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嗚

一隻從前民國活到現在喜歡看書的貓

誰是輪子系自媒體

發布於
李大師撒了這麼多錢不是白撒的,動輒訂閱量幾十萬的頻道,多少有點轉化率吧,讓路人甲心生好感也行。

首先聲明,列舉誰有輪子背景不是號召從此不再看誰的節目,而是出於full-disclosure的目的。即使在寫這個系列,我也沒有停止訂閱文昭。唉...提到文昭,我個人不是很喜歡surprise,經濟學人當初完全可以把背景調查做得再盡職一點...

平心而論,撇開涉及到輪子的部分,文昭許多分析的確客觀公正,頗具洞察力,否則也不會有幾十萬訂閱量(更喜歡他講歷史的部分)。雖然我對他的頻道不像以前那麼熱衷,但跟此人輪教背景關係不大,更多是因為時事評論聽多了有時都能猜到接下來要說什麼。

哪怕偶爾和輪系媒體觀點相同,也沒什麼大不了。去年美國大選,我就和這些媒體一樣支持川普,我不怕說是部分受他們影響,因為我也看反對方的說法,充分審視過後,我覺得我的理由依然成立。只能說目前我和輪教有個共同的反共小目標,而未來,不會再有。

了解某某媒體有輪教背景不是什麼壞事,下次他們再擺出同一口徑的時候,你就知道李大師又在誰身上下了重注。

文昭

和許多公開身份的輪子關係密切,有20182019兩期法輪功主題時政評論,日期都在7/20左右——1999年這天中國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不過後來幾年的7/20,他都沒再提輪子。可能19年那期吹得太過了?即使現在他這麼大的知名度招來那麼多黑粉,我都沒見過有哪期像19年那次一樣,點踩居然有1千6

最近在他平台買的會員服務也快到期了,已經決定不續訂。他很博學,但是博學的代價往往是深度不夠。就算不支持他的會員平台了,還是希望他辦得紅火。多管閒事一下,也希望他和輪子儘早好聚好散。

此外,經人提醒,我發現文昭上傳的第一個視頻是這首登歸途。

Google一下這仨字兒簡直大開眼界。經過這幾天對李大師的了解,文昭先生,我簡直無法想象你有多麼精神分裂。如果你不是旁觀者,而是個掩藏極深的輪子,‘好聚好散’那個當我沒說。以後你再給輪子臉上貼金,我都會想一想你這首登歸途的,我覺得其他聽你節目的人也有權利時刻記得你這首曲子。

江峰時刻

前新唐人員工,法輪功學員。這個人的風格,好聽的說法是:極富感染力,語言生動,讓人身臨其境;難聽的說法:極富煽動性,調動觀眾非理性情緒忽視邏輯缺陷

開了一個欄目“歷史上的今天”有兩個視頻:法輪功與官媒口徑中“4.25”圍攻中南海的真相人間殺戮場 世間大舞台 -天安門廣場

這個欄目質量遠遠不及文昭,天橋說書水平,基本的尊重歷史事實都做不到,更別指望有什麼深度。在第一個視頻開頭,江峰拉來前蘇聯“意念控制大師”沃尔夫·梅辛來給李大師站台,那我就來拆個台:深扒“意念大师”沃尔夫-梅辛。讀者決定信哪一個隨意。

章天亮

根據油管頻道介紹,此人大半輩子都和法輪功交織在一起,合作過這個,合作過那個。輪子內部封賞名號“中國問題磚家”,“紐約飛天大學講師”。

輪子向習示好那幾年,他是在輪媒上代李大師捉刀其中之一。李大師下命令要跪舔習,輪媒不能直接大標題寫“我們跪舔習包包”,要用法治民主自由人權......等等高大上社經政理論包裝“我們跪舔習包包”。這就是他們這類人干的事。

差點以為在看CCAV

自媒體風格和文昭接近,據說更神叨叨一點,且話里話外對無神論者不無鄙視——要鄙視也是他個人自由吧。這點文昭就比他寬容,時政評論和怪力亂神分兩個頻道放,不同喜好觀眾各取所需。他還說自己那個“神鬼”副頻道就是為了往時政類引流用的。

也是很有意思,章天亮理工科出身,反倒比文昭這個文科背景的更相信鬼神天意一說。

蕭茗

聲稱是拿過獎的記者,具體拿了什麼獎油管介紹沒說。同為新唐人前員工,是輪子紀錄片《我們的故事》主要製作人,視頻見系列4。裡面有連我都能發現的錯誤(李大師早年博覽會獲獎情況),其對事實交叉驗證的新聞業基本素養可見一斑(也可能和素養無關,而是操守)。

據看過她頻道的人說,內容做得比較乏善可陳,偏陰謀論。但是英文好,面向英語觀眾的頻道更成功

虞超

列舉的這些人里訂閱最低的一個,沒有任何鄙視的意思,一萬人妥妥秒殺我的兩位數關注。93年和李大師初次相遇(見系列4)被幾句爛大街佛教語錄感動得不要不要的——依然沒有任何鄙視的意思,才20歲的年紀嘛,然而一直感動到了知天命之年...

此人在反賊大論壇品蔥和管理員“瘋狂習近平”互掐過,鬧得很難看(吃瓜圍觀入口)。管理員無論是攻擊法輪功的點,還是某句用詞,確有偏頗之處,然而虞超的回應讓人無FUCK說:

好吧,我承認,自打寫這個系列,對他印象越來越壞了

其父虞祖尧為人大教授,因為促成96年6/17光明日報發文抨擊《轉法輪》(詳見系列5),上了李大師的惡人榜,鏈接中一些描述看口吻只有親兒女能提供。榜單稱虞祖尧遭惡報“孤零零在家,年老多病没人管”,回想虞超在《我們的故事》里說起“師父”兩眼發亮...

呵呵。

大宇

很不意外得在7/20這天做過“講真相”推送:這些法輪功真相,你一定要知道!

歪個題,法輪功的語言風格真是深得共匪當年號召農民宰地主的文宣精髓,“講真相”,“三退保平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好好好!如此的粗淺易懂,直白​露骨

感覺像大宇這麼機靈的人,和法輪功合作只是混口飯吃吧。可能即使在美國,如果反共意圖明顯,又是華人,要在傳媒業賺到可觀薪水比較困難。

文睿

公開承認自己是法輪功,頻道一開始走韓飯路線,後來轉做時政,不知是他說的那樣屬於自發行為,還是輪教授意。不像前幾個,沒準還去過龍泉宮受過李大師的耳提面命,文睿是這些自媒體裡面最像吃瓜群眾的一個了,他對法輪功的了解程度好像還不及我這些天惡補的結果。

曾和接下來要說到的Leonard連線,他以自己會吃藥輕輕避開輪教教義的矛盾之處再輕輕檢討一下法輪功要死要活的作風,“一直在溝通”,“以後一定改進”。

針對文睿聲稱的“92-99年大陸對法輪功的報道都非常正面”,我已經懶得反駁了,就建議他去搜一個報道:“钱塘周末”97年12月12日《一个年轻知识分子缘何猝死》,案例和colleen老太太驚人得相似;然後再問問你們同修,當年是怎麼氣勢洶洶得圍攻浙江日報的。

話說回來,對比某些人看似文質彬彬、以善為名好勇斗狠、偏執到沒一點人氣兒;我對文睿的好感度還是比較高的。他幾個為輪子“正名”的視頻下,評論說得要多難聽有多難聽,但是一點不影響他隨和樂觀的態度。

世上就是有文睿這樣的,身上滿滿暖意,打交道第一反應是要與人為善,急需一個崇高目標來引導他的善意。這種人挺適合做朋友,祝他早日改信基督教

Leonard

此人存疑,和文睿連過線,標題起得很驚悚,“面对面拷问法轮功大V文睿”,問得全是softball question。

在另一個推送“10分鐘搞懂法輪功不吃藥的真相”為法輪功辯護的要點還是那句“個人選擇不應成為鎮壓的理由”,沒什麼大問題,說到底國人在尊重他人權利方面丞需啟蒙。至於法輪功本身有多荒唐,被基本略過,有關這方面以及該如何對待法輪功的分析,見系列其他文章。


另外,Leonard這個不吃藥推送,引用了淨空法師的唯心主義治病論來對比法輪功。對於佛教,我還算了解,覺得有必要說幾句:

佛教有“八苦”的說法,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五蕴炽盛。《佛本行集经》里記載出家人需要四事供養:衣服、飲食、臥具、湯藥。所以佛教是承認有生病這回事的,古書也有很多僧醫事跡記載。

所謂“佛法助你百病全消”確實有,那是修成正果前往西方極樂世界,大白話就是“修煉到不是活物”了。注意,是修煉到不是活物,不是直接變成不是活物。這時候你不僅不需要看病,其他七苦你也一樣脫離了。所以嘛,一些宗教之所以為正統,就因為它能和世俗科學妥協。

漢傳佛教十宗,淨空法師屬於淨土宗。這人怎麼說呢,呵呵,都用不着海外自媒體來罵,他在牆內名聲早就臭出天際了。至於為什麼這麼多年沒人動,還混得風生水起,Leonard也說了,聽黨的話。

李大師的“練功不吃藥”和淨空大師的“學佛不看病”的確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淨空法師代表不了淨土宗,更代表不了大陸的真•兩億佛教徒,但李大師絕對代表了號稱•一億輪子教學員。

據說李大師小時候語文成績特別爛,認字不全,所以抄佛法抄了個渣渣?


唐浩

2020年4/25期推送有關法輪功4/25上訪,基本是大紀元新唐人那套车骨碌话來回說。推特上也多次為輪子助推輿論。

氣質很像專業新聞人士,附和法輪功可能只是工作,而不是生活


就我經驗出發,要判斷是否輪系媒體,7/204/25這兩個日子很關鍵,看視頻主當天或前後有沒有特殊表示,其他日期無所謂。說到底是時政類,不會低級到在5/137/7來搞事情。哎呀,不包括7/7,透露了教主真實生日真是罪該萬死。

也要看是否宣揚有神論。如果觀眾聽進去這一點,即完成百分之五十的工作。就像許多吸毒的,沒人一上來就嗑白粉,都是從相對害處小的大麻開始上手(我這裡並非把有神論和大麻同等看待)。然後輔以輪教正面報道,在同等競品中搶先占據市場,接下來聽眾選不選輪子就看造化了。

李大師撒了這麼多錢不是白撒的,動輒訂閱量幾十萬的頻道,多少有點轉化率吧,讓路人甲心生好感也行

輪子仗着自己被中共打壓過,20年來腰杆一直硬得很,所有批評的聲音一律說成中共間諜。不過,以上這些自媒體手段就更高明點,先承認點小錯,賣個乖,再說誰都有不足的地方,需要改正,然後也不知改正到何種程度。文睿這麼公關過,文昭也在他會員平台上,拿輪子學員未經大人允許逗小孩這種不痛不癢的事例洗過地。

再次強調,這是小罵大幫忙小罵大幫忙小罵大幫忙,共產黨用剩下的招數。四幾年的時候共黨拿這話指責大公報,自己統戰人時照樣玩得飛起。遠的不說,比較近的香港鳳凰衛視就是一個貫徹“小罵大幫忙”的外宣。不過,看看鳳凰衛視以前做的那些紀錄片——土改反右文革,要罵就直擊痛處,不排除有人是動了真念頭。相較這些自媒體,不僅避重就輕,敢說教主一個不字嗎?骨頭已經軟到地上去了吧。

最後拿姨夫鎮樓,我下次再碰見大法弟子傳教,就拿姨夫語錄一句一句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反對法輪功遭受的迫害,但是…(6)反共生意經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