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CDB

译者,广告人陈东飚的主页

2021年,想到“1649年的一个早晨”

發布於
图: twitter上的

[说明:这是我今天(2021年1月20日)上午在盆友圈里发的公众号贴子,发时还配了两句:“遥看睡乔登高日,遍插灵旗少万人”。(想到就放到墙外存个底)]



世界变化太快,在强国骂米国总统已经不再是无奈的调侃,从今天开始便是一件有理有据天经地义没有任何反讽意味的事了(不要误会,我对强国的看法依然是:没什么可以抱怨的)。我曾经在盆友圈里吐槽(1月7日):

国会支持川普的议员正在出示舞弊证据时有人冲进来,辩论中止,骚乱,枪击,跳过辩论直接表决通过拜登当选,5月来始终支持暴力的那一方(拜登:“拜托,安提发只是一个理念”)只在今天变成和平的小白兔。国会冲击案让你想起哪个事件?谁说过历史不会重复但会押韵,今天又多一例。

其实历史除了押韵还会对仗。这位“当选”大统领就职典礼从彩排到(即将)上演,把一个华盛顿搞成了大名府,不知怎么就让我想到了博尔赫斯的“1649年的一个早晨”这首诗,然后几乎是自动出现了——

古有查理王受刑如临早朝

今有瞌睡乔登基如上法场

* 瞌睡乔即Sleepy Joe,拜登用实力洗白了“Sleep one's way to the top”即“一路睡到顶”这句话里的性别歧视意味。

引发这副歪联的那首诗出自《另一个,同一个》(El Otro, El Mismo, 1964年):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Jorge Luis Borges, 1899-1986)


1649年的一个早晨 (Una Mañana de 1649)


查理王[1]在他的人民之中前行。

他环顾左右。他已经推开

扈从的手臂。抛弃了

谎言的必要性,他知道

他此刻是走向死亡,而非遗忘,

他知道他是一个国王。死刑等待着他;

早晨可怕而又真实。

他的肉体毫无恐惧。他总是

超然处之,做一个好赌徒。

他总是把生命畅饮,直喝到酒渣;

此刻他在武装的人群里独行。

断头台无法将他羞辱。法官们

并不是法官。他颔首行礼

微笑。他已将这做过无数次。


[1] Charles I(1600-1649),英国斯图亚特王朝国王(1625-1649),1649年1月30日被斩首。


陈东飚 FrankCDB

twitter / facebook / telegram

WordPress / Matters

管制言论自由的自由(昨天盆友圈里的话,加长版)

美利坚灰阑记

我们脚下的数码香蕉皮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