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s拍

一個讀經濟系,畢業後跑去打螺絲,又轉職後端工程師的AS患者

低潮

發布於
記錄一段轉職為工程師前的工廠生活,當時最累的不是身體的疲倦,而是內心不斷懷疑自己能力所帶來的厭倦。

寫在前面

大學畢業後,因緣際會開始在螺絲產業工作。當時第一份在工廠的工作,在中國東莞的某家工廠,那是親戚工作的公司的供應商,那段日子很累,但都還可以忍受,額外的bonus 是體重掉了近8公斤,算是意外的收穫。

這篇要記錄的日子,是從對岸回來後的那一份工作。工廠環境比起中國那間工廠好非常多,加上身旁都是台灣人,而且又結束遠距離戀愛,內心十分雀躍,殊不知是一片黑暗的開始。

我自認是個工作認真且態度很好的人,與人相處上我也完全沒有問題。求學各個階段我都算是活躍的人,在對岸工作的那段日子人際關係也都維持得很不錯。但接下來要說的這段日子,把我這些自信全部打破。

駛近隧道前,因為確信前方出口會有一片光明,會讓自己勇敢地進入黑暗。

在報到第一天,老闆將我領到師傅的面前,稍作介紹後就離開了。我很有禮貌地喊了他一聲師傅,並自我介紹後,他只酷酷的回我:叫我名字就好,不用叫我師傅。目測年紀約35、6歲,所以我便在他名字後面都會加個「哥」。

我們這個部門只有我跟他兩個人,所以事情不是我做就是他做,遇到問題我也只能問他。因為這個部門與前一份工作的內容是不同階段,所以我只有一些基本的概念,基本上是完全沒有經驗的。

工作一段時間下來,發現了經理跟廠長是對立關係,我師傅與經理也不合,所以自然就偏向廠長那邊。我很小心地避免去踩到這個雷,但偏偏就是會被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我跟其他同事都維持著滿好的關係,也許是沒有利害關係或是主從身分,但就是與師傅之間的距離無法拉近。他可以前一秒與越南移工開玩笑,轉頭看到我就換了一張臉;前一天告訴我品質很重要,不要等到東西做壞了才調整。當我發現尺寸偏上限,有時會超過公差,把機器停下來跟他回報,他卻回答我:不然你想怎麼樣?說完就把螺絲直接丟出去,再把機器開起來。

其他和他年紀相仿的師傅有發現我遇到的困難,曾經下班後私下約我去超商聊聊,跟我說他人其實不錯,只是比較不會表達,可能也為了要帶我,才會故意在我面前豎立一個師傅的形象。不過他們對他的工作能力語帶保留,只說了也可能是他自己工作做不好心煩,才會把氣出在我身上。

剛開始我都會問他今天有沒有需要我留下來加班,他都回答不用,直到某天就不爽地告訴我:以後要不要加班你自己判斷,不用問我。我心裡樂得開心,因為我實在不是一個會為了加班費而賴在公司不走的人。有次有東西做壞了,又趕著要出貨,所以我得把好的挑出來,想說剩沒多少要挑,就加班留下來挑完在離開。沒想到隔天去問他問題的時候,他就說了:雖然那個東西很趕,但我們只有三台機器在跑,兩個人都留下來加班,你覺得其他組的人會怎麼想,自己有點判斷能力好嗎?

最後我離開這間公司了,理由是因為腰痛的毛病纏身,但沒說出口的主因,是我真的每天都想逃避上班。在這段時間裡,我沒辦法停止貶低自己的能力,每天都想著我是不是哪裡又沒做好?為什麼我想不出來我哪裡惹他生氣?

社會事溜溜秋秋,全吃兩蕊目睭

失落的時候想起這句話,第一次聽到是去中國工作的時候,舅舅跟我說的,後來去查才發現有一句很類似的歌詞,我自己理解的意思是:社會上有許多「眉眉角角」,但最重要的是要懂得看人眼色。不過這次我卻瞎了眼似的,找不到一絲線索。

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日子的心情很像被分手的一方,明明自己很好,卻沒來由地一直貶低自己、檢討自己。直到我提出離職後,師傅才跑來關心我腰痛的毛病,還說他也都有痠痛的問題,有固定會去看的整骨師父,有需要的話再帶我去。當下只在心裡冷笑兩聲,其他的就隨風去吧。

某次出差老闆搭經濟艙,我手殘幫自己訂了商務艙的窗外景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