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小編

Freelance reader。 已搬家到個人網站:https://www.editordevil.com/

2017年除夕跨年跑當義工,零下22度

發布於

除夕凍到儍!中午體感溫度已是零下19度!

氣象局說今年是紐約半世紀以來最冷的除夕,我不是在紐約長大的,這個無法考證,不過,真的比以往幾年的除夕冷好多。

今天一早來中央公園練習的人好少,我和隊友真的是不怕凍死。昨天下了雪,今晚有除夕倒數跨年跑,一地都是雪鹽,工作人員已開始圍欄封路。

氣溫12度是華氏。

風好大,每小時34公里的風速,全程都要蒙着臉,圍脖很快因呼吸時吐出的白氣弄濕,跟着還結了冰!

有個位置風特別大,在我們前面跑的三個女生忽然尖叫:Oh, my God!

雙腿凍到僵了,走了五英哩(8公里),才感覺暖和一點。我的右腿又有毛病,走時一拐一瘸的(2018年帶傷回香港參加渣馬)。隊友說是筋骨不夠鬆,着我回家要多做拉筋。晚上還要去當跨年跑義工。

已是第二次在除夕跨年跑做義工了,今年已做了四次義工。

為什麼做義工?好玩啊。不用下午三時擠去時報廣場,忍尿等到半夜十二時倒數,又可以看煙花,不知多開心,雖然今年冷了好多。

吃過晚飯,在家待一會兒就出發去中央公園。我是全場最早到的義工,比簽到時間的十點半早了一小時,負責簽到的頭目也沒準備好,說如果我喜歡,可以到公園附近的星巴克坐一會,不用站在公園吃西北風。

我當然沒有去,走出公園,還要走一段路才有星巴克,來回至少二十分鐘,就在義工帳蓬旁站着喝免費熱朱古力。跟着遇上一位早來給朋友打氣的意大利女跑手,大家站在寒風中聊天。

這麼冷的天氣,也有六千人參加(賽後大會資料顯示,到場跑的只有三千幾人),大家扮到古靈精怪來倒數。零下十九度的天氣,竟然看到有男跑手穿短褲!

很後悔喝了熱巧克力,還未開始義工工作就想上廁所了。流動廁所在寄存包區旁,義工頭目還跟我說,都是新的,沒用過。「新」的意思是,跑手仍未到,工作人員也未開始使用的意思,我是替流動廁所開光的人,很光榮。

解開綁在廁所門把的綠色膠帶,進去一看,大會強燈映照下,糞坑全是藍色的消毒液,沒別的東西,果然是新的,沒有人用過。可是開心得太早,拉下褲子時才知道出事。零下十九度,屁股頓時凍僵,尿意也全龜縮掉了。但還要站幾小時,期間不能走開上廁所,還是忍忍冷,先解決了吧。

今年做義工的崗位是寄存包。去年很多跑手參加,包包都塞到滿滿的,一個個按號碼排好,包包有時太多,連走路的位置也沒有,義工們索性站在欄杆的角落。今年,跑手少了一大截,大家都不願存包,太冷了,衣服都往身上穿,寄存包少得可憐,零零星星的散佈在泥地上。有些號碼區甚至只有兩三個包包,還以為義工頭目會叫大家提早回家。最後,大家將為數不多的寄存包集中在一個號碼區,我和幾個義工就瑟縮在一角。

賽事在璀璨的煙花下開始,最快回來的是一位男跑手,取回寄存包包的衣服時,凍到直打嗦。

煙火視頻因有一段現場音樂有版權,已更換了沒版權的免費音樂,youtube在處理中,希望過後可以觀看。不能也沒辦法了。

我已早有準備,穿了一件羊毛內衣,羊絨毛衣,再加羽絨,打底長褲,滑雪穿的褲子,厚手套,手拿過出來一次,凍到赤痛,放回手套時要待十五分鐘,痛楚才減褪。工作完成,離開公園時,開始覺得羽絨有點抵受不住寒流,凍到我急步走回家。

回家一看,原來氣溫降到零下十三度,體感溫度跌到零下二十二度,這個冬天才剛開始啊。

(原文寫於2018年1月1日,修訂於2020年12月31日)

回家時體感溫度跌到零下22度。
戴上厚手套。
義工和工作人員專用的熱飲:咖啡和巧克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上廁所(2):上廁所,得要用手機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