫說好,有孩子後要一起分擔事情,無奈再詢問丈夫時,得到的回答卻是:"我還以為生了孩子之後你會改變想法,畢竟一般為人母,不都會這樣做?"丈夫的敷衍、社會對母性的期待,讓女性倍受打擊。另一方面,在傳統家庭裡,主掌金錢的一方易處於強勢,家庭主婦相較於職業婦女更缺少與外界交流的機會,成就感和認可只能從家庭索取,若家庭無法回應自身的期待,還能保持以往的自信嗎?

"在這個名為家庭的密室裡,到底進行過什麼樣的交流,這一點只有當事人清楚,雖然這的確能讓人感到幸福,增進家人之間的感情,但只要走錯一步,就會跌入無盡的黑暗。"

里沙子陷入的困境,是被社會定義的「母親」所束縛,及親近之人無法給予的共鳴,導致的失控。相同的事,別人有孩子一樣可以做到,自己卻屢遭挫折,那種手足無措之感,讓她對自生產生了懷疑,聽到老公好意請公婆幫忙帶小孩,覺得是在批評自己沒辦法顧好小孩;面對婆婆好心提供的食譜,覺得是在暗示自己不會煮飯。每句話聽起來都像在譴責,所有關心的話語都像在脅迫,搞不清是哪個環節出錯了,試著詢問卻不被理解,漸漸覺得是自己的問題,默默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又極力掩飾內心的痛苦,在外人眼裡卻越發得怪異、神經質。

普世的價值宛如洪水猛獸

"母親苦於育兒,把她們逼到無路可走的,是一般這個概念,是這個社會追求的一般,自己認定的一般,以及…親生母親所渴望的一般。"

2018年曾發生和《坡道上的家》類似的案件,一位日本三胞胎的母親重摔自己11個月大的孩子,造成兒子腦部重創死亡,報導上用"產後憂鬱"和"父親無法幫忙"等詞來闡述案件,旁人看到這些關鍵字多半將它歸類在"極端",並和事件劃清界線。就如同劇中水穗殺嬰案一樣,其他角色試圖以異類來定義犯人,說她勢利拜金、愛比較、不愛孩子,但隨著真相大白,似重重的打了大家幾個耳光,水穗只是在大家認知的一般裡,先戰敗下來罷了。追本溯源,"產後憂鬱"只不過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罪魁禍首源自大眾認知的"一般",而在這"一般"裡,我們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

"聽說年輕的媽媽和嬰幼兒,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搭配。我是在某一本書本上讀到的,書上說:就像是沒有人生經驗的弱女子,在養育一頭猛獸。以前,孩子的祖父母就在身邊,他們擁有豐富的經驗和充足的時間。但現在家庭逐漸核心化,基本上所有的母親,都不得不獨自育兒,所以很難在育兒的過程中不否定自己。"

隨著家庭組織的越趨個人化,和普遍女性受過教育及自主意識掘起,面對長輩的幫忙,不光是不信任上一代育兒的方法,更多的是有種領域被侵略的不自在和壓迫感。加上母親若對自身有較高的標準,面對失控的孩子,和無法按照自己意志步上正軌的秩序,更感到無比的抓狂和力不從心。但不可避免的是家庭內的每個人都承擔著不同的壓力,沒有正確的溝通、支持及解決,又各自將壓力釋放在最親的人身上,折磨彼此,最後產生各種問題,像是產後憂鬱、冷暴力、虐待或喪偶式育兒等。 

"被禁錮在別人的常識裡活著,太辛苦了。"

《坡道上的家》透過這樣一個抑鬱的故事,訴說主婦的窘迫和喚起女性的思考,畢竟大家都渴望自主獨立,卻又害怕脫離主流,找到真正的需求和突破口,才是最重要的。

日劇改編於角田光代的原著小說,這裡放上作者創作理念,記得開中文字幕哦

後記

《坡道上的家》帶給我的衝擊,在於不斷揭露生活的真實及道德的惡意,那些我們往往以"誰不是這樣經歷過"來說服自己接受的瑣碎事,竟是如此的病態和不公。前陣子,看到matters出現很多主婦的表述,也想過當眾多聲音匯集起來又會是怎樣的面貌,寫這部日劇劇評只是希望能提供另個角度的切入和思考。:)

圖片來源 WOWOW官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