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

有想法、有见地、有深度的财经、政治周刊。

封城实录 | 武汉孕妇 一身两命,我不能听天由命!

我是一名地产咨询师,也是一名“武汉留守孕妇”。 

疫情发生前,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个标签会属于我。 

10年前,我来到武汉读大学;毕业后,就选择留在这里工作、结婚;

游过东湖的水,赏过武大的樱花,在这里,我度过了生命中最宝贵的10年; 

这里的一切都与我息息相关,我深深地为它感到自豪。 

9个月前,我怀孕了。我和这座城又多了一重血脉相连。 

然而,就在我即将和孩子见面的时候,我的城市病了。 

病得让我措手不及。

01

“宝宝对不起,妈妈快撑不住了” 

2019年12月31日的早上。 

一觉醒来,我就收到北京的朋友发来消息,说是武汉出现了疑似非典的病例,向我求证消息是否属实。 

作为一名经历过非典的人,我本能地警觉起来,预感会有大事发生。 

果不其然,很快,武汉就有“新型冠状病毒病”的患者被确诊。 

虽然那时还没有公布有人传人现象,但我立刻催促家里人,快去购买口罩和食材。 

可即便早早下手,药店的口罩还是已经被抢空。好在,囤下了一些蔬菜。

从那时起,我不再出门,我也要求家人不再搭乘公共交通,让老公开车上班。

我几乎做出了最充足的准备,可麻烦还是来了。

孕晚期,我出现了气喘情况,很容易缺氧,出门根本没法戴口罩。 

2020年1月15号的那次产检,我终身难忘。 

仅仅十几分钟,我喘不上气,差点晕厥。 

老公用轮椅推着我,马上去输氧,我缓了好久才清醒过来。

我睁开眼看向老公的时候,他的脸吓得惨白。 

没过几天,武汉就宣布“封城”了,我焦虑得夜夜睡不着觉。

孕晚期气喘,我的身体本就快吃不消; 

再碰上疫情封城,传染扩散,我根本找不到一处安全的地方进行产检。

作为武汉留守孕妇群体的一员,心里有说不完的委屈与难过。

我的宝宝来的太不容易。

这是我的第一个宝宝,为了迎接他的到来,我付出了太多努力。

在孕早期,由于综合凝血指数偏高,从确认怀孕开始,我就每天在家注射低分子肝素进行抗凝保胎;

直至打了一百多针后腹部和大腿上布满硬结,再无一处可以下针的地方。

武汉闷热的夏夜,硬结又疼又痒,彻夜难眠。

孕早期由于频繁出血及前置胎盘,一直卧床保胎,每天都要吃近十种保胎药。

保胎的过程是煎熬的,所以我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只有产检的医生告诉,宝宝一切正常的时候,我才敢稍稍松一口气。

好不容易安然度过了9个月,偏偏又遇上这样的疫情。

大年三十,我躺在被子里胡思乱想:

我会不会被传染?如果真的被确诊,怎样可以保证孩子健康?我的身体,能不能撑到疫情好转? 

无数的问题,无数的不确定涌上心头。 

一瞬间,我有了逃离的念头。10年了,我第一次想要放弃武汉。 

我知道,这种想法很自私,可我毕竟不再是一个人啊。

预产期一天天临近,焦虑、担忧、恐惧,我真的快撑不住了!

02

10000余名武汉留守孕妇的守望 

朋友得知我的情况,马上帮我想办法。 

她告诉我,疫情爆发后,医生自发建立针对湖北孕产妇的免费咨询群,我可以在群里寻求帮助。 

我马上加入了群组,群里有224个人;

其中,有20名义务服务的医生,他们来自全国各地。

每一位孕妈的疑问,医生都会一一回答。

我的情况算是比较特殊,孕晚期气喘,医生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 

他们建议我,可以自己备上氧气袋,然后再带口罩,即使不能完全解决问题,也可以缓解一些难处。 

坦白说,我还是很害怕,但这些医务工作者的付出,让我心里很暖。

群里的医生,真的非常不容易。

无论多晚,他们都会及时回复孕妇。 

在我们夜不能寐的时候,他们也和我们并肩作战,不眠不休。

后来我还得知,我入的咨询群,是第12个群;

我的朋友,她在第14个群,我们不确定,后面还有多少个这样的群。 

我在网上看到,武汉一年新生人口大约有12至13万; 

这意味着,目前和我有相似遭遇的孕妇,至少有10000人

面对困难,我们必须全力保全自己,保全胎儿的生命安全。

可这些义诊的医生,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在奋力地托举。

我们在艰难求生,他们在负重前行。 

思量再三,我还是决定留在武汉。 

一方面,我不能给别人添麻烦;另一方面,我也相信,有这么多人夜以继日地努力,情况一定会好转。

03

一身两命,无法克制的“玻璃心” 

既然选择留下,那么最重要的问题凸显出来了:

接下来的产检和生产该怎么办?

专家都在强调孕晚期产检的重要性,可是去医院就意味着要暴露在大量发热病人面前;

这样带来的传染风险,和拖延产检的危险相比,究竟哪个更大一些?

再加上限制私家车通行,我不得不担心,如果早产了该怎么办?

社区用车和120肯定是安排不过来的,真的要开私家车冲出去?

虽然当天晚上交管局重新给出了解释,但是已经发愁了一整天。

随着疫情的延长,我无法避免地陷入挣扎。 

储存的绿叶菜几乎全部吃完了,病毒也变得越来越狡猾。 

最近新闻报道,病毒甚至有可能通过接触传染。 

考虑到孩子眼下的安全,我已经顾不上营养问题了: 

我不许老公出门买菜,因为排队结账的人还是很多。

每天一睁眼,我就在网上抢购蔬菜。 

但运输人力紧张,想要抢到线上配送的订单,得有中彩票一般的运气。 

为了保证我的营养,全家人都开始默默地节约蔬菜。 

每天吃饭的时候,大家都会故意剩下萝卜、白菜和鸡蛋,然后夹到我的碗里。 

大年初二,我们边看电视边吃午饭。

我不经意看了老公一眼,他正拿着筷子在加青菜。

可就在筷子将要碰到青菜的瞬间,他的手立刻转了方向。

他拿起旁边的老干妈,挖了大大的一勺放进了白饭,认真地搅拌着。

发现他就要抬头看我,我立刻转头看向电视。

可眼泪还是没有藏住,止不住地往下流。

老公吓坏了,他以为我又不舒服。

日子这样一天天熬着。

我丝毫不怀疑,这样的处境一定会过去;

可是,孩子等不了,生产的日子一天天在逼近。 

我一遍遍问自己,我还能不能熬到生的那一天?

很多朋友都说,你这样不行,你得休息好才能有一个好的身体对抗病毒。 

道理我都懂,但在这座城里,像我这样高危的孕妇,真的会忍不住去想,我们最终的结果会怎样?

孕妈群里的准妈妈都在说,这一届孕妇太难了。

是啊,太难了。

难道,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吗? 


04

新生命的呼喊

我必须活着,我的宝宝也是 

不!绝对不能!

为了腹中胎儿的生命,我也必须为自己争取更多时间。 

我别无选择,只有撑下去,才不负今生和孩子的缘分。

我相信,疫情中出生的孩子,长大后一定很有生命力; 

因为他们还未出世,就和妈妈一起战胜了最艰难的博弈。

人生其实总是如此。

煎熬会不期而至,命运总有一部分难以掌控;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

无论多难,都坚定一个信念:

我要活着,我的孩子也是。

我们只有照顾好自己,宝宝才能平安。

我知道,还有千万的孕妈和我一样,正在经历着反复和挣扎。 

所以,我想借我的经历,鼓励大家,也鼓励自己:

我们再坚持一下。

全国各方的力量已经在快马加鞭地支援武汉,世界级的奇迹也正在身边发生。

李兰娟院士团队已经发布了两种能有效抑制病毒的药物:阿比朵儿、达芦那韦。

疫情正在一天天好转。 

这时候,只要我们照顾好自己,孩子就会有更多希望。 

我和老公给宝宝起了个小名,叫康康,我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宝宝可以一辈子健康平安。 

未来的日子里,我会祈祷孩子顺利降生,也会祈祷这座城市早一点好起来! 

当春暖花开之时,我一定要带着孩子,去见证这座城市的美好与强大。

为了忘却的记忆

比病毒更可怕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