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404档案馆】第26期:一场诉讼的失败与胜利,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回顾

發布於
夜深的时候,弦子走出法院,向等候已久的支持者发表了一段讲话。在讲话中,弦子陈述了她在庭审过程中遭遇的不公对待。例如,申请专家证人出席、调取一些证据的请求均被驳回,而且被限制辩论时间,并被取消最后的陈述环节。之后,弦子哭着表示,走上诉讼之路的这三年来,自己已经付出了全部的努力。尽管感到非常疲惫,但她仍然表示一定会上诉。

《404档案馆》是中国数字时代出品的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以下为第26期《一场诉讼的失败与胜利,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回顾》的视频版和文字稿。

点击图片可以收听本期节目《一场诉讼的失败与胜利,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回顾》

以下为视频版《404档案馆》内容

最新一期视频版《404档案馆》,更新速度较音频版稍晚,点击视频右上方按钮,即可回顾往期节目。

以下为本期文字稿

欢迎来到CDT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

大家听到的,是女权主义剧组Bcome所创作和演唱的歌曲《你可听到女人在唱歌》。这首歌改编自电影《悲惨世界》的插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你可听到人民在唱歌)。

2021年9月14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在海淀法院第二次开庭。当天,法院门外虽然受到警察和便衣的严密监控,仍有不少支持者到现场声援弦子。弦子也在开庭前对支持者发表了一段讲话。

在经过近9个小时的漫长庭审后,海淀法院宣判称,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对其性骚扰的主张,因此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

夜深的时候,弦子走出法院,向等候已久的支持者发表了一段讲话。在讲话中,弦子陈述了她在庭审过程中遭遇的不公对待。例如,申请专家证人出席、调取一些证据的请求均被驳回,而且被限制辩论时间,并被取消最后的陈述环节。之后,弦子哭着表示,走上诉讼之路的这三年来,自己已经付出了全部的努力。尽管感到非常疲惫,但她仍然表示一定会上诉。

那么弦子诉朱军性骚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弦子为什么得到了如此多的支持?此案又为什么让警方如临大敌呢?

本案的起因,源自弦子于2018年7月26日发布的一篇长文。在文章中,弦子讲述了自己2014年在央视《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时,遭遇主持人朱军性骚扰的经历。事情发生以后,弦子立即报了警,然而警方不仅未予立案,还前往她家向她的父母施压。这篇长文被博主@麦烧同学 转发到微博后引发了巨大的舆论反响,成为当时正如火如荼的中国米兔运动的高潮。

这次曝光所造成的舆情引发了大规模的删帖,米兔运动开始被全面打压。2018年8月15日,朱军委托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称此前网络中出现大量与“朱军性骚扰实习生” 有关的信息均为谣言,并称已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追责“继续发布及怠于删撤上述不实信息的网络用户及媒体”。2018年9月25日,博主@麦烧同学 贴出朱军的起诉书截图。诉讼书要求弦子与@麦烧同学 删除针对原告朱军的“侵权内容”,并公开道歉、赔偿人民币65.5万元。

面对压力,弦子于2018年9月底向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朱军,并向朱军索赔人民币6万元,其中精神抚慰金5万元。案件在10月25日得到法院受理,弦子将案由定位为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

在准备庭审的期间,弦子通过其微博账号@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记录官司的进展。此外,她还通过微博广泛关注和参与各种社会公共事件,并与其他遭遇性骚扰或性侵害的弱势者建立了联系,为ta们提供陪伴和帮助,建立了一个紧密的互助社群。

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终于在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庭审从下午1:30持续到深夜12点。当天,大约有一百多名支持者聚集在法院外对弦子表达支持。很多人在寒风里一直守候到庭审结束,而身处外地的网友则不断给现场的人点外卖表示支持。当天的支持者们高举各种支持米兔运动、支持弦子的标语,其中流传最广的是一群支持者各举一个汉字,拼成“我们一起向历史要答案”的标语,回应弦子在采访里将本案称为“向历史要答案”的行动。

弦子在后续的采访里解释说:“你找历史要答案,这个答案谁给你?并不是我们需要向男性要历史的答案,我们是相信未来的女性,未来支持性别平等的人会给我们一个答案,我们所要求的历史是一个记述的权利。” 

在网络上,弦子的首次开庭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弦子的支持者在微信上建立了至少五个微信群进行“现场直播”,参与者近三千人。他们在微信和微博等平台上公开发表了大量声援海报、留言和照片。庭外的声援活动基本顺利,但现场举牌的支持者遭到了警察的威胁,警察还拽走了一名前来报道的外国记者。

第一次庭审结束后,走出法庭的弦子向支持者说明了庭审的情况,这次的结果是休庭,弦子与律师在庭上申请了三个诉求:一、三位法官回避;二、申请公开审理;三、申请朱军本人到庭。弦子说,这是她和律师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大家的声援给了她很大支持。她反复感谢了现场的支持者。

之后弦子发表了文章《2014年6月9日发生在化妆室的全部经过》,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案件的事实部分,还原出很多在当初曝光朱军时尚不清楚的细节。

在漫长的疫情告一段落之后,海淀法院终于通知弦子于2021年5月21日下午两点开庭。弦子在开庭前日发表了文章《第二次开庭前,法庭内外发生的一切》,详细论述了庭审中程序不公的问题。但是,在拟定开庭日的当天上午九点半,法院在没有给出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便临时推迟开庭。弦子的微博账号也因发表了这篇文章而被禁言十五天,此后弦子再没有更新微博。在7月初的时候,弦子被告知微博再被禁言一年,之后微博上再也没有了弦子的声音。

最终,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于9月14日下午2点在海淀法院第二次开庭。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开庭所引发的舆论效应,此次开庭当局堪称如临大敌。在庭审前夕,微博、豆瓣等平台上已有声援弦子的帖子被审查,而有意图要去现场的个别支持者也被警察骚扰和约谈。开庭当天,法院门外早早便拉起了警戒线,现场布满了警察和便衣。在场支持者和记者反复受到警察的驱散,很多支持者被查验身份证、登记个人信息。在临近庭审结束前夕,他们发现手机信号遭到屏蔽,无法发送任何消息。

另外,在微博、豆瓣为主的社交平台则再次上演了大规模的封号禁言。凡是发表或转发庭审消息、声援弦子的博主都难逃审查,微博话题#弦子必胜#被禁止搜索。 根据豆瓣博主@木村腻腻,以及telegram频道@简中赛博坟场 的收集整理,此次遭遇封号或禁言有记录的博主就超过四十个。

在一段流传甚广的庭前视频里,弦子正在和围在她周围的支持者和记者讲话。她说:“我们能走到一起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感受,从讲出性骚扰到现在的三年是不可复制的三年,很荣幸和大家一起感受痛苦、失败和沮丧,这和胜利一样重要。”但是她还没说完,就有几个装扮成路人的男男女女故意挤开人群,打断了她。

在弦子进入法庭后,这些便衣和警察也在持续骚扰现场的支持者。个别举着标语的支持者被抢夺标语、恶语威胁。也许是畏于严密的监控,远方的支持者也难以在微信群中展开讨论,一些流传在朋友圈的现场视频、公众号文章也未存活多久。

唯一光明正大留在微博上的,是海淀法院第一时间发布的庭审结果公告,它甚至在弦子还未从法院走出来之前,就已经被发布出来,这被很多支持者嘲讽为“提前排好了版。” 

作为米兔运动中的代表性当事人和一个活跃的公共人物,弦子及其庭审相关信息一直都是微博、豆瓣等社交平台的审查对象。我们的测试结果显示,弦子、米兔、metoo、朱军性骚扰、弦子开庭等均为敏感词。中国数字时代对弦子两次庭审中遭遇审查的信息都做了抢救式的整理和存档。这次,我们将弦子在现场的发言视频和文字,以及因为声援弦子被炸号的博主的发言内容都保存在了【404帖子】的栏目里,欢迎大家查阅。

中国数字时代CDT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我们邀请您参加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和404文章存档项目,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详情请访问我们的网站 CDT.MEDIA.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