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初春,正準備好,加速度降落大地。

發布於
修訂於
《來自天空》第十三章 驟雨初歇
「像個背後靈一樣,沉默也許也是一種守護的方式,雖然很安靜,卻一樣很堅定。」 「而我更喜歡後者。」


   浪痕幫阿嬤收拾完店裡的東西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衝進房間找隕石。

   門碰的一聲被用力推開,隕石被嚇得頭髮都豎了起來。


   「隕石!」浪痕張開雙手大聲吶喊。

   「嘿!」隕石正好整以暇的臥在床上,手裡還抱著一本漫畫。


   「等等等等你手張開是什麼…」

   隕石話還來不及說完,浪痕就跑過來鋪了上去。

   隕石感覺像是天外掉下了一塊醬油味的巨無霸飯糰,這團飯糰跟他捲成了一顆,滑順的滾下了床。


   「喔…天。」隕石蠕動著起身,摸了摸撞疼的後腦勺,他覺得短短的十秒內好像看到了祖先在跟他招手。

   「抱歉抱歉…我原本是要抱抱你的…」浪痕的瀏海摔得全黏到臉上,就像一隻沾到水的西施犬。

   「你是狗嗎?你那哪是抱抱,根本是把我當球了好不好…」

   「抱歉我原本以為我距離有算好…」

   「等等…你這招是跟誰學的?」

   「蛤?喔!今天放學的時候玫瑰教我的。」

   

   隕石歪頭思考,上次他在玫瑰的座位附近撿到一本漫畫,裡面有一頁好像就是這種場景,不過那書往後翻,他發現這兩個男生腳色開始把衣服全剝了,至於剝了要做什麼他就不知道了,書來不及看完就被玫瑰一把搶回去,玫瑰還把他的頭當籃球,用力巴了一下。


   「…你以後不要跟屁股學些有的沒的。」

   「蛤?為什麼?」

   「聽我的就對了,我哪次會騙你。」

   「有啊,你上次跟我說西瓜是從樹上長出來的,害我被別人笑好久。」

   「…那個不算。」

   「還有你說螢火蟲就是蟑螂,只是屁股會發光而已。」

   「那個…那個也不算騙…」

   「還有國小吹運動會氣球,你說氣球用嘴吹就會飛上天,害我吹完氣球之後一直抓著,被老師罵說我很貪玩。」

   「哈哈哈…抱歉,那次真的是我不對。」


   隕石身子向後仰笑出聲音,五官間緊繃的情緒已經不見了,浪痕見隕石笑了出來,鬆了一口氣。


   「你以後不要這樣嚇我了,從來沒看你那麼凝重的樣子。」


   隕石轉頭看向浪痕的眼睛,那水晶玻璃般輕透的目光總是這樣憨厚。

   「哈哈,沒事啦。」隕石微笑著說。

   「真的沒事嗎?」

   「安啦,真的沒事。」

   「老師沒有說什麼太重的話吧?或是有沒有叫你罰寫之類的?」

   「你覺得罰寫算什麼東西,也能為難本大爺?」

   「…那就好,抱歉我今天要幫忙顧店,只能先走了。」

   「沒事,我真的覺得好多了。」隕石躺在地板上,望著堆滿陳舊集裝箱與床帳的天花板。

   這裡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屬於他,但這裡是他能感到安心的,唯一一個地方。

   隕石想到這裡,內心深處卻湧現出一抹微溫,一抹淡藍色的、天青微雨時的溫涼。

   讓他禁不住的浮現滿足的笑意。

   笑到一半,隕石突然想到浪痕還在旁邊,便尷尬的咳了兩聲,坐起來。他側眼瞧了一眼浪痕,卻發現浪痕的臉皺成了乾癟的橙皮。


 「你怎麼了?這什麼苦瓜臉。」

「其實…其實…我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

「真假?你果然愛上我了嗎?」

「不…不是啦,但是…類似這樣的事情。」

「我天,你小子該不會要轉大人了吧?」

「哈哈哈也不是那麼厲害的事,我只是發現自己有點喜歡她。」

「她?」

隕石看向浪痕的臉,那臉羞得通紅,他的雙手糾結扣在一起,眼神裡蒙上一層曖昧的薄霧。

        「我想好了,下學期一開學,我要就跟她告白。」浪痕抬起頭,堅定的輕聲說。



        學期到了最後一天,大夥兒鬧哄哄的收拾著成堆的教科書跟雜物。

       「啊…太好了,沒有想像中的腫。」碧落搬著一大疊書經過廁所,仔細瞧了一瞧鏡子中的自己,還好眼睛沒有哭腫起來,只是昨天夜半翻來覆去睡不著,一股疲倦感捲了上來。


       「我靠,真是見鬼了。」

       碧落剛整理好儀容,轉身就看到玫瑰拿著掃把呆呆立在原地。

       「玫瑰?你怎麼了嗎?」碧落見玫瑰一臉,像是看到獨角獸在教室奔跑的表情,忍不住開口問她。

       「你知道嗎?你知道嗎?渾蛋剛剛跟我說了『謝謝』欸,『謝謝』欸!」

       「…這個很稀奇嗎?」

       「而且,他今天竟然沒有叫我屁股!幹!你看!嚇得我雞皮疙瘩都跑出來了!」玫瑰一面說一面把手臂湊到碧落眼前。


       碧落看向玫瑰手臂上滿坑滿谷的疙瘩,腦子裡打轉著一堆念想。

       「那…玫瑰你是覺得…隕石今天特別不一樣嗎?」

       「何止不一樣,簡直不一樣,跟打了雞血一樣,感覺就要衝上天了。」玫瑰一面說,一面比手畫腳。

       碧落好像能看到隕石顛著步伐,昂首微笑的樣子。


       「他沒事了嗎?」碧落歪著腦袋靠在牆板上,還沒有等他想明白,放學的中聲在耳邊迴盪。

       她抬頭一看,連天細雨在今天放晴了,陽光像極了釀好的橙蜜,碧落背起書包,嘆了口氣,往校門外走去。


       「我應該去問問他的。」碧落邁出左腳。

       「不要,我為什麼要問他,他昨天又沒有等我。」碧落把右腳踏出來。

       「我幹嘛要在乎這個,干我什麼事。」

       「是啊,干我什麼事。」碧落喃喃自語。


       她甚至不知道現在他倆算不算朋友,她不知道他住在哪裡,有什麼家人,喜歡吃什麼,國小讀哪裡。

        為什麼哭啊。為什麼哭得讓人那麼心疼。


       「我心疼嗎?」碧落頓步,她不自覺已經走到了校門口。

       她抬眼一看,卻看到了他。


       「怎麼那麼慢?」隕石笑著把手插在口袋裡,把背包甩在肩膀上。

       「這是什麼中二的姿勢,好蠢。」碧落在心裡嘟囊著。

       可下一秒,碧落綻放了一個連烏雲都能支走的微笑。

       「又沒有叫你等我。」碧落藏不住那樣的笑意,她只是加快腳步。


       走向那人的身邊。


       大抵是昨日的尷尬還沒有完全消解,碧落走得很快,她其實不想這樣的,可是她感覺只要一抬頭,自己的臉就會燒起來。


       「我有什麼好緊張的。白癡。」她忍不住跟自己對話。

       「捲毛。」

       「恩?」碧落給隕石這一叫,瞬間又忘了要害羞,馬上把頭給抬了起來。


       「嘛,我只是突然想到。以前我姊姊跟我說的事情。」

       「姊姊?你有姊姊嗎?」碧落眼前一亮,但隨即她又收斂了語氣,在心裡默念了幾次條小資訊。

       「恩。姐姐跟我說,她想成為重要的人的守護神。」

       「守護神?什麼意思?」

       「我一也都不明白,大概是,很強大很強大,可以一直站在那些人面前阻擋所有困難的人吧。」


       花徑裡香氣醇厚,碧落的瞳孔反射著伶仃的花影。


       「總覺得,現在的我們要成為那樣的人好難啊。」碧落垂著頭說。

       「不過,我覺得守護神這種有趣的東西也不該只有一種。」

       「…怎麼這麼說?」

       「應該說,」隕石突然停下腳步。

       碧落很快察覺了隕石的停頓,趕緊停下,轉過身往後看,正好對上了隕石的眼睛。

       「像個背後靈一樣,沉默也許也是一種守護的方式,雖然很安靜,卻一樣很堅定。」

       「而我更喜歡後者。」隕石綻放了一個乾淨明亮的微笑。

 

       那個瞬間,碧落感覺整個城市的燈火都在左心房亮了起來。

       像是蒙上水氣的鏡子短暫的被擦亮了,她好像登上一葉扁舟,飄盪在他眼底的星海裡。

       「在那片星海裡,我是不是也能成為一顆星星?」碧落問自己,可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只是,也對這真心美好的回音,報之以一個,清澈透明的微笑。


         窗外驟雨初歇。

         鐘音杳杳。

         初春,正準備好,加速度降落大地。



謝謝各位讀者給予我的所有支持與鼓勵,

這份來自天空的夢想,會因為各位的一點點力量,發揮無比強烈的光芒。

誠摯邀請您們,與我一同打造這片天空,最蔚藍燦爛的未來。贊助連結如下:

https://liker.land/kuma30827/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她依然不明白愛為何物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