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meng

a Chenmeng

武汉肺炎引发的话题汇总

發布於

有几个外面的朋友都在询问我疫情的情况,想了解中国到底在发生什么,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我和家人都不在疫区,虽然不用时时刻刻面临疾病的恐惧,但因为出不了远门,只能每天刷手机上网去了解。(估计中国人这个春节绝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在努力刷手机,因为都很难出门……)

从武汉封城到现在整整半个月了,一直都处于信息大爆炸的状态,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话题出现,那些内容让你一时气得咬牙,一时兴奋不已,一时又感动得热泪盈眶。情绪起伏太大直接导致我每天刷手机到胸闷恶心,但喘口气之后又忍不住要再接着刷。后来得知不少朋友都是这样的情况。现在好不容易从这种疯魔状态走出来,来梳理记录一下这些事情。

事实上,早在12月底,就有HK的朋友提醒说,他们那里有报道讲武汉发现类似SARS的传染病,而且内地不允许报道,让我们小心注意身。可能因为对于内地这类捂着不报的情况习以为常到麻木了,当时没有特别地在意。2003年SARS爆发的时候我还在上学,学校被封了几个月,我们也就在学校里干巴巴待了几个月。那个时候网络通讯、自媒体不像现在这么发达,与其说经历了SARS,不如说是经历了几个月的与世隔绝,没有积累任何对抗疫情的经验。

自从疫情公开以来,尤其武汉封城之后,舆论话题更新得特别快。我个人根本来不及对每一条信息去做特别系统的梳理,只能把一些有价值的报道、信息截图保存,因为很快就会被404。现在先把记忆里看到过的话题简单罗列一下。网络上也有一些人梳理了各类不同的专题,有空再慢慢补充。

湖北、武汉方面:

最早是网友铺天盖地地怒骂武汉官员瞒报疫情,处理疫情的无能;对被打压的“谣言八君子”的同情声援;然后是医疗物资(口罩、防护服等等)奇缺;武汉的各大医院自己公开呼救(在中国法律规定要有公募资格的社会组织才能公开募集慈善物资或捐款);国内民众积极支援武汉湖北的各类感人故事;华人华侨们如何从世界各地疯狂扫货、捐赠医疗物资;马上网友又挖出来武汉、湖北红十字会如何龟速处理大家极速捐赠的救援物资和善款;韩红的基金会出来公开叫板官方红十字会的运作不透明;封城后武汉民众的生活情况;被“居家隔离”的病人和家属的情况;武汉一线医护人员们如何在弹尽粮绝的绝望中不要命地救治患者的情况;各类公民记者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医院采访报道;火神山建设选址有没有问题的讨论;火神山雷神山的建设是不是多余的讨论;火神山雷神山的建设者们如何拼命赶工的情况;体育馆改建成方舱医院;方舱医院中物资不够引发的冲突;还有一定要说的是这两天称得上是被全民刷圈的李文亮医生的死讯和自发的悼念活动……

其他地区:各地封村封路的硬核行为,以及这种硬核是否可取的讨论;其他省份对于武汉人、湖北人的排斥、恐惧;从武汉回家乡登记后的个人信息泄露;热心人士/官方如何援助回不了家的武汉或湖北人;一些人吹捧浙江省处置疫情的牛*表现,广东对房东给企业或商户或个人租户减租的呼吁……

全国层面:取消火车退票手续费,飞机航班减飞;国务院延长春节假期,各地出台政策推迟复工时间,劳动者待遇怎么办的讨论;银行贷款可以延期;各地仲裁院、法院暂停开庭,国家信访局停止接访;疫情可能引发的经济动荡的讨论,中小企业生存问题担忧;疫情拐点到底是什么时候,感染的人到底有多少,没有被列入病死数量的人到底有多少;双黄连能抑制病毒肺炎,双黄连到底能不能抑制病毒;中药对抗病毒有用,中药对抗病毒没有用;特效药出来了,特效药还没出来……

国际方面(这个应该外面的朋友更了解,简单列举一下):各国陆续发现武汉肺炎病例;美国撤侨,日本撤侨,日本撤侨负责官员自杀,台湾撤侨不成功;世界各地陆续停飞中国航线,拒绝中国人直接入境,或者到过中国的人直接入境,停飞中国航线;香港选择性闭关;中国人华人甚至亚洲面孔的人被歧视;大陆停办限办出境证件……

各类民间自发团体、小组:武汉公交停运后司机第一时间自发组织起来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后又被限制、服从政府规划;北上广深西安合肥相继成立以学生为主要参与者的“口罩小组”关注环卫工工作安全问题,并募集口罩等防护用品,部分因募款合法性问题和官方或大型社会组织合作;学生为主的团体发起“关爱上一代”活动,力劝中老年人戴口罩;学生组织梳理环卫行业的防护常识,面向工人举办线上系列讲座;各地志愿者自发组织线上援助网络,为被居家隔离的疑似、轻症新冠肺炎的患者提供心理援助、医护在线支持;民间志愿者利用网络资源整理汇总各类物资供求信息;民间活动者发起向国务院提议要求延长春节假期到2月中旬的行动,号召工人抵制企业提前开工的行动;民间志活动者发起悼念李文亮医生的吹哨行动……

(想了想,有关疫情发生之后我自己做了什么,还是不放在这里说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