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438 
克里斯托

請你留低一起做見證|香港法庭聽審不完全指南

前不久被朋友問到休息時都在做什麼,我想了想,似乎我近期最經常的活動,是去法庭聽審。由於工作時間不規律,有很多工作日的空閒時間,剛好便於旁聽,於是,我的法庭旁聽之路開始了,也積攢了一疊五顏六色的號碼籌。

克里斯托

我去了三家「只歡迎香港人」的餐廳吃飯

「僅限粵語及英語落單」一家位於尖沙咀的冰室,在臉書的post中寫「即日起只招待香港人,落單時只限粵話及英語,一概普通話,暫不招待。更新:歡迎台灣朋友。」 和另一位內地朋友約在店門口。

克里斯托

人生中最漫長的一個夏天

我一年前來到香港,開始努力學習學廣東話,並且時常因為說得不夠好而煩惱——買車仔麵時,分不清「油麵」和「幼麵」的差別;遊行隊伍裡,因為害怕自己叫口號不標準而不敢太大聲;採訪別人或面試時,擔心對方聽不懂,習慣性地加上肢體動作並放慢語速;老闆布置任務時,先一口答應下來,之後再小心翼翼去問同事。

克里斯托

亂世備忘

香港的自由空氣使人過度興奮,前幾天膽粗粗接受了一個有點敏感的採訪。前期的身分隱藏工作已做得十分完善,但結束之後我依然開始胡思亂想。我忍不住去找記者。「影片能不能再截一截呢?」,我說。前前後後提了十幾個要求,記者說好,其後將畫面一幀一幀與我確認:她明白這段時期,我,或是所有內地人面臨的壓力。

克里斯托

我在香港學新聞

2017年12月,我收到了香港某校新聞專業的offer。長歎一口氣,各種陰差陽錯之後,終於可以學新聞了。我對新聞最初的執念要追溯到08年汶川大地震的時候,央視主持人趙普播新聞到一半,還是忍不住哽咽流淚。那時候我11歲,買着福娃的周邊,正準備歡慶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