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小編

Freelance reader。 已搬家到個人網站:https://www.editordevil.com/

2020年最後一篇?

發布於

2020年,數字好看,整整齊齊,誰知是凶年,還是大凶年。今生遇到,可謂有幸有不幸了。

早上起來,因為時差關係,遠方朋友早已紛紛傳來除夕和元旦的賀詞。想起過去幾年,除夕一早去中央公園練習,晚上去做義工看煙火,此情不再,外面還一早下雨,淅淅瀝瀝,只能呆在家中。

沒有新年願望,最怕這個,許了什麼願,反正一星期後自己都忘了。

今年也不敢祝人家快樂,人家可能正失業、家裡死了人呢,更加不敢祝香港的朋友快樂,面對這麼殘暴不仁無能至極的政府,真的快樂不起來,也不會祝藍絲同學們什麼,老死不相往來,最好不過的事,反正大家剩下的時日也無多,不用太難過。

不問世事多年,如果不是一場返送中,也不會多冒泡。別以為我是孤獨老人家,我有朋友,但要有私人空間。我爸最明白我這一點,所以我從小到大,他都不管我,也不太理我。我大學讀些什麼,他不知道,也從不過問。畢業後做些什麼他也不知道,他只管我每個月給他多少家用。

從十五歲開始,我基本上是個獨居少年。

獨居期間,有一次颱風,村裡大水淹,老家頭一次泡在水中,一覺醒來,一下床就踩在一片汪洋中,待大雨停了,拿幾個麻包袋封住大門,然後從大米缸拿出米勺子,一勺一勺,一個人,把屋裡的污水全部倒出屋外。大學唸的書有一半卻泡在雨水加污水中,雖然後來給我拿去前院曬了幾天,卒之曬乾了,但那陣泥味始終曬不掉。

除了水,還有一次火。鄰居家裡失火。雖然離我家也有五十米,中間隔了一塊荒廢了的田。我好奇跑出屋外看,木屋燒通了頂,火不大,但熱力幅射過來。突然,轟隆一聲,木屋裡的液體燃料罐爆炸,我還站在原處,頭頂前方的電纜旋即閃了一下白光炸開,我臉燙得灼痛了一下。過了兩秒,摸一下臉,仍有知覺,手沒有血,但臉卻火般燙熱。站在我身旁的小朋友卻嚇儍了,完全沒了反應。那一年,我十八歲。

那時候,也會抬頭問滿天的星星,為何我的人生有這麼多苦難?星星閃啊閃,沒有回答我。知道嗎,我眼見的那一閃星光,可能是百萬光年前的了,那星開始閃的一剎那,還沒有人類呢。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看到了過去的盡頭,百萬年的光景,就只是一眨眼的事。我的所謂苦,其實連微塵也夠不上。

人微言輕,還是有點作用的。我不喜歡傳遞負能量,盲目給出正能量也可能不切實際,每個人的際遇不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2021年,大家互勉。

給自己訂購的除夕禮物:高腰貼身牛仔褲、連身兜帽上衣。靴子是去年買的。
身材幾十年如一,幸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過了大半的2020年

1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