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月見草 x 喪者之影 x 交易


人潮散去,冒險者各自回到自己投宿的旅店,現場一片杯盤狼藉,穿著火辣的女侍們在打掃完散落一地的食物及啤酒泡沫後,也各自離去,在烏拉的協助下,艾登得以在此留宿,戴德沒有多加反對,反而是對少年有一絲抱歉,臨走前,埃爾莎熄滅室內的最後一道火光,並再次囑咐艾登好好休息,艾登攙扶著傑瓦爾上二樓。

從一座湖中醒來,被獸人打昏之後差點變成牠們的晚餐,被同齡人搭救,再搞清楚狀況前,做了一天的苦功,最後還被冒險者給摔在地上,艾登看著打呼的傑瓦爾,開始回想離開島上後發生的事情,又試著回想當初被金髮騎士拯救的細節,不過記憶總是彷彿被覆蓋上一層灰,真的要想起甚麼時,又會被從身體深處冒出的恐懼感給打斷,下樓找到重劍後,試著將其舉起,但被手背上的刺痛感給阻止。

看著吧檯水槽中滿溢的碗盤,抓了抓手,確認能夠稍微活動後,開始清洗了起來,開始動作後,痛楚反而減少許多,不知道過了多久,餐盤已經堆出兩疊的高出頭頂的小山,注意到窗邊光芒的艾登,將目光望向天空,碩大的滿月正發出柔和的光芒,絲毫不在意自己所處的黑暗,周圍飄動的雲及閃爍的群星,都像是在襯托夜裡的主角,艾登醉心的望著,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背正在快速消腫,及變得湛藍的瞳孔。

https://www.pinterest.ca/pin/721068590324942830/?nic_v2=1a5QEPq1f

清晨時分,一股涼意讓傑瓦爾醒了過來,脹痛的腦袋使他咒罵著目所能及的一切,包括照進室內的光芒,擺頭一看,發現艾登正蜷著身子,睡在長椅旁的地上,伸出腳試圖搖醒艾登,艾登將毯子給抓上頭頂,來回滾動,拒絕甦醒的樣子讓傑瓦爾惱怒。

「你小子要睡到什麼時候!」傑瓦爾模仿戴德的語氣,大聲咆哮。

「嗯嗯嗯...已經早上了嗎...」艾登仍睡眼惺忪。

「趕快起來,等下要再去工作了...」

「欸...今天也要嘛...」艾登不情願。

「不工作就沒飯吃,而且還會被趕出公會,不想成為幽靈人的話,就給我起來。」

兩人正要穿過後門,遇到剛要進入的烏拉。

「哎呀,這麼早就要出門,吃了沒?」

「沒時間吃啦,要趕快趕到林子去...」

烏拉看著兩人快跑離開,打開吧檯的拉門,正要收拾昨晚留下的殘局時,看到了清潔完畢的碗盤正整齊的擺在水槽旁,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稍微整理思緒。

「傑瓦爾那小子是絕對不會幫忙的,這麼說來就是...」


兩人來到城鎮西邊出口處,艾登起楚記得自己是從這邊來的,傑瓦爾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毯子,指著林中數個發著微微藍光的角落,開始解釋這就是早上的工作。

「你有看到那些藍光嗎?跟昨天你摸原石一樣的那種藍光...」

「恩...那個是?」

「簡單來說就是製作藥水的原料啦,昨晚不是滿月嗎?」

「跟滿月有什麼關係嗎?」

「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真煩...那種草只會在滿月當晚才會生長。」

「(在島上明明隨處可見...)」艾登心想。

「反正等等採集的時候,你要注意不要讓草給照到陽光就是了。」

「恩...」

「記住喔,等下進到林子後就別說話,有些魔物跟我們的目標相同...」

「欸!會遇到魔物!」艾登抗拒著。

「不要做多餘的動作就行了,快點,日出後那種草就會枯萎。」

兩人以輕快但不發出多於噪音的腳步在林中穿梭,相較起剛開始,連走路顯得費力的艾登現在已越來越適應身體的笨重感,雖然有時候還是差點跌倒,傑瓦爾的第一個目標是位在一棵高大的杉木上,樹梢的陰影處有些許藍光,傑瓦爾先是攀至一定高度,再以比手畫腳示意艾登替自己捎來附近的長樹枝,接過手的傑瓦爾開始撥弄藍光處,艾登在底下看到藍光慢慢墜落,傑瓦爾比出接住的動作,艾登才把毯子給打開,落至手上的感覺輕盈,就像是雨滴,艾登看著外型和小島花草有些相似的藍色花朵,在熟悉感湧上之前,傑瓦爾就打了一下艾登的後腦杓,並將毯子給封起。

「笨蛋,不趕快封起來可是會枯萎的!」傑瓦爾小聲訓斥。

之後是林中幾處陰暗的角落,傑瓦爾特別留意一處長有大量藍色花朵的地方,艾登屢次指著,但傑瓦爾認為那附近遇到魔物的機會可能更大,所以才遲遲不去。

https://www.pinterest.ca/pin/706080047808331099/?nic_v2=1a5QEPq1f

等到採集完目所能及的所有藍色花朵後,傑瓦爾決定賭一把,領著艾登慢慢靠近林中的一處平地,該地藍花遍布,總量大概是背後毯子裹住的數十倍,傑瓦爾方低身子,躲在樹幹後觀察,確定周圍沒有任何哥布林或是獸人之後衝出躲藏處,開始大把大把的收割,艾登在跟上之際,看到兩人之間隱約出現了一道模糊的光影,光影逐漸變得清楚,有著人形黑影物體正朝著傑瓦爾身上撲去,艾登不管先前的約定。

「傑瓦爾,快點趴下!」艾登大喊。

「!」傑瓦爾這時也察覺到背後的涼意,整個人向前跳進了草叢裡。

黑影撲了個空,停在兩人前方,緩緩轉身...

https://www.pinterest.ca/pin/724657396277491335/?nic_v2=1a5QEPq1f

空洞的眼裡透露出虛無的光芒,黑影的身軀是由漆黑的藤蔓包覆而成,兩人被身上大量扭曲的人臉給嚇得僵說不出話,每個人臉上的表情似乎都停留在他們一生最痛苦的時候,黑影緩緩張開了嘴,發出樹根撕裂的聲音,艾登明白絕對要趕快離開眼前的異物,在那深不見光的大嘴撕裂整張臉,完全張開之前。

「完了...是喪者之影...」傑瓦爾渾身無力的看著眼前駭人的景象。

「傑瓦爾,快起來啊!」瞬間的僵直過了之後,艾登大喊。

一支尖端塗著紫色液體短箭從艾登左耳邊穿了過去,艾登轉身一看。

「糟了,是魔物...偏偏在這個時候...」

「等等...」一個想法在腦中突然迸發。

艾登大步向前,扶起無力的傑瓦爾,黑影再次朝兩人靠近,艾登特別注意著與身後魔物的距離,選了一個轉角,向該地跑去,黑影緊追不捨,傑瓦爾仍倫身癱軟,正在即將被黑影觸摸到的同時,艾登連同傑瓦爾將兩人給按進草堆,黑影越過兩人頭頂,此時艾登也渾身癱軟,魔物再追上兩人的之際,遇到了漂至面前的黑影,黑影隨即轉移目標,將撕裂臉部的大口張開後,像魔物群撲了過去,零落的慘叫聲四起,魔物們以痛苦的姿勢停在了原地,臉上仍掛著扭曲的表情,艾登無力地趴在草堆中,看見魔物的面孔慢慢出現在黑影身上,隨著魔物倒下,黑影也消失在原地,一道曙光穿過葉片的間隙來到兩人身邊,暖意漸漸恢復了方才喪失的力量,兩人互相攙扶原路返回。

「你怎麼知道喪者之影在吞噬生命後才會消失...」傑瓦爾仍臉色蒼白。

「說實在的,我其實不知道,本來我是想說引誘魔物攻擊那個...」

「算了,就當作是好運撿回一條命吧,這樣我們就算是扯平了...」


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

回到城鎮後,傑瓦爾帶領艾登走向一群破舊建築物裡,附近的人煙漸漸變得稀少,瘦弱的野狗在城鎮的廢棄物中翻找著食物,時不時能夠看到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幽靈人,艾登開始有些緊張,直到經過一條昏暗的巷子後,一棟破舊的石屋出現在了兩人眼前,四周遠遠高於石屋的壁面,遮蔽了大部分時間的陽光,因此此處的濕氣及異味格外強烈,氣氛也令人感到昏沉消極,傑瓦爾從水壺倒出一些水,結成冰後放在了石屋的破窗上,正當艾登疑惑地看向屋內時,一隻腐爛的手從窗內伸了出來,迅速將冰晶奪去,艾登嚇得跌坐在地,老舊的木門發出吱吱聲,露出一道縫隙,一雙枯黃的眼睛正打量著兩人,傑瓦爾處之泰然的任由其注視。

「是誰?」虛弱且微小的聲音傳出。

「是我啦,傑瓦爾...」

「另一個是...」

「森林中發現的傻子...你還要讓我在外面等嗎?蘭花都快枯萎了喔...」

隨著木門完全敞開,傑瓦爾抓著艾登的領子,踏進屋內,黑暗中閃過一道白光。

https://www.pinterest.ca/pin/301107925081144619/?nic_v2=1a5QEPq1f

相較起外頭看起來的破舊石屋,室內的空間看起來更加寬廣,裝潢別致且特殊,藏書布滿每個空間,各式各樣的魔法道具擺放雜亂,發出陰森光芒玻璃櫃中還供著未知生物的頭顱,艾登靠近一看,發現頭顱上的眼睛居然轉過來死死盯著自己,差點沒被嚇出聲,擺放在高處的玻璃罐裡似乎也裝著令人不敢詢問內容的物體,一位身穿燕尾服的高大男性背對著兩人,誇張地轉身,像是芭雷舞者的動作中,又帶有一絲愚弄的動作,畫著小丑妝的男子開心的迎接兩人的到來,深深的一鞠躬。

「達恩德德,你這傢伙還是一樣怪...」傑瓦爾不屑的說。

「怪...謝謝...這真是個美妙的問候...」男子興奮地大笑。

艾登注意到男子的左右臉頰上各畫著一個笑臉及哭臉,感覺達恩德德這個名子就是個胡亂的玩笑,專門捉弄那些認真喊出的人,傑瓦爾似乎不以為意。

「艾登,你還是不要太認識他比較好,別跟他說話...」傑瓦爾耳語。

「那可真是不幸,你明明就知道我喜歡交朋友的,傑傑傑瓦瓦爾呦呦呦...」

傑瓦爾聽到自己的名子被高聲唱出,露出厭惡的臉色。

「這邊是你要的...」傑瓦爾將背上的毯子給放在桌面上,鬆開緊抓的邊角。

「喔喔喔,我的魔導神傑諾阿,這可真是令人高興。」達恩德德張開雙臂高喊。

「傑諾...!」艾登聽到熟悉的名子,複頌了一遍。

「是的,感謝魔導神傑諾安排如此令人愉悅的見面...」

「這些『月見草』你出多少。」傑瓦爾不耐煩的催趕。

「比起這個,少年你好像有點特別呢...」

達恩德德從懷裡抓出一把銀幣,向傑瓦爾身上一丟,將拇指及食指相接,比出一個ok的手勢,圍出的圓圈處產生出一片單面鏡片,睜大眼睛,試圖瞧瞧少年的魔力。

「我的魔導神啊...這是...」達恩德德的笑容消失。

艾登看著達恩德德逐漸靠近的雙手。

「少年,你願意以多少錢出賣你的肉體...我這裡可是有數不盡的錢財!」

達恩德德瘋了似的抓住少年的雙肩,劇烈搖動。

「這個性質我第一次看見...居然是沒有任何特性的純魔力阿哈哈哈哈」

眼見達恩德德笑到眼睛快跳出眼眶,傑瓦爾在次掏出水壺,對其一撒,結成冰晶的水柱使達恩德德稍微收韌一些,但還是阻止不了那高昂的情緒,數過自己這次共收到四十多枚銀幣之後,放入腰間的布袋,拉著艾登的手快步走向門外。

「等等,步出賣肉體的話要不要先考慮當我的助...」

蹦的一聲,門被結瓦爾甩上,達恩德德的聲音被強行中斷。

「抱歉,讓你看到怪人...下次我自己來就好了。」

「...」艾登還在想為甚麼達恩德德會曉得傑諾的名子。

出來之後,時間像是被消除一般,天空已經變成黃昏的顏色。

「喔喔喔,不知道為甚麼,每次進去後都會這樣,一下子時間就過去了...」

兩人漫步走回公會,途中傑瓦爾為了答謝艾登,分享了自己最愛的蒜味麵包,埃爾莎接過傑瓦爾的銀幣,烏拉則是早就準備豐盛的食物等著艾登的歸來。

「這報名費就齊全了,傑瓦爾你真的確定要參加嗎?」埃爾莎擔憂。

「那還用說,當上冒險者可是我的首要目標...」

「對了傑瓦爾,你還沒告訴我冒險者試驗的事情...」艾登說道。

「真煩...晚點你再問我...」

烏拉向艾登揮手,並搬上一大盤炒麵,艾登這才發現今天都還沒吃下像樣的一餐,迫不及待的拿起木叉來到同樣的角落開始吃了起來,從外地歸回的冒險者也漸漸湧入公會,有些向埃爾莎討價還價說要更多的報酬,有些則是先行上位,呼喚著女侍說出自己今晚要的餐點,一片熱鬧的情景再次出現,這讓嘴角沾有醬料的艾登停下動作,看了出神。

不過之後,還是沒能躲避掉被冒險者大叔強迫進行的腕力比賽。

https://www.pinterest.ca/pin/549509592028844646/?nic_v2=1a5QEPq1f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工作者 x 酒會 x 腕力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