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女性成長|性別議題|個人雜談|雜多知識|每週六更新 合作請來信:hollowerhu@gmail.com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酸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噢。

【女權】女人一窮,用性感獲利是可以的?論城鄉差距是否能合理化色情文化

發布於

這個問題,無論是有興趣的圈外人,還是Liberal feminists,好像經常用城鄉差距,或者是地域差距,來反駁我對於反對色情文化的看法。因為他們認為,有些地方經濟和文化上很落後,所以如果這些地方的女人如果不靠色情文化讓自己過日子,那麼她們就真的不能過日子。

其實我也不是不能理解為什麼這些人會堅持支持這個說法,因為確實是有一些鄉下來的漂亮女人,可能沒什麼一技之長,所以就去直播公司做直播主;或者有些比較年輕的直播主好歹會打電動,所以就經營所謂的“奶台”,就是一邊打電動一邊穿低胸服裝露奶這樣子。

我對於這些經濟比較不寬裕的女性,透過色情文化讓自己能在社會上生存的行為,不是不能理解她們為什麼會這樣創造自己的收入。然而為什麼我會這麼堅持反對色情文化日常化?是因為色情文化她影響的不是只有一個女人有沒有做這件事的自由,而是所有女人有沒有可能因為色情文化的風氣,而導致很多女人必須也要透過相同的手段讓自己生存?

我之所以會這樣說的原因,是因為在目前整個社會話語權都向男性靠攏的情況下,你提倡女性個人主義是沒有意義的。特別是當使用色情的男人只認可有性吸引力的女人時,那些沒有性吸引力或不想靠性吸引力被社會認可的女人,如果要在社會生存,以及讓自己被社會肯定,鐵定是要靠加倍努力,才有可能跟有性吸引力的女人平起平坐的——而這種現象對真正努力學習的女人而言,是非常不公平的。

而且不是每個女人都有條件透過販賣美色讓自己有社會地位。如果你有看過《最貧困女子》這本書,你應該知道有些女人就算用最低最危險的標準賣淫,還是沒有客人會願意買她的單,這就顯示出不是每個女人都能靠性感和色情文化讓自己謀生,所以Liberal女權說“性感可以讓自己有力量”是完全不可能的。

寄生在別人身上的力量,別人也有可能奪走。如果女人真正要有力量,還是必須要靠自己在學習和技術上穩紥穩打的努力,才能讓整個社會瞧得起妳。而不應該是用小聰明讓自己獲得短暫的利益,並認為這是培力。

我說的這些並不是在譴責喜歡性感文化的人,而是支持這些理論的人必須要想到的是,其實厭女和殺女文化本身就跟色情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為什麼這世界上存在很多殺害性工作者,甚至是隨機獵殺任何女人的男人?這是不是厭女?沒錯,這是厭女。但是你知道為什麼這是厭女嗎?是因為使用色情的男人,以及支持色情文化的男人,往往會認為“女人除了性以及討好男性以外,對世界沒有貢獻”,所以他們才會一面使用色情,而一面瞧不起女人,甚至殺害女人,所以才會造成這種一面妄想女性又一面仇恨女性的弔詭心理。

而支持色情文化的女人,乍看之下似乎可以透過展現性感讓自己受到歡迎以及獲得一些好處,但是這些“好處”往往都是蠅頭小利,而根本無法真正提升所有女性的地位。

相對來說,恰好正是因為女人把自己色情化以及支持色情文化,反而會製造性別間的刻板印象,造成一些沒那麼有性吸引力,以及壓根不喜歡性感的女人容不容易被社會肯定,或者必須要讓自己有性吸引力,才能讓自己在社會生存。這樣的“女權”,究竟是真的女權嗎?

今天如果我們要幫助女人,應該是要透過體制以及政策,讓一些沒有什麼經濟力量的女人,能夠透過學會一技之長,讓自己在社會上立足;而不是要求女人透過自己的外表和年紀優勢,利用諂媚男人獲得短暫的好處。

如果今天這些女人不再年輕也不再美麗,那麼她們究竟還能夠做什麼維持自己的生活呢?更何況支持把自己色情化的女人,究竟真的是她們口中所言的“落後地區的女人”嗎?而這些為了生計不得不讓自己色情化的女人,難道真的由衷的喜歡這些職業嗎?

因此我們還是必須要透過改善社會的經濟狀況以及教育和文化,改善整體女人的處境,我們才能真正讓女性能夠有獨立自主的力量,而不是拿“性感賦權”這種歪理,到處慫恿女人必須要把自己色情化才能自稱自己是女權說自己在“提升”女性權利。畢竟當整體社會話語權都往使用色情的男人傾斜時,女人再怎麼說“性感讓女人有力量”,也只是從父權語境的社會上獲得認可,而不是真正意義讓女人真正意義的被肯定。因此,如果支持這種文化的人,真的有心要提升整體女性的權利,那麼你應該要給女人釣竿教女人釣魚,而不是要女人在漁夫面前扭腰擺臀跳脫衣舞。

【女權】為什麼我認為性感是不能培力的?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