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小树

996软件测试工程师

给小树的第一百九十二封信

自诩多样性的年轻人的今天,实际上是高度重合的

你好啊,小树:

仿佛不是把写的内容以信件形式遥寄给你,我就再写不出什么了。比如你知晓的我写的上一篇《在这个时代,文字还能够做些什么》,写着写着觉得不对就删掉,删着删着那篇文字就越来越短了,最后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现在我又想记录点东西,我瞥见在图书馆正站着的在我对面的白发白眉老伯,从书架上找来一本《高等数学分析》兴致勃勃地阅读与拍照,拍照时用了一本厚厚的深蓝色封面的书(是繁体版《道德经》)用来压住翻开书页的边角,为的是拍的照片能水平,并不时低头去看书页。

早上的路上我还照面了同过马路等红绿灯的一位协警【或保安】,他在路边的小店买了早餐(透明的小塑料袋装着,里面是一个麦色的大馒头和一个包子),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咬馒头,脸上没有表情,我想着这大概是他每天早餐的样式,并无美味可言。

网络图片

我还听到地铁站进口步行楼梯,下楼梯时每一步"嗒嗒"作响的女士,"嗒嗒"声尤其响亮,至平地时前面男女纷纷转头侧目【我也是】,却发现鞋底也不高嘛,声音大是因为女士没有扣上鞋子后带。

还有很多的事物,我常常被这些真实生活中的一瞥所捕捉。

有带斗篷的电动三轮车,用帘子挡住进口,晚上我下班回家的时候路过,里面睡着工人,有两双鞋放在帘子进口的车的下面,一双是男鞋,一双是女鞋,我想起了旧时的农家结婚的那种带帘子的大木床【当作嫁妆】,会刷着大红漆,有幔子可以垂下,大床下面是木板床榻可以玩耍,再往下就是放鞋的地方了(今日这打工的爱人却双双睡在了马路边的旧电动车中了)。

还要告诉你一件事,自诩多样性的年轻人的今天,实际上是高度重合的,互联网上的喊打喊杀热闹非凡,回归真实生活后出了门淹没在并不多样的手机应用和低头族中,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困苦者中有年轻者,有年长者,年长者多是我们父母那一辈,明眼人一见便看到其经历的生活的重担,有黝黑的皮肤,男子肌肉有力却身态疲乏,女子身体变形也显疲乏,有粗鄙有猥琐有贪图便宜有见风使舵,有狂笑有打骂有哭泣有卖弄风骚,真实经受生活的真实的人,年轻的困苦者遗憾的最是精神的萎缩,在真实的生活里没有形状,就像没有存在过。

我在这边见到最多的就是年轻人,到处都是,不过少有可以捕捉到的事物。

这些事物不是cosplay,不是手臂的纹身,不是路边投喂流浪猫狗,不是车厢里的依偎,不是广场上的旋舞。是与真实生活的一种紧张的关系,是一种对真生活的领会。

以上。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