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仅代表个人意见,不用当真。

回乡记(十)|我妈

这是根据旅途的录音整理的一篇文章,讲述人是我妈,为了保持连贯,没有把我和我姐的问话收入其中。也为了让自己多年以后回看还能有比较鲜活的记忆,保留了一些方言。当然,有些方言没有文字,采用的是谐音字。为了看官能懂,加了注释。

我小时候,国家不管,回回(注:回族人)动不动就来村里抢粮食、杀人放火,一到黑了,家家户户把门关得严严实实,灯都不敢点。日本人倒是没打到咱们这里来,可能离得远。

你大姨殁的时候32,我才20。那有的么,我和你大姨中间,你(注:外婆)还生了四五个,都没成。那时候的人,娃难活的,动不动得个病就没了。要不说你(注:外婆)一辈子心也(注:伤)坏了,我比你小姨也大11岁,中间还有好几个都没活下来。后来生了你舅,你说能不爱嘛,你爷你奶真真把你舅像人说的话噙到嘴里怕化了。我和你姨也都一样,有啥吃的都先尽你舅,害怕活不下来。

我和你大结婚的时候,没人来娶。那就自己来的。坐的牛车。没有盖头。唉呀这瓜娃,谁问他大他妈这些事。没有嫁妆,不知道你大给你(注:外婆)粮食了么有。那时候正闹饥荒,61年你想,家里能少一张吃饭的嘴,就算是给钱了。说媒的肯定有哩么,那个时候没人说媒你能行吗?见过一次面,就结婚了。自己坐牛车来的。唉呀,瓜娃,我不给你说了。

你大那时候年轻,第一个娃,应该是爱着哩吧。怎么爱的噢?那虽然不像人家一样把娃疼,供吃供穿供上学,也没亏待了。你大那时候在食堂里上班,你哥还跟着吃了不少好吃的。到你后来,娃多嘴多了,负担也重了。你大回来种地,一天辛苦地,脾气越来越差,对你们可能也没那么稀奇了。但也都供经你们上学,比起人家不让娃娃念书,也都好得很了。

咱村也有困难得很的人哩,咱屋还好,你爷是能行人,后来你大也能下苦(注:吃苦),没怎么挨过饿。就是刚有了你哥那时候,和你爷你大大(注:叔叔)分家,没地方住。就一间窑,刚挖出来,湿得啊淌水。没了(注:要不然)你看我和你哥都落下风湿的毛病。你爷不想要我们了么,人家要顾他的几个小的,加上你岁妈(注:婶婶)欺负得也不成,三天两头来闹,戳事非。

人家是你大背的炒面(注:杂粮磨的面,加调料炒一下)去张掖给你大大领回来的。那时候遭年经(注:62年饥荒),张掖那边人困难得很,咱村好多人就去那里找媳妇。说你岁妈是她舅领着来的,实在没吃的,也不知道你大给了多少炒面,就跟着回来了。当是你大给自己找媳妇呢,坐了几天牛车,到平凉了才给说是给你大大找的。回来一看你大大长成那样,气得不行,哈哈哈。也没方子(注:办法),只能就凑合过。可能就是心里有气,你大不在家,经常跑来欺负我。有事你爷更信小的,不信我。

噢,就是,你凤香(注:人名)岁妈也是那次麻子老张(注:绰号)和你大一起到张掖接回来的。麻子老张是国民党的兵,解放后不知道为啥落户到咱村。我还记得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给戴高帽子游街,站台子,把人糟蹋的。后来(注:人家)好了,村里给分了地。没生过娃。老张死前把你凤香岁妈托说给你成年大大。说你成年大大在老张死前就去家里给干活,老张死了,攒了好多粮食。我还记得一车子一车子的麦,从老张家拉到你成年大大家。你大大没结过婚,要不是凤香,谁给他送终?

咱村还是好着哩,对外头来的都不错。咱屋还住过几个知青。说其他村把那些知青欺负的,叫干活又不会干,吃的也不够。咱屋住的几个,分的粮食,也没怎么下苦力。后来有一个落实政策当了高中校长,喜欢你哥的很,说你哥聪明,夸了多年。那咱不知道唸写没写,在的时候把我叫嫂子,也都客客气气的,谁知道人家老来想起来怎么说。

唉,那时候日子难过得很,谁能知道现在是这样的,想都不敢想,也不知道想,只说把你们供经大,黑水汗流就没白费。

你记你高中时候,为了给你们找地方住,我把能寻的人都寻遍了。建筑公司的五楼,咱仨颠倒着睡一张床,冬天给你装的暖水袋暖脚。呵呵,唉,记着哩么,在电影门口摆了一张台球案子,白天挣些零花钱,晚上还能给你做些饭。哪里能行滴,那时候只说是为你们哩,趁冬里屋里没活。

噢,那咱村里没出过县的老婆(注:老太婆)多了么,恓惶(注:可怜)滴啥也没见过。我那时候一个人往来兰州好几次,还来洛阳寻你,到重庆寻你姐,好多人吓得连县城都不敢去。

记着哩么,咱俩在登封住的宾馆,一黑了(注:一晚上)100块钱。还到夜市上吃的胡辣汤。少林寺里头有一个大锅,那比咱屋的锅大多了。那你想少林寺要多少和尚哩。

去重庆是08年,遇上地震,你姐说她要到前线救灾去哩,叫我自己顾自己,说我把她缠住走不了,给你哥打电话叫你哥来接我。那时候你没在成都,在阿大(注:哪里)呢哩?噢,厦门。你姐把我引哈(注:带着)看长江去,发脾气哩。我想坐船,人家不让坐,我那时候就想,我今儿不管咋都要把这船坐了哩,不能留遗憾。我就自己去买了两张票,把你姐还哄不上船,把我训滴。哈哈,唉,再不想坐了,坐一回就好了。现在啥都坐过了,那一年和你把飞机也坐了。就是你大,觉得(注:人家)没坐过。(转头问)你想不想坐飞机?

都没想过有这一趟,好得很了,我还年年都回哩,你大这不是你和你姐的话,都没想望了。(转头问)明年还想不想回?(明年喋哈(注:谁知道)有我没有,我大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回乡记(八)|中年老赵

回乡记(七)

2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