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壹春菜

Just Idiot!

黑客帝国20年:孟女士搭乘了昨晚的一艘Zion捕捞舟回到了Matrix受到各界虚拟意识的热烈欢迎

如果20年前第一次看黑客帝国是为了满足声光电的视觉享受,那今夜尖叫着祖国强大外交成功的你,必定就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识过母体真正肉身的Matrix意识流。

当年风靡一时的黑客帝国,对于没见识过画面升格和停留在家庭影院听个响的上世纪娱乐生活来说,尼欧突破物理限制避子弹、和萃妮缇合作火力闯关救孟菲斯的片段,几乎是所有卖音响器材店的Demo标配,以致少年如我常常保持一副呆滞且惊讶的表情,不断徘徊在店门口小声惊呼却又不敢踏入门店一步,生怕不是音响震撼了灵魂,而是眼睛消费过后要留下高攀不起的买路钱。

终于到了在家看Netflix都会看吐的年代,在百无聊赖中重温了Matrix的第一集,以及第一次观看了第二第三集(Netflix居然没有给三集都上中文字幕),无非是因为第四集马上要上映,而我那该死的拖延症过了22年都没有把第一集搞懂,更莫说紧随其后的2/3集。怀揣着对科学动作片的崇高敬意,以及时不时想按暂停键查单词的冲动,捧着iPhone 12mini躺在夜色中,硬生生把三集在一周之内来了一次囫囵吞枣。每一次看完以后就好像吃了红色的药丸,头疼炸裂,却不知道哪个是真实哪个是虚幻。模模糊糊中想到20年前的编剧是不是已经穿越来过当下,就好比乔治奥威尔的1984,竟然能如此洞悉当下。

身为已经去国的内地人,我第一次为自己的身份认同陷入了沉思,难道我出生以后真的就是和尼欧一样,是那个挂着“中国特色“电池厂牌里被圈养的一颗为建设社会主义电力来源添砖加瓦的人形电池?25岁的时候我是第一次有了移民的想法,生活不顺利,工作不顺利,对社会的总体认知更加不顺利。唯一清醒还有简单的自由门可以随时翻到墙外世界一窥究竟,去为内心的不安和疑惑找寻合理的答案。就好比Matrix里面的那些思想不安分子,偶然从肉身中猛然炸醒(天津港大爆炸的那个炸),看着被乌云密布所遮罩下延绵不绝的长城墙体,思考着我是不是下一个被砌墙上的血肉。

2012年,一个对于我来说名字陌生但年龄熟悉的人成为了中国最高领导人,我可能不了解他,但我了解我爸,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个人肉电池厂马上会出现一个不受控制的特工史密斯,他要掌控的远远不止那些异见分子,他还要把每个意识流都变成和他一摸一样,赶跑网名AI的电池厂厂长任公知,成为那独一无二的XImith大大。那一刻我感受到了Zion在召唤我,我要离开母体了,我要褪去Matrix中所有虚幻又真实拥有过的生活,穿上和尼欧同款的旧毛衣,去寻找真正意义上的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

没想到过去了7年以后,我那曾经生活过30年的Matrix世界,现在居然成为了精神病的家园,特别是孟女士搭乘了昨晚的一艘Zion捕捞舟回到Matrix以后受到各界虚拟意识的热烈欢迎达到了神经病般的高潮。各种社交媒体,虚拟网络,电视直播中充斥着各种有意无意的摇旗呐喊,高呼着祖国伟大外交胜利,殊不知你们才是XI特工随时随地随便丢弃的人形电池。如果加拿大和美国愿意考虑成全你国的人质外交,是基于本国公民的人权 ,那下次看看你们这些一带一路里面贡献着自己胆汁的芝麻人,会不会有匹战狼去打救你们?相信我,绝对只有“打鳩”你而没有打救你。

戏剧源于生活也高于生活,但生活里面有国际歌,国际歌唱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所以生活里面没有尼欧,有的是人人都可以成为尼欧,成为自己的救世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那些年的Internet,那些年的黑客帝国

黑客帝国

孟晚舟事件的幾點想法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