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爾曼Charmaine

在小紅點上,積累小日常裡的小努力、小機遇、小快樂。

【Project 七】多巴胺排毒 + 屏幕排毒 ep3

發布於
今天下来我必须承认,之前每天的小小积累、小小逃避,逐渐稀释了我面对日常挑战的积极性与期待感,甚至已经麻木,任由被动,把生活过成日子。
今年我在书桌右角边上,放了一株绿色植物。(摄于2020年)

开始写这篇前,我查看微信,发现在上海的好友留言说今早当爸爸了,还发来几张图。宝宝胖嘟嘟,很可爱,不像爸爸。

重点是,回复好友后,我习惯性地点开朋友圈,刷了两下,才惊觉犯规,赶紧退出,放下手机,立即写文。

这「关联性动作」如此自然,甚至在我开始刷朋友圈时毫无察觉,让我相当错愕与失落。错愕是因为,本以为自身觉察力与自制力A等,怎知我就不自觉地刷了起来;失落当然是因为本次排毒无法满分。

说到关联性动作,让我想起在James Clear 的《Atomic Habits》(原子习惯)里,提到类似「前后有关联的行为」有助培养新习惯。若按这个逻辑,打破我回复信息后刷朋友圈的「规律」,即可停止我在那儿漫游。

目前还不确定手机操作上,能否各别关掉或暂停使用朋友圈;若不行,就把微信使用设置成每日10分钟。万一哪天回复完信息又神游到朋友圈,10分钟必定被「卡」。

排毒期就该严格,因为体内毒素的分量与顽固,往往出乎意料。

好比今天(排毒第三天),我工作空档就想刷个新闻,可我明明已经看过了报纸;我称这个为「次诱惑」,即「自我逃避体」的另一诱导手段。当我一想刷新闻时,我就赶紧起身上个厕所,或喝杯水,反正就是转移注意力。

再来,今天脑海也不断出现听歌、刷视频的「建议声浪」,相当频密,而我一度真差点听起歌来。这个感觉,与我之前暂停喝咖啡几天后「范的瘾」很相似,就好像若不马上干这事儿,就活不了。

其实我有点儿讶异,因为本以为自己对视频啊、音乐啊、手机啊没那么依赖,但今天下来我必须承认,之前每天的小小积累、小小逃避,逐渐稀释了我面对日常挑战的积极性与期待感,甚至已经麻木,任由被动,还假装没事,把生活过成了日子。

直面这样的自己,说实在地,又触发了我想逃避的心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Project 七】多巴胺排毒 + 屏幕排毒 ep2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