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Lover

劉欣@Film Lover. - 文章刊登於立場新聞博客榜。 一個不折不扣的Film lover. 愛電影,愛寫電影。電影是逃生門,逃離生活的泥沼。電影也是隨意門,看盡世間百態。 Facebook 專頁 - https://m.facebook.com/filmlover852/

《金都》——那《無痛失戀》的海報



(少量劇透)

一邊看《金都》,一邊對朱柏康飾演的Edward咬牙切齒。他那角色寫得太貼地,太真實,那些窩囊黏身的行為,長不大而萬事要媽媽作主,在家中只愛打機,沒有手尾等下刪幾百字的人物特色都很熟口熟面。


同一時間,女主角張莉芳(鄧麗欣)同樣令人困擾。困擾是因為她的容忍度超標,被瘋狂追魂call,衣著被管理,還要容忍未來奶奶的多管閑事。但最令人懊惱的是,就算這段關係對她如何繼續剝削,她還是堅持留下。女性(男性也是)到達某年紀,結婚是必然的下一步嗎?為了達成結婚這「願望」,就需要這般屈就了嗎?


很多時候,迎娶/下嫁對方時,都好像基於一種惰性。這尤如片中主角住的舊樓,日久失修又有天花漏水,但就因為習慣了而繼續忍受,更會將所有缺憾合理化。一段婚姻中,究竟有多少部分是愛,有多少部份是習慣呢?


《金》給觀眾拋出一連串問題去探索現代男女關係的模樣。「我們是不是不結婚就得分手?」結婚一定是一段關係的下一個里程碑嗎?合久必分還是合久必婚,中間大概還有很多可能性吧。片中Edward的客戶也有説道,他們結婚乃是因為家人給這對情侶買了一個單位,而婚姻好像也理所當然地變成下一步。除了這對新人,電影另外還有兩段有「必需性」的婚姻包括楊樹偉(金楷傑)為了申請香港身分證而與張莉芳的假結婚,及楊與其女友的奉子成婚。


楊樹偉與張莉芳之間是一場有名無實的婚姻,《金》借用這段關係反問為何要為結婚而結婚。在電影中,這對假夫婦為了向內地公安局證實婚姻的真實性,進行了一連串公式化的動作,包括寫情信、拍下一些的生活照等。當正式到公安局面試時,更加帶上假的婚介。這些行為同樣存在一種「必需性」,更諷刺的是,無論是真結婚或假結婚,以上提過的動作是必然的,而基於這本質,婚姻在這更像一種名義,多於一種富有情感的結合。


每當劇情發生在張莉芳與Edward的家中時,我都不禁留意到畫面上出現了好幾次的《無痛失戀》(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海報。《無》內的男女主角Joel及Clementine分開時選擇了用「無痛失戀」的儀器協助忘記對方。不過,人是有感情的動物,並不是用機械式的方法就能忘記得一乾二淨,吸引在眼內的始終會重來。在該片的結尾,他們聽到各自曾經在「無痛失戀」的過程中坦白說出對彼此的不滿,縱然知道或許會重新討厭對方,他們還是甘願再一次冒險。


在這引申回《金》,我開始認為電影不只是在說一個女子為了結婚而屈就,反而更加在說一個關於對自己坦誠的愛情故事。為了結婚,張莉芳無限度容忍對方是必需的嗎?電影的開放式結尾實際上沒有說明這對男女的下落,她在結尾說了一句「你以後記得自己放好指甲鉗」,說出一直埋藏在口裡的話,自得其樂,其實最有「必需性」的還是對自己坦誠,方能走下去,無論是獨自或結伴。





Touched on hk land problem

Women problem 

Choose the shopping arcade is a shandow of hk? 

The poster behind, eternal sunshine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