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

女权主义者

我们会记住说真话的勇气|郭晶的捂汗风尘日记|3/5-3/11

对着窗外不停叫的小狗(图片由郭晶提供)


对着窗外不停叫的小狗(图片由郭晶提供)

3月5日

早上,我的朋友猪西西说她的小区里有个女孩因长期被爸爸家暴无法忍受到要跳楼。很多人围观,有人指责她爸爸,有人劝女孩。社区的人到她家里劝说女孩,保安拿了一块床垫放在楼下以防万一。幸亏有邻居、社区、保安等多方的介入,危机得以化解。这就是旁观者介入的重要性。

猪西西之前就介入了邻居的家暴。邻居父母打骂小孩时,她写了一封信塞到了邻居的家里,在此之后邻居家的家暴就减少了。今天这个邻居家的爸爸还参与了劝说女孩的工作,而且他是第一个敲开女孩家门的人。猪西西还听到这个邻居在打电话的时候说,女孩要是没地方去可以住他家。

家暴不是家务事,而是一个社会事件、社会议题。旁观者的介入可以一定程度上制止和减少暴力。因此,在对家暴受害者的社会支持系统还不健全的情况下,我们要成为积极的旁观者,成为受害者支持网络的一部分。

昨天的晚餐是豌豆角炒腊肉加包子。豌豆角实在太老了,吃起来像是在嚼甘蔗。

晚上,一个在湖北荆州的朋友说,昨天荆州网发了微信文章预测荆州各县市3月10日解禁,还写着“权威发布”。她说:“希望不要是假新闻。”我听到这个消息也很激动,任何一个城市的解封都是好消息,就问她要文章链接来看。她边找边开心地说:“解封了想去公园溜达。”

结果,找到的文章是《荆州10号解封是谣言,zf免费送10斤菜是真的!》。朋友立刻失落起来,叹了口气说:“一下子又觉得遥遥无期了。”

我也有点失望。最近新闻报道里讲到一些新冠费盐“复阳”的患者,这些病人在两次核酸检测阴性后出了院,结果在隔离期复查,核酸检测是阳性。不知道是核酸检测的问题,还是这些病人再次感染了病毒。这让人很忧虑,病毒似乎很顽固,很难控制,zf要把病毒控制到什么程度才能够解封呢?

今天一整天都有阳光。阳光再次有了温度,晒太阳的时候暖了起来。

二栋一楼一个住户家里有一只棕色卷毛狗,我经过的时候它对着窗外不停地叫,有个小孩在喊:“佩奇(音),别叫了。”有几个女人下楼扔垃圾。

小区团购的白菜苔到了。周先生下楼遛狗,我们打了招呼,他问我有没有买菜。我说家里还有菜,就没买。他很热心地说:“我妻子是一线工作人员,家里有一些水果,光苹果都有一箱,有需要可以跟我讲。”我谢过他的好意,说家里还有水果。

上楼的时候发现一栋的门口不知什么时候贴了一个“无感染楼栋”的标识。

下午,团购的生活物资到了。我买了5瓶老干妈,下单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没有必要买那么多,但还是没法理性地判断该买多少。最近跟很多朋友聊天的时候都谈到囤积癖。很多上一辈的人买东西都是成袋成袋买的,也是物资匮乏的结果

小时候,我们村里交通不方便,村里都没有小卖铺,来村里卖东西的很少,来卖东西的都是成袋成袋地卖。我们家冬天有成袋的洋葱,夏天有成袋的西瓜。那时候,每个人家里还有粮仓,有时候买东西是用粮食换的。

这次疫情可能会增加很多人在物质方面的不安全感,不自觉地囤积物品。囤积物品也不见得是坏事。幸亏,去年双十一的时候,我买的生活用品的量很充足,卫生巾都够半年用的。所以封城后在生活用品方面没有太多的忧虑。有好几个朋友说她们现在都把淘宝的购物车加满,等着解封的时候下单买。大家的购物车里都以吃的为主。

3月5日的购物单(图片由郭晶提供)

3月6日

很多人在贴反家暴倡议书的时候都很紧张,有种做小偷的感觉。很多施暴者在公共空间实施暴力的时候却未见收敛,他们的打骂声不会降低,反而是受害者总是有所顾忌。这样的公共空间是容易滋生暴力的。

公共空间究竟是谁的?如今,公共空间被大同小异的宣传标语、商业广告所占据。最近几年,我老家农村的红砖墙、水泥墙都统一刷成白色,自家墙上自己不能随便写字。公共空间理应是公共的,我们却无权使用,连在自家的墙涂涂画画都被限制。

这样说来,大家的紧张就可以理解了,因为我们都很少使用过公共空间,很少觉得公共空间属于我们。如此看来,张贴反家暴倡议书一方面是为了反对家庭暴力,支持受害者,另一方面也是行使自己对公共空间的使用权,改变暴力的公共空间和环境,让施暴者有所忌惮。

改变不容易,但也正在发生。在新冠费盐疫情暴发后,呼和浩特市发出了首份针对分手暴力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妇联、公安部门、村委会等多个部门都有反家暴的职责,我们可以一起推动和监督这些部门落实他们的职责。

昨天的晚餐是芹菜炒肉加包子。芹菜买回来在冰箱里放了一周,有几根芹菜杆里面都蔫黄了,能吃的也有点老。

今天是阴天。物业主任早上在群里通知大家领爱心包菜,还说11点会有少量10元惠民菜。2月中旬封小区后没几天就有zf部门的通知说有10元的惠民菜,这是第一次到我们小区。

很多保障民生的措施看起来很好,但是否能够实施是另外一回事。昨天,中央指导组在捂汗市青山区翠-园社区开-元-公-馆考察的时候,有居民对社区假装让志愿者送菜送肉的行为十分不满,在家里透过窗户大喊“假--的,假--的,形-式-主义”。这不是在疫情中捂汗人民第一次发出不满的呼声。希望这次不满的呼声带来的不是形-式-主义的讨论。

我十点多下楼散步,陆续有人下楼领包菜。小区内这几天也多了两个“志愿引导员”,他们在做物品发放的登记。小区门口有个人在跟外面的人交接东西。

人们都在努力地突破封锁,卖家在寻找渠道卖东西,买家也在互相分享买东西的渠道。有人在小区群里还搞起了面包的团购。有门路的女人在卖的东西的种类越来越多,增加了白糖、酵母粉、洗洁精等。

小区门口有个人在跟外面的人交接东西

有住户提醒有车的业主:车子长时间不启动对车子不好,打着火,让它启动怠速状态,等水温达到平时用车的温度了,再慢慢踏踩油门轰油到转速4000以上,再慢慢松油门为怠速状态。这样反复3~5次。这样汽车油路、润滑、充电系统都运作了,再放一个月没问题的。怪不得,我前几天看到有个住户打着了车,当时还以为他要出门,结果他也没出。

下午两点,物业主任通知大家下去领惠民菜,我下去领的时候看到确实只有“少量”,大概十几份的样子。惠民菜有莴笋、土豆和胡萝卜。

三点左右,前几天订的鸡蛋也到了,30个鸡蛋20元。我又下了一次楼,有点走不动楼梯的感觉,就坐了电梯下楼。今天我下楼了3次,每次回到家都要重复一下“清洁仪式”,摘口罩、洗手、脱下外套晾在外面,让人有点厌烦

30个鸡蛋

3月7日

前天有捂汗人对形式主义喊出了“假--的”,昨天市--委书--记王--忠--林就提出要在广大市民中开展敢嗯教育,似乎是在回应表达不满的人。

在灾难中开展敢嗯教育也是史无前例

我们当然有很多人要敢嗯:一线的医护人员、环卫工、超市收银员、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等,他们在救助病人,他们在保障捂汗人民的基本生活。

为别人提供帮助的人也很少主动索要敢嗯。那到底是谁需要捂汗人的敢嗯呢?人民对真正为他们提供帮助的人不会吝啬敢嗯的。

还有一件事情让人无法敢嗯。明天是三八妇女节,一个纪念妇女争取权利的节日。父权社会总是在通过年龄、外貌、婚姻状况、贞操等各种标准分化女性。

“妇女”曾是一个具有政治性、先进性的表达,如今多被用来指代年长的、已婚的女性。而年长的已婚的女性又被认为是缺乏性魅力的、落后的女性,这让很多年轻女性不愿意自称妇女。女生节就被设在妇女节的前一天,本身就暗含着性骚扰的意味。

近些年,女生节在高校里却很盛行,很多高校每年都会在这一天挂出各式横幅。这些标语看似赞美女性,实则充满了对女性的贬低,里面充满了对女性外貌的评价,将女性当作一个性客体,而非独立的有理想有事业心的个体。

每年都有“不知敢嗯”的妇女喊出“反三七过三八”的口号表示抗议。今年因为疫情没有开学,可是清华大学坚持在线上发了三七节的横幅,很多标语依然在强调女性外貌和恋爱角色,而非重视女性的学业、事业和发展。

昨天的晚餐是豌豆炒腊肉加包子。豌豆角实在太老了,我就把外皮剥了,只把豌豆留下了炒了。

今天阳光很好,下楼散步的人多了一些。彤彤一家人跟我住在同一层,他们下楼的时候我从屋里听到了声音。彤彤今天下楼带的玩具是滑板车,她在院子里玩滑板车。

有另外一个妈妈带着女儿出来玩,这个女孩比彤彤小一些,彤彤和女孩的妈妈一人一侧牵着女孩的手在院子里走了会。她们一会又在假装比赛,看谁跑得快。彤彤时不时地笑出声来,笑声很清脆,听起来没有烦恼。她爸爸偶尔提醒她“口罩戴好”。

二栋有人抱着小孩在阳台上晒太阳,还有人在唱歌。有一对夫妻挽着手边散步边聊天。清洁工吴大姐说:“今天的太阳真舒服”。

早上,小区群里有人发了一个文章《首批!捂汗公示无疫情小区社区(附名单)》,我认真地看了一下,我的小区不在其中。结果不止一个人在群里问:“怎么没有我们小区?”物业主任说“我们小区也是零感染小区,原因是有的人还在隔离时间内。”有人则说:“这类的统计表格看看就好,真的没意义!”

还有人发了一个链接可以输入地点了解周边感染新冠费盐的情况。湖北以外的城市早就可以查询相关的信息。捂汗今天终于也可以查询此类信息了。我点进去看了一下,早上,我住的地方1公里内有75个确诊病例,下午数字就变成了78。

3月8日

三八节是一个女权的节日,世界各地的女权行动者都在这一天聚集起来,表达女权的声音。新冠费盐如今扩散到世界各地,女权主义的集会也受到了影响,意大利的女权行动者将线下罢工改成了云集会。

费盐不是阻止我们发声的唯一因素。2018年3月9日,女权之声的微信和微博账号被封,而女权之声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的女权平台。代表女权行动者的声音在三八妇女节后却被关掉。一些女权主义者现在依然还在呼唤女权之声的归来。

然而,女权主义者从未放弃发声,今天社交媒体上充满了女权主义的声音。2018年3月7日,山东大学威海校区有学生手举“这是性骚扰”的标语在一个物化女性的横幅前拍照抗议。这件事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讨论。

今天,弦子收到一个私信说,今年3月7日前,山东大学管理层通过每个班的班干部在内部向学生传达了“不许再过女生节,不要在公共平台再讨论女生节”的要求。这是一个小小的胜利。


今天有很多网友成为反家暴小疫苗,出门贴了反家暴的倡议书。

人们一直在黑暗和封锁中寻找光和联结,追求改变的渴望从未消失,而且随时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昨天,我的日记在微博和微信上都发了三四次,要么发不出来,要么发出来后很快被删。我有点气馁,想着我的日记也没那么重要,也想放弃。但有人私信我说怎么没看到昨天的日记,有人在被删除的链接下留言说看不到。有人在看,那我就要坚持发声。

昨天的晚餐是莴笋炒肉加包子。

晚上有住户在小区群里发了一个截图,上面写着:

有人问: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

“青山那边有小区已发了”

“是要社区申请吧”

“汉阳那边兰庭荟都已买到了zf的储备冻肉,10元一斤,我们小区还冒得(捂汗话:没有)动静咧。”

物业的工作人员和社区志愿者都没有回应。

3月6日收到的惠民菜

昨晚梦到我想要去爬山,可是莫名地却回到了中学,必须要上课,不能逃课去爬山,就被困在了学校。

今天的天气变化多端,早上是阴天,中午阳光又出来了一会儿,下午就下起了雨。

我今天没有下楼。上午,彤彤和奶奶以及另外一对母女在院子里玩。不知道多少妇女像这个奶奶和妈妈一样,今天还要做照顾孩子的工作。又有多少人看到女性长年累月地做着无偿的照顾工作、家务劳动。

物业主任早上在群里发了信息:我们现在对二岁以下的宝宝进行登记,目的是为了方便小宝宝购买生活用品。请现居小区家里有二岁以下的宝宝在群里登记。看登记了的情况,我们小区有10个二岁以下的宝宝。

有人问:“预防针怎么打?”

物业主任回复说:“先登记,再提要求。”

别的住户回应道:“疫苗现在都停了,我2月中旬打电话问过,叫我3月份再打电话看看什么情况。”

有住户自发地在群里团购鱼。

3月8日院子里玩的人

3月9日

昨天接到一个热线的咨询,求助者在北京做教育培训的工作,过年回老家后因为疫情各地都实施了交通管制。2月7日,公司要求大家复工,她就没能回到北京。她有电脑,也可以在家线上办公,但公司部门经理认为她不具备办公条件,没有给她安排工作,而是按照请假处理。

3月6日,部门经理跟她讲:“要么回北京工作,要么离职。”她3月7日就回了北京,结果第二天公司又要求她申请离职。公司其他人暂时没有遇到跟她类似的情况。

有个在旅游行业工作的朋友最近工作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她的公司1月的工资都没有发,据说要到5、6月再发,2月就没有工资。公司还准备遣散员工,说等疫情过去再召员工回去。

如果企业违法辞退,员工当然可以申请劳动仲裁,要求赔偿。可是,被辞退的员工现在恐怕很难找到新的工作。结构性的失业问题再次成了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矛盾

疫情期间,全国一度都处于封锁的状态,湖北之外也有很多员工无法及时回到上班的城市,企业也因为停工而没有盈利。如果国家不承担起责任,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破产,员工失业

昨天的晚餐是芹菜炒肉加包子。

昨晚做了好多梦,有两个梦记得相对清楚。先是梦到我跟一群朋友出去玩,跟别人走散了。我看到一个地方有人在集会抗议,拿起手机准备拍照,突然有人从后面来抢我的手机,我一下子就惊醒了。醒来后我发现自己的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然后又梦到一个女性遭遇了就业性别歧视,到法院起诉,法官不给立案。我就去找立案庭的法官理论,跟他介绍了2019年最高院新增了“平等就业权纠纷”作为案由。法官说他们从来没有接到过这样的起诉,很难办,立案了也不一定能赢。我就说能不能赢是立案了之后的事。

今天天气是阴冷的,还有很大的风。小区的院子里比较冷清,下午,那个放戏曲的男人下楼散步。

有住户今天再次发了捂汗无疫情小区的名单公示到群里,问到,“怎么没有我们小区?社区漏报还是?”

有住户发起了一个水果的团购,是跟附近的小区一起拼团的。

有住户发了一个图到群里,图里是几种菜拼成的小人,有土豆、胡萝卜、白萝卜、青椒、包菜等,图上写着“解封之后,再也不想吃这几种菜了”。看来任何方面的单调和重复都容易让人厌倦。

我想起曾跟朋友讨论过一个问题“如果以后只能选择吃一种食物,要吃什么”。备受欢迎的是土豆和豆子。我选择的是土豆,土豆容易饱腹,可以有很多做法,也好吃。封城后,我存了一些土豆,不过一直都还有青菜吃,就还没有开始吃土豆。

3月10日

发口肖子的人ai·芬医生也站了出来,她是把写着“SARS冠状病毒”的报告拍下来发给同学的人。今天人物发了对ai·芬的采访文章,看到的时候我就觉得文章可能会被删,就截了个图。

一开始,最先发布在人物上的文章被删,接着大家开始转发别的媒体转载的文章,很快转载的文章也都被删,就有人把文章做成PDF,供大家在微信里收藏后分享。一整天,朋友圈都被“发哨子的人”这篇文章刷屏。

这种集体默契的反抗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大家都知道有时候讲真话是不被允许的,是会受到惩罚的,可是依然有人勇于讲真话,人们也十分珍视讲真话的人,想尽办法传播真话。希望有一天人们不再为讲真话付出代价

昨天的晚餐是土豆炖排骨加鸡蛋煎饼,昨天写日记的时候提到了土豆,好久没吃土豆了,我的食欲就被勾了起来。我终于拆了面粉,做了鸡蛋煎饼,晚上吃了一顿大餐。

今天阳光灿烂,好像昨天的阴冷一下子就变得有点久远了。小区的院子里又恢复了些许生机。

彤彤一家人在院子里玩,11点的时候,彤彤的爸爸招呼她回家,彤彤说“不要回家”。爸爸就又拿来她的儿童滑车,陪她玩了会。

二栋有个女人出来遛狗,她家里有两条狗,一个叫豆腐,一个叫皮皮。她家就住在一楼,我听到屋里传来声音叫“皮皮回来”,皮皮一溜烟就不见了。

周先生也下楼遛狗,他的狗叫胖丁,他说一开始只是帮女儿养狗,结果就养出了感情。现在,胖丁已经到他家两年多了。狗在家不好洗,周先生都是带胖丁就宠物店里洗澡的,封城后就没洗过澡,所以有些脏。他骄傲地说,“它的毛不打卷也很好看的”。

我们又聊到了疫情,周先生说他有几个朋友出去旅游,现在想回却回不来,在外面一天要花掉八九百块的住宿费。他有两个朋友因为感染费盐去世的,一个四十多岁、一个八十多岁,现在都拿不到骨灰。

周先生说:“太突然了,他们得病一两周就死了,比得了癌症死得还快。”他还有个朋友的爸爸是疫情期间因为脑梗去世的,也见不到尸体。

十一点多,周先生叫了声“胖丁,回去了。”胖丁一下子就跑了过来。他跟我说:“不让它出来,它就在家里挠门。”

它的毛不打卷也很好看的

早上,有住户发了一张照片到小区的群里,照片是一个堆满垃圾的角落,有烟盒、饮料瓶、一次性饭盒、泡沫盒等。这个住户指出:“1栋306室和307室搭建房上的垃圾。主任,可以把这发给社区看看。”

接着更多的人开始加入讨论。

“这楼上住的丢垃圾要不得。这样的人缺少道德,二栋也有人往下吐痰丢垃圾,有人经常往下丢烟头。”

“垃圾不要往下抛”

“还有人把烟头丢到了车顶上”

“警告这些差火(捂汗话:差劲、不道德)的人别做恶了,一旦被抓着了,大家不会放过你的!”

“二栋有人经常往下倒茶叶剩菜汤吐脓痰,乱丢杂物,车顶上都被砸了个小坑!”

“大家一起盯着点,抓着他了,狠狠揍一顿再送派出所!”

“现场捉到了,把房号曝光在小区业主群,让大家都唾弃他,看他还有脸不。”

“不仅仅是唾弃,得打!这样差火的非常变态,需要武力修理!”

物业主任:“目前是疫期,社区实在是抽不出人手来清垃圾。我已将报告和照片上交了社区,只等疫情结束再清理。目前只能消毒。”

有人提议“能不能跟社区申请,给小区里增加几个高清摄像头?”有人附和。

我开始担心起来,安摄像头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要交付自己的隐私。如果装了摄像头,它如何被管理就不由我们来决定啦。普通住户想查是谁丢的垃圾可能不一定能查到。

有住户前天自发组织的一个水果的团购下午到了,送水果的人在医药公司工作,就有采购证和通行证。卖水果是他私人的行为。我买了一份砂糖橘,5斤一份,28元。

3月11日

今天,人们还在接力转发《发口肖子的人》,版本越来越多,英文版、日文版、越南语版、盲文版、甲骨文版、16进制编码版、摩斯电码版、空白版……这是封锁下的艺术,简直是一种世界奇观。人们转发的不再是文章本身,而是在表达情绪,有对审查的愤怒,有对发哨人的敬佩,有坚持发声的不屈。如此奇观令人震惊,让人感动。

还有一件事令人感动。li文··亮医生的微博有130多万粉丝,他2月1日发了确诊的微博: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这条微博有57万条评论,看得我泪流满面。下面是一些留言。

2月7日:“似乎等不到你回来的消息,一路走好!还有,谢谢你!”

2月8日:“你喜欢的我都买来了,德克士跑了三家没有一家开门,所以只能买到这样的手枪腿了,车厘子多吃点!感谢你的发声!谢谢”

2月10日:“今天我十八岁生日,愿望是您的家人一生平安幸福,孩子健康成长。2月10日,谢谢您的付出”

2月18日:“李医生,已经不能转发你的这条微博了。被屏蔽了。真tm恶心。”

2月24日:“李医生,我想告诉你,钟南山院士眼含泪花说: li文··亮医生是他心目中的英雄!亮亮,晚安了!”

3月1日:“我在写英语作文,我把你写进去了。”

3月10日:“李医生,今天ai·芬医生的文章不断被删除,我感到难受。”

3月11日:“今天人物发了一篇文章,很快被删了,但是很多人都在尽力去转,去接力下去,虽然转完还是会被删,但直到现在这场接力也还没有停下来。我们会记住的,说真话的勇气,谎言和逃避的代价,以及这场永远也不想再发生的悲剧。”

昨天的晚餐是莴笋炒肉加稀饭。

昨晚梦到捂汗解封了。梦里的捂汗长江大桥有三层,桥上密密麻麻全是人。桥下不再是江,而是广场,上面也挤满了人。有人在讨论桥的质量问题,担心桥会断。我在桥下的人群中四处张望着,有点难以置信。

小区群里昨天发了一个《关于实施实名登记乘车措施的通知》。通知是捂汗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处发的,指出:根据市政府防疫指挥部指令,我市恢复公共交通运营后,乘客必须实名登记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含地铁、常规公交、巡游出租车)。为实现乘客乘车信息可溯及,市交通运输局委托专业机构开发了实名乘车扫码登记系统。

今天天气还算不错,上午有阳光。

我到楼下散步,碰到街道环卫来小区消毒,有两个人背着喷雾箱上楼,一个负责拍照的人在楼下等着。我就跟在楼下等着的大姐聊了一下。她说现在这些环卫工除了日常在街道做清洁,还要到一些老小区做清洁。这些小区通常都没有楼梯,喷雾箱加了水之后有四五十斤,环卫工就背着喷雾箱上上下下

大姐说现在外面路上的车多了一些,卖菜的也多了起来。有一些人通过自己的渠道买到菜,就自己卖菜。她们单位有专门负责团购的同事,也会帮她们买菜。她们的菜很多都是从白沙洲买的,就比小区买的菜又便宜又新鲜,选择也多一些,青菜两三块钱一斤,一板30个的鸡蛋13.5块,我之前买的鸡蛋是30个20块。

小区群里这几天不再有人提出要物业帮忙买菜了。大家的购买渠道开始多了起来。我看到有人拎着几袋东西回家。我就问了一句,他说是网购的。

大家都不喜欢依靠别人生活,不想麻烦别人,能自己买东西就不再提要求。

周先生下来遛狗,他说他妻子接到医院的通知,让所有的科室16日都开始上班。我没有太多内部消息,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太珍贵了。这个消息也是一个好消息,太难得了。

我们聊了几次天,周先生讲得是捂汗话,他今天问我:“我们说捂汗话你听得懂吗?”我说还在学习中,有语境能听个大概。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