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 * ﹒ _ ' ` - /

發布於

在開始之前...

🈲本系列包含大量個人觀點,請斟酌觀看。

💖極力歡迎在留言區交流各式觀點與見解。

🈸 ( )的意義為聲音、「」的意義為對話框。

🈸出現在對話框的點"."則代表間隔一秒。

📢為保觀看體驗,圖片來源將會至於文底。

那就讓我們啟程吧~


( 呼呼呼...吸吸... )

「......」

「.....」

「....」

意識慢慢變的朦朧,彷彿在裡暈開的顏料、或是飄離堆的餘燼

「...」

「..」

「.」

漸漸地被周圍帶去自我.暈開..擴散...最後....

消散並成為整體的一部分...」

「 」


( 阿阿阿... )

淡去的意識突然被某種事物給強行『捏合』起來,相較起甦醒之前的逐漸『清晰』,蠻橫地喚醒使意識仍處在驚慌之中,雖然沒有『能夠』害怕的身體,但確確實實的在顫抖著,如同在手術台上驚醒一般,『視線』無法控制地暴露在迎面而來的強光中,如同胸口在呼吸時的起伏,一團代表著『自我』的集合,不斷快速的膨脹、緊縮著。

反應漸漸淡去,『理智』突破了『本能』的冰層,回過神來,我發現自己處在一片黑暗之中,不要說是月光,連一點星光都不存在的...名副其實的『黑暗』,不過奇怪的是我居然感覺不到一絲恐懼,換作是平常,我可能已經叫到燒聲了吧...

「嗯?怎麼感覺...好輕盈?」

我將雙手向前伸出,頭微微傾下。

「不會吧...」

除了一直存在於視線周圍的光圈外,出現在眼前的是兩道細長的光芒。

「但...」本該出現的害怕反應又再次缺席。

我試著移動不具『實體』的雙腳,但下個棘手的問題又來了。

「哪邊是路阿...」我嘆了口氣,雖然沒有能嘆氣的嘴。

像是回答吐槽的反應,代表著『我』的小小光點黯淡了片刻。

「前西!」我快速的複誦出小學導師分享的口訣。

如同在小學考卷上出現的航太數學題,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呃呃呃...話說回來,哪邊是、哪邊是來著...」

突然意識到的大問題讓我陷入一陣暈厥,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來著,我才能控制好我的腦袋不去想那件事,不過問題又回到了原點,雖然腦袋能正常思考,但...

「這裡到底是哪裡啊...」我放聲向四周無止盡的黑暗大喊。

無邊的寧靜使我喪氣的低下了頭,代表著『我』的光點隨之漸漸淡去

「也許這樣就能離開這個鬼地方的吧...」

越是這麼想,光點就越是黯淡,幾乎就要跟周圍的黑暗融為一體

「至少在我消失之前...讓我不要感到那麼空虛嘛...」

我任性的許了一個願望


像是回應我的請求一般,如千本仙女棒燃燒的匹啪巨響,在我後方閃過,我轉過頭。

「流星...和無法形容的美麗...」

這是我腦袋裡第一個浮出的想法,呼嘯而過的光源劃開無止盡的黑暗,我這才發現原來『這裡』也有除了『黑白』以外的顏色,星體在黑色的畫布中留下如極光般的絢麗彗尾,我被眼前瞠目結舌的美景迷惑,呆呆地站在原地,貪婪的想讓這絕無僅有的奇景在我腦海裡留下永遠的痕跡,我敢保證,這個景象能成為我一輩子的存活的動力

「不對!」先前差點消散的荒蕪感點醒了我。

「要追上那個才行!」我以不具實體的形態向前飄動...或是說游動著?


「呼哈呼哈呼...」雖然沒有實際能喘氣的肺,但我正劇烈的喘著氣。

路途中我看見了與我相似的光點,不過那些光點似乎沒有注意到流星,放棄繼續維持意識,像是不久前的自己一樣,在無盡的黑暗中等待著消散(死亡)。

漸漸的,意識到的事實讓我停下了腳步...不管我在怎麼想趕上都無濟於事的,那道流星是如同太陽或月亮一般的存在,身處在地球上的人類,是永遠都無法企及的。

「...」

停下腳步後我並沒有就此放棄,而是回憶起抵達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後的種種

「如果跟我想的沒錯的話...」

一邊期待著,我一邊在腦海裡創造出最讓我感到亢奮的回憶,也就剛才的美景

「啊!哈哈哈!果然沒錯!」

我高興地看見從自己身上的光芒慢慢變強,甚至是如同那顆流星般耀眼

「太好了!」

遠處的流星彷彿注意到我的存在,停了下來,並朝我的方向前來。

「呼呼呼...」

我吐了一口氣,剛才的舉動也許太過激烈了,現在一股如宿醉般的痛苦感襲來。

極短的零點一秒...不對,是瞬間移動,流星抵達眼前。

「...」

我嚥了口口水,面對眼前的存在,身體不由自主的發抖起來。

「  < * ﹒  _  '  `  - /」奇妙的音階在腦中閃過。

我從來沒有如此確定過,我保證祂向我搭話,不過我也同時了解到...

僅憑人類的智慧是無法了解的。

「要是對方不是我想像的那樣,能夠替我解答的存在怎麼辦...」

如同生物遇上了絕對無法戰勝的存在,本能使我想要逃離此處,越遠越好,儘管心底深處知道在怎麼逃跑也是無彷。

「喔呀~」

正當我的腳步邁開,一道人類能理解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我驚訝的轉過了頭。

像是體諒我一般,祂捨棄了比言語更能傳達意義的奇妙音階。

「您...好?」我試著在心裡發聲。

「嚇到你了,抱歉~」

祂的回應不只是言語,還包含了讓我直接從驚慌中冷靜下來...某種力量。

「我還沒在這裡見過能和我溝通的『靈魂』呢...」

祂似乎正睜大眼睛,興致勃勃的打量著我。

「怎麼樣,你剛剛發出的光芒是想要吸引我吧。」

祂的聲音自行在我的腦袋中形成了與其言行相符的聲音,是個有點輕浮,但聲音聽起來令人無比陶醉的帥哥音調,沒錯,就像是『櫻井孝宏』或是『中村悠一』一樣!

「那...那個...」我抑制著害羞的心情,支支吾吾的開口。

「既然有機會在這裡遇到,要不要跟我去個有趣的地方啊?」

祂不顧我的話,率直地向我發出邀請,回過神來,我已經答應了祂,並踏上旅途。

「請...請問這裡是...?」我的提問仍帶有一絲害臊,因為被祂摟在懷裡。

「用比較容易了解的話來說...『時間』。」

祂思考了片刻,從我積累的知識中提煉出盡可能最貼近實際意義的字詞。

「時間?」我有點不敢置信。

我將視線離開祂的臉龐,沒有注意到眼前,另一幅令我感嘆的景象。

湛藍的光點,又或許是某種能量,在眼前聚集起來,形成漩渦般的通道,由於路途開始變得更加顛簸,祂將我更往懷裡摟去,相比於來到這裡之前的『捏合』感,我感覺自己漸漸的被『拆解』成最小單位的碎片,意識開始變得不穩定,彷彿一閃神就會消散在漩渦之中。

「再忍耐一下,我們快到了...」

在意識消散(死亡)的前一刻,我彷彿看見祂對著前方露出笑容。

未完待續...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和妳,雖然我又開了一個專題,但這可不代表會就此荒廢掉『艾登』與『艾雷』系列,更進一步的說,這個系列甚至會成為兩個系列相連的契機,讓我在這邊先稍微劇透一下,哈哈,對了,不知道你/妳有沒有發現,本篇的角度正是讀者你/妳的視角,希望能夠帶你/妳體會一遍靈魂出竅的感覺,那麼,我們下回見。

圖片來源

圖一、圖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quNd0GWX5w

圖四

https://www.souutu.com/dmkt/dmmt/10954.html

圖三、五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XTVxkd9KUY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