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適應


http://m.8desk.com/wallpaper/1897647.html

一處幽靜的森林湖,映出天空的色彩,清澈的水面如同鏡子般,令人分不清哪邊才是天空,哪邊才是湖泊,順著自然腳步而倒下的樹幹沉睡在其中,一頭野鹿到此啜飲著沁涼的餽贈,林中的鳥類以各自的語言閒話家常,一些氣泡冒出了湖面...

悠遠的感覺,像是靈魂出竅,完全感覺不到身體的沉重,但卻能確實感受到周圍的溫度,還有些生物在四周游動,腳底下有著和遺落小島上,相同樣貌的樹樁,此時已經沒有了動靜,從此處到上方盡頭的色彩,由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到無法直視的白,中間夾雜著各種深淺的藍,如同置身夢境,但又異常真實。

「嗯......」

悠遠的感覺只持續數秒,緊接而來的是令人窒息的壓力,下意識進行呼吸的他發現到自己吸了好大一口水,驚慌感一擁而出,少年睜大眼睛,看向腳下無止境的黑暗以及頭頂那遙不可及的光明,一口水再次吞入,能夠讓自己上浮的空氣則少了一口,背上系著的重劍一步一步將少年往更深的湖底拖去,身體雖然划動著,但是卻不知道自己的在做甚麼,湖水即將獲勝,痛苦的吼叫直到划動的手勾到實物才停止。

野鹿起初只是靜靜地喝著,沒有對浮出的氣泡投以注意,直到那氣泡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多,聲音從水面下傳來,一隻手從中伸了出來,水花向上濺出,為此處的平靜宣告結束,騷動聲使的森林中的生物不約而同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野鹿已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了凌亂的足跡。

少年拖著身軀來到了湖邊,咳嗽與嘔吐交雜,湖水漸漸離開肺中,才正稍微恢復意識的他,喘著重氣,卻發現自己吸不到任何空氣,心臟快速跳動,好像在抗議一般,支撐著地面的手肘失去力量,身體重心開始向一旁傾倒,劍的重量加速整個過程,少年摔在草地上,沉重的悶熱感讓他大量冒出汗水,太陽還不留情地散發出熱量。

「哈呼...哈呼...哈呼...」


已經習慣於呼吸著充滿魔力的空氣的少年,在湖邊花了數個小時才有辦法正常呼吸,身體的重量比起平常沉重許多,並非因為剛才的溺水,現在就連起身都能讓他氣喘吁吁,全身的力量只夠緩慢邁出腳步,不得已之下,只好將劍以藤蔓系著,慢步拖行。

四周出現的生物都是少年沒見過的,但又有些熟悉,比較起差異,除了大小及樣貌之外,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沒有各種自然元素出現在牠們身上的跡象,像是能夠反映生物身體狀態的燃燒皮毛、冰晶構成的羽翼、土石形成的生命...這讓他稍覺意外。

沿途依照太陽落下的方向行走,希望能夠找到能夠填飽肚子、因應各種情況的七彩果實,途中在林中發現一處碩大的窟窿,最深之處就連陽光也無法到達,依照形狀可以推測出此地在先前有一棵大樹存在,少年舉起手拭去額頭上的汗,放下之際,感覺到口袋中有隆起,伸手取出後,對著栗子般大的黑色種子想起。

「這是小火放在我身上的...?」

思來想去,少年甚至嘗試將種子放入嘴中嚼食,不過堅硬的外殼打消了他的主意,看著眼前的窟窿,索性將種子給扔了進去,繼續向前,肚子開始發出抗議聲。

「反正也吃不下去,就放在這裡吧。」

離遠的少年沒有發現,在黑色種子接觸到土壤的那瞬間,就已經冒出了枝枒。


https://anntw.com/articles/20150412-zFBf

越過一處較為稀疏的林地後,漸漸能從樹幹之間的間隙中看到白色的建築物,期待緩緩升起,腳步逐漸加快,村莊出現在眼前之時,一股壓抑緊繃的感覺也油然而生。

「...」

杳無人煙的村莊,被藤蔓及植被稀疏的覆蓋著,少年輕撫斷垣殘壁,純白的灰燼沾至手掌,一吹,灰燼在空中緩緩落下,反射出微微磷光,在拖行之下,劍尖在地上畫出了少年行經的軌跡,搜尋完整座村莊,少年的期待落空,無意識間來到了一處小屋,屋內的一處牆面已經坍方,光線從小窗射入,能夠清楚看見空氣中飄動的灰塵,臨走之前,少年注意到門上多處不自然的凹陷,仔細一看發現是文字,在歲月的腐蝕下已有多處模糊,但不影響理解其中的關鍵字。

.王..378.夏......修.院..安,艾X

「艾...壘...雷?」

「艾雷?」

「這不是和我同姓嗎!」

「雖然我也不清楚艾登是不是我真正的名子就是了...」

少年不明白自己為何能夠理解眼前的文字,離開前再小屋前逗留許久。

不知為何,在整座村莊之中,他覺得這裡是感覺最不陌生的地方,慢慢走進了林中,一股味道飄來,再三確認那不是自己的皮膚在陽光下長時間照射下發出的味道,閉上眼,讓鼻子帶領自己,吞吐著香氣間,身體感覺稍加輕盈,不出許久,就找到來源。

https://de.123rf.com/photo_96399811_kohl-mit-fleisch-kochen-in-einem-kessel-auf-offenem-feuer-w%C3%A4hrend-eines-festivals-im-winter.html

一個陳舊的鐵鍋,被架在了營火上,其中充滿許多鮮美的肉類以及蔬菜,每每有氣泡從湯裡冒出,香味就跟著一擁而上,少年摸摸自己的肚子,沒有過度思考,直接拿起了一旁的木碗開始撈著,不顧燙口,鮮湯從初入嘴裡,流至胃袋不到數秒,一股暖意就從身體深處冒出,少年露出了享受極樂的表情,此時臉上的汗中充滿著快樂。


兩頭獸人結束獵捕,肩上扛了一匹鹿,和至林中身處採集毒藥草的哥布林在荒廢的村莊會合時,發現了地上留下的線條,獸人仔細打量,線條延伸出了村莊,在土上留下更深的痕跡,獸人輕輕一吼,吩咐哥布林前去偵查,自己慢慢跟上。

少年飽餐了一頓,雙腳放鬆的伸出,肚子微微股出呈現圓形,雙手向後撐著身體,瞇眼看著即將下沉的太陽,露出滿足的笑容,絲毫沒有注意後方草叢發出的聲響。

「哈阿阿阿...真是美味,好像知道是誰做出來的...」

隱約的搔癢感從背後傳出,伸出手試圖緩解,一股黏稠感讓少年的眼睛瞪大,手掌上的鮮血帶走了笑容,這時才注意到後方的動靜,轉頭查看之際。

木棒突然出現在眼前,直直擊中了少年的頭部,連人帶身被擊飛至剩下點餘輝的營火上,夸拉一聲,鐵鍋散架,憤怒的獸人看著以空無一物,滾動中的鐵鍋,叨唸起來。

「#$%^&*([email protected]#$%^」

「可惡的傢伙,居然把我們的晚餐全部給吃光,等等就拿你代替...」(翻譯)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啟程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