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昔夢 x 灰燼 x 絜潵


  • 前情提要

盤算著試驗後的少年隨著營火火光的減弱漸漸步入夢鄉,而在山洞外頭的嘎鑼則在察覺到林中有異樣騷動後,粗暴地喚醒少年。抵達滿目瘡痍的集合地後嘎鑼同意少年的單獨行動,不過比起有可能碰上食人巨蜥的風險,少年卻更加在意嘎鑼行跡的意義,於是也跟了上去。另一邊,抵達山洞的奈特在看到底下那不尋常的腳印後,便將過於順遂的趕路過程視為異常,確認山洞內殘留的營火灰燼後,也朝向集合地出發...

在迦巍的犧牲下好不容易脫離的艾登等人,卻在途中又遭遇魔狼的襲擊,期間因內心混亂的傑瓦爾更是在戰鬥的途中近乎廢了一條手臂,而巨蜥則依著血腥味尋了上來,正在三人被巨尾掃過,倒地不起,巨蜥準備朝吉爾下殺手時,艾登卻架起重劍挺身擋在巨蜥的面前,在一次又一次被擊倒與奮而起身之間,艾登的身體承受不住戰鬥所帶來的傷害,在倒地後的數秒間,無力的少年只能看著少女消失在魔物的血盆大口中。



「...」

「...」

「...」

「你總是這樣...」

那是個充滿歡笑聲的難忘夜晚,莫德鎮一處裝潢簡陋的房屋裡,滾滾濕氣正洶湧般的流入室內,承受不住驟雨的屋頂也不爭氣地的落下水滴,看似貧困的小家庭在此生活著,而前面掃興的景象卻絲毫影響不了正在屋簷底下上演的精采故事...

「我是傑瓦爾,立志要成為勇者之人...」

https://wiki.komica.org/Spartacus_(Fate)

淺色,如清晨間透進屋內的淡藍光芒一般髮色的小孩,正舉著玩具木劍,身披破損的毯子作為披風,將劍尖朝向眼前露出困惑笑容的褐髮男子,男子身上遍布著代表豐富冒險經驗的傷疤,一旁坐姿端莊的淡藍髮女子則扶著臉頰,靦腆的笑出聲。

「你就接受我這能毀天滅地的一擊吧,魔王!」小孩喊道。

「欸,爸爸我是魔王嗎?」男子訝異。

「你是在這片大陸上為非作歹,奴役百姓的魔王!」小孩接著說。

「你的惡行就到今天為止,接招吧!」小孩舉起木劍。

「那媽媽我是甚麼呢?」一旁的女子以溫柔的聲音問道。

「恩...媽媽的話...」小孩停下動作,眼神朝上思考著。

「就是我要拯救的公主!」小孩豪邁地說出。

「欸,媽媽我是公主嗎?真開心~」女子扶著臉頰笑著。

「既然你要搶走我的公主,那我也不會跟你客氣了...」

「爸爸我可是很強的喔...接招吧,勇者!」男子配合著。

「恩,我要上了!」小孩向前一躍。



隔天傍晚,遲遲等不到雙親回家的傑瓦爾,不顧外頭下著的大雨,一路上跑過了好幾條街,確認了眼前的建築物就是目標後,用身體撞開了冒險者公會的大門。

「你們有誰看到我的爸媽嗎?為甚麼他們到現在還沒回來...」

進擊的巨人 ep.8

眼前的景象讓傑瓦爾倒吸了一口氣,大廳裡隨處可見的血跡以及混雜著人類與魔物鮮血腥臭的空氣飄盪其中,腦海中意氣風發的冒險者的想像,被散坐在各處,臉上掛滿絕望的疲憊冒險者給戳破,裡頭應接不暇的醫療人員正處理著一位冒險者不受控且搖晃的殘肢斷臂,趴疵一聲,殘臂隨著一聲慘叫後掉落地面,傑瓦爾險些沒尿溼褲子。

「這是哪來的臭小鬼,在不滾出去下一秒我的戰斧就往你身上扔了。」

一位包裹著厚重紗布,喪失左腿的冒險者像是在宣洩怒氣般,氣急敗壞的說。

「好了,你也傷的不輕,先坐下吧...」身負輕傷且精壯的女子"烏拉"勸道。

「...」在角落獨處的壯碩矮人"戴德"注意到前來的孩子,站起身子。

「等等,戴德,他是那兩位的...」烏拉知道戴德的意圖,試圖勸阻。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更應該...」戴德甩開烏拉的手。

「小子,你叫做什麼名子。」戴德的嗓音粗獷且宏亮。

「傑瓦爾...」男孩被對方嚇得有些害怕。

「是男子漢就給我大聲點!」戴德吼道。

「是傑瓦爾!」男孩大聲回應。

見到男孩不安的情緒隨著大聲回應消失之後,戴德開口。

「給我聽好!」

「你的父母!」戴德一自一句的話語將在之後一直留在男孩的心裡。

「已經勇敢的戰死了!」

本來還抱有一絲希望的男孩,眼中變得黯淡無光,隨後淚水便不受控的湧出。

我的英雄學院

「你...你騙人,爸爸他可是很強的...」傑瓦爾哭喊著。

戴德像是心頭被扎上一針般,悲傷差點壓過理智。

「給我好好聽著!」戴德蹲下身子,抓住男孩擦拭眼淚的雙手。

「你的父母...」戴德深呼吸。

此時的傑瓦爾沒有注意到戴德泛淚的眼角,只是聽著自己的父母是怎麼樣在遠征隊受到魔物包圍下,主動把自己當作棄子,得以讓其餘冒險者逃跑並生還的過程...

「他們可是真正的英雄!」戴德緊抓傑瓦爾的雙肩。

說完之後,傑瓦爾便跑入雨中,雖然烏拉想挽回,但被戴德阻止,一片漆黑的夜裡,獨自跪倒在地的男孩在雨中放聲大哭,直到筋疲力竭昏睡過去,在此之後,雖然傑瓦爾還是嚮往著成為冒險者,但是已經體驗到其殘酷一面的他,便不再相信那些光鮮亮麗的故事劇情,曾經在心中燃燒過的,勇者之夢的火焰,如今連絲毫灰燼都不剩下。



「為甚麼...」

「都已經這副慘樣了...」

fate/stay night [HF]

傑瓦爾看著一次次被擊倒又站起身子的艾登,雖然像極了故事中勇敢的主角,不過這就是現實,在壓倒性的力量差距下,癱軟倒地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即使少年的體力早已超過極限,仍邁出腳步揮出斬擊,不料身體卻因為失去平衡而向前傾倒,少年這才發現自己的腳還停留在原地,這時能輕易將人撕碎的利爪無情地揮下,少年被擊倒至一旁,隨著從重劍中發出的金光愈發黯淡,少年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少女在眼前死去。

「(不要----------------------)」無聲的慘叫在心中迴盪。

雖然看到的是血淋淋的壓制,但眼前的光景還是觸動了傑瓦爾的內心,讓他也想大喊,也想顛覆那不蠻講理的暴力,也想拯救落入魔物口中的少女,不過一切已成定局,而魔物仍不打算停下動作,開始將目標轉移到一旁倒地的少年,傑瓦爾擺著自己因魔狼咬傷而開始潰爛的右手,努力扭動身體、縮弄雙腿,試圖以匍匐的姿態,盡可能地爬近自己的摯友。

「(為什麼...)」傑瓦爾不解。

「(為什麼我要這麼做...)」

「(明明靠近只會讓自己更接近死亡一步...)」

「(為什麼還是想要靠近...)」

「(...)」

「(...)」

「(不過...)」

「(我終於了解了...)」

「(原來你們是這樣想的阿...)」

「(爸爸、媽媽阿...)」傑瓦爾的眼前彷彿出現了兩人的背影。

巨蜥準備睜開巨口之際,傑瓦爾不顧疼痛撐起身體,舉起溢著鮮血的手臂伸向巨蜥,將止不住顫抖的手指給豎直,擺出停止的姿勢,好像真的能夠阻止對方一般。

「...」

「...」

「...」

「(你總是這樣...)」

「(明明比其他人都還要弱小,卻還是一直逞強...)」

「(真是的,在我面前耍什麼帥...)」

趴答一聲,巨蜥闔上巨口,傑瓦爾的手臂消失在黑暗中,大量鮮血從缺口中噴出,為周圍染上一層鮮紅,不過在此佇立的少年卻沒有一絲哀號,反倒是向前跨出一步。

「艾登...」傑瓦爾輕聲細語的說。

「只有你也好...」

遍體麟傷的少年瞪大眼睛,全身出力,試圖擠出蘊藏在體內的最後一絲力量,原本能夠凍結流水的淺藍色光芒,在此刻化為了耀眼的豔紅光輝,溢出的鮮血像是被賦予生命一般,朝著四面八方伸去的同時,也凍結了路徑上所有的一切,巨蜥痛苦地想將方才吞下的手臂給吐出,不過為時已晚,大量的鮮紅冰柱正從魔物的嘴裡冒出,並慢慢與外頭的冰結合而為一,以少年的身體為中心,四周颳起宛如暴風雪般的寒氣,而隨著少年口中的最後一句話,四周的寒氣如同刀鋒一般,劃開了巨蜥的堅硬外皮,並且向內緊縮、凝聚,過程中被奪取溫度的巨蜥身軀被活活凍結成了冰雕,而少年的肉體則連同超載魔力的變換下轉變成了冰晶,漸漸消失在了原地...

https://www.pinterest.ca/pin/562387072190585211/?nic_v2=1a5QEPq1f
「嚴寒.絜潵冰瀑。」

就在意識即將潰散之際,傑瓦爾走向了前方正朝著自己露出欣慰但苦澀笑容的父母。

「真是個笨孩子呢...」男子說道。

「真不知道是像誰呢...」女子回應。

「我也真正當了一回勇者了呢...爸爸、媽媽...」

「是是,接下來就好好休息吧。」母親以溫柔的口吻說道。

「...」父親則是將手跨在傑瓦爾肩上,以動作傳達敬佩。

在三人一同朝著看不見盡頭的明亮彼方走去之際,傑瓦爾回頭說道。

「艾登...」

「你可要給我好好活下去喔...」

伸向四周的冰之流也同時把巨蜥在艾登身上劃開的傷口的悉數結凍,而從艾登眼角流出的眼淚也被化為冰珠後,散為冰塵,好像是傑瓦爾在告訴他,這樣就好、沒關係一般,戰鬥結束的同時,天邊再度亮起的冉光也宣告了試驗的終結,森林外開始傳來了兵刃交錯的聲響,徘徊在森林外的食人巨蜥被以"戴德"為首,帶領前來的遠征隊一一討伐,在林中受到巨蜥追趕而逃離森林的魔物群,也一匹接著一匹倒在冒險者的武器之下,察覺到驚人魔力的嘎鑼與奈特也筆直地朝向艾登的方向前來。

「冒險者試驗,正式結束。」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追跡 x 憤恨 x 無能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