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餘波 x 摯友 x 聖樹

發布於

  • 前情提要(補充)

激鬥過去,仍在空氣中飄盪,緩緩落下的冰塵,時隱時爍,如同那遙不可及的繁星,靜靜的反射著天空彼端的曉光,大地上的萬物被輕柔的覆上了層白襖,相比於先前的綠意與生機,現在則宛如沉睡一般,呈現一片純白的靜寂...

在傑瓦爾以性命作為代價的攻擊下,宛如暴風雪的冰瀑掃蕩了目所能及的一切,魔物在極限零度的嚴寒之下,化為一座駭人的冰雕,向四周散出無比深邃的寒氣,艾登推開由層層冰晶組成的障壁,維持理智的最後一道障壁,在看見有著友人身形的冰晶後徹底瓦解,少年內心的靈魂之火也隨著聲嘶力竭的哭喊下逐漸變得黯淡無光...

而存在於森林之中的最後一頭巨蜥被龐大的魔力所吸引,來到了宛如一具死屍的艾登面前,張開巨口。追趕著瘡痍與鮮血的嘎鑼,則在一路上反覆掙扎於自己至今的所作所為,與和艾登相處所帶來短暫的救贖中,而在斗篷少年不知是勸阻還是慫恿的話語下,嘎鑼索性抱著拋棄一切的決意,已尚未康復的身軀,再次鬼化,與魔物血戰。

在極限的消耗戰下,龐大的巨蜥逐漸佔了優勢,而藉著一瞬間刻意露出了的破綻,嘎鑼也逮到機會朝向咽喉處發起襲擊,戰鬥過後,滿身鮮血的嘎鑼期待著,或許是再說一句話也或許是再觸碰一次少年,不過艾登早已神智不清,對著嘎鑼染血的黑爪發出丟臉的喊叫,而嘎鑼則是露出落寞的神情,準備動身離開,趁著鬆懈之際,奈特擲出手中早已準備的道具,能吸附魔力並茁壯的藤蔓瞬間爬滿全身,抵達森林的沃拉沃也對試圖反抗的嘎鑼開了數槍,在失血過多與鬼化後的貧弱下,奈特宣布殺人鬼落網。

戴德結束完遠征隊的討伐,知曉了完整的計畫,在其另空氣震盪的憤怒下,撕碎了奈特臨時的皮囊,而一同前來的埃爾莎則緊緊抱著失神的艾登,為傑瓦爾的逝去働哭。

http://www.how01.com/post_R152lBpakOZe0.html


https://www.pinterest.ca/pin/214976582200335522/?nic_v2=1a5QEPq1f

空氣中濃的令人發暈的酒氣與肉香味互相混雜,各個身著火辣的女仕來回穿梭在人潮壅塞的餐桌間,為疲勞的冒險者捎來視覺與味覺的佳餚,才把熱呼呼的美食放下,雙手又被空盤給占滿,一位微醺的冒險者,正想對女仕露出的白皙美臀伸出鹹豬手,就被其靈活的步伐給晃倒在地,惹得周圍一聲大笑,冒險者之間互相舉杯,為又活著度過一天慶祝,接著把橡木酒杯裡的佳釀給一飲而盡,豪爽的笑聲充滿每個角落。

「多虧這小子,今年才能少帶一道傷回來。」

「那是因為大家互相配合,我才有機會...」一旁的年輕冒險者已醉得不省人事。

「敬小隊,和這個新加入的渾小子,今晚酒錢我請,我們不醉不歸...」

「喔...」圍坐在一旁的成員紛紛附和,並開始享用美食。

與一片繁盛熱鬧的景色相悖,在公會唯一沒有點上蠟燭的角落裡,一位臉色難看的少年正心不在焉的盯著盤中悉散的食物發呆,一旁座位上的重劍,還有著未融的冰晶。

「會長...」因為在意少年的情況而喪失食慾的埃爾莎說著。

「別理他,讓那個小子自己靜一靜...」

壯碩的矮人,也是公會會長的戴德回道,語氣看似坦然,但內心無非不是在擔憂著。

「可是,艾登已經好幾個月幾乎都沒吃過像樣的一餐了...」

「再這樣下去身體會先不行的...」

「...」戴德沉默著,與走過身旁的烏拉交換眼神。

「呦~」烏拉將手裡熱騰騰的炒麵給放在艾登面前。

「那些是昨晚剩下的吧,來,這盤我剛炒好的。」烏拉坐到一旁,木椅發出吱吱聲。

「...」眼前的少年沉默著。

「你之前不是有說到也想成為冒險者嗎...」

「既然現在已經是了,就試著接些簡單的任務看看吧...」

「像是偵查鎮外森林魔物的蹤跡,還是找個隊伍加入,累積點經驗甚麼的...」

「...」少年仍低頭沉默著。

其身上所配戴的,由普通礦石所打造的樸素首飾,代表了此人為『石級』的冒險者,在一共十級的分級制度中是屬於實力最低下的階級,該階級所包含的意義為『與哥布林交戰有可能會丟掉小命』,由於鮮少有冒險者停留在該階級,所以在某種意義上這也算是種稀有的表現,不過若是讓其他冒險者瞧見,肯定會被無情的嘲笑一番。

https://twgreatdaily.com/MY9Uzm0BMH2_cNUgKNJv.html

「...」

「其他的事情要不想管就算了,飯至少要好好吃,知道嗎?」

烏拉遲遲等不到少年回應,留下一句話後便回伙房收拾自己離開期間的混亂。

試驗結束後,由於應試者死傷慘重,加上斗篷少年在領取『金級』冒險者的首飾後便銷聲匿跡,外界開始謠傳艾登是在該場試驗中唯一的倖存者,由於沒有提交任何的戰果,以及被發現時失了魂般的丟臉舉動,艾登只被賦予了最低層級冒險者的資格,而在後續調查中,推斷與旁人聯手擊倒兩頭食人巨蜥的傑瓦爾則是被特別授予了『黑金級』冒險者的殊榮,作為烈士,其名被刻於王都的巨大石英紀念碑中,永久流傳。

而組織所有計畫,包括自荒蕪之地引來食人巨蜥的危險舉動,以及讓應試者面臨食人鬼威脅的確鑿證據,作為伊爾鎮冒險者公會會長的「奈特」在被冠上罪名的同時,也被剝奪了『殞鐵級』冒險者的稱號,不過由於緝拿了保守估計,至少殘殺了五百多位冒險者,逍遙於大陸上的殺人鬼,奈特的罪名功過相抵,名聲甚至還因此更加響亮。

「你在搞甚麼鬼阿,讓他們這麼擔心...」艾登的耳邊傳來熟悉的嘲弄語調。

「但...」艾登在內心辯解著。

「我不也說過冒險者在哪天丟掉小命都不奇怪嘛...」

艾登旁的座位若隱若現的浮出了傑瓦爾的身影。

「趕快把這些給吞下肚吧,我看你都要比幽靈人*還瘦弱了...」

*因任務而死的,冒險者的孩子,或是被妓女所拋棄的孩子,這些人大多都只能做些骯髒的工作,或是被迫成為雛妓,創造下個悲傷輪迴,是存在於每個城鎮中令管理者頭痛的的陰暗面。而這群人不管是死是活,都不會有人在意,故得其名。

「嗯...」艾登有氣無力地拿起木叉。

「你也很清楚吧,我只是你製造出的幻影罷了...」傑瓦爾攤手。

「...」

「別一直把眼光朝向過去,試著向前看如何...」

「像是我以前跟你說過的...」

「...!」艾登正抬起頭,傑瓦爾的殘影也隨之消失。

「對了...」艾登似乎想起什麼。



https://www.pinterest.ca/pin/2392606032317989/

在連鳥兒都還沒醒來的晨間,艾登從閣樓的小窗確認了即將落下的滿月,帶上了布袋與繩索,拉開公會後方的小門,臨走前耳邊彷彿還傳來傑瓦爾的催趕,再次有了目標的艾登這才發現,周圍植被的景色再也不是一片茂盛,而是在一片金黃的慶祝下,逐漸走向枯萎,艾登多吞了幾口口水,讓還沒適應乾燥空氣的咽喉盡可能包持濕潤。

「這些應該就夠了...」

https://www.pinterest.ca/pin/505669864380852777/

採集完只有在滿月過後的清晨才會出現的,自身帶有些微魔力的湛藍花朵『暮花』,艾登自森林返回城鎮,相同的車水馬龍也讓艾登在次想起與傑瓦爾一同走過街道的情景,趁著哀傷在一次蓋過好不容易才打起的精神之前,艾登穿越了層層複雜的街道,來到了一群破舊的建築物附近,隨著人煙變得稀少,視線角落時不時閃過幽靈人的身影,最後穿過一條暗不見光的巷子後,記憶中散發著瘴氣的破敗石屋出現在了眼前。

ダンまち

「就是這裡沒錯...」

艾登看向破碎玻璃內的幽暗,吞了口口水,在忍著心臟劇烈跳動的緊張感下,將採集到的暮花放在了窗台上,屏氣凝神的等待,正當眼睛乾澀,眼皮闔上的瞬間,一隻腐爛到能看見白骨的乾癟屍手,將整個布袋拉進破碎的窗隙,老舊的木門也隨之開啟。

https://www.pinterest.ca/pin/301107925081144619/

艾登輕推木門,裡頭發出的強光讓他緊閉雙眼,隨著一陣短暫的暈眩,一道混雜著輕浮與興奮的,用歌唱方式道出的聲音,從一旁的樓梯間內傳出,相較起外頭,室內的空間看起來更加寬廣,裝潢別致且特殊,藏書布滿每個空間,各式各樣的魔法道具擺放雜亂,畫有小丑妝,身穿燕尾服的高大男性踩著優雅的腳步現身,並深深地鞠躬。

「久久未見,還以為『你們』忘記我了呢...別來可無恙?」

「...」艾登沉默著。

「看來...這次只有你一人?」達恩德德偷偷睜開一眼查看。

「嗯...」艾登露出哀傷的表情。

「這次的暮花品質也十分良好,但...」

「艾登醬應該不是為了變賣暮花才來到這裡吧...」達恩德德試探道。

「因為...」艾登喃喃道。

「比起第一次見面,看來你多了一絲陰沉呢,發生了什麼嗎?」達恩德德明知故問。

「...」艾登低下頭。

「哼哼哼~」達恩德德一面等待著回應一面手舞足蹈,似乎就想聽艾登親口道出。

「...傑瓦爾他...」沉默了許久,眼前的少年開始雙眼泛淚,勉強的說出。

「真是的,捉弄你真沒勁...」達恩德德因興致高昂而翹起的頭髮無力地垂下。

「來這邊說吧...」相比之前,使用了穩重語氣的達恩德德給人一股安心感。


「其實關於傑瓦爾醬的事情,我很早就聽說了...」

艾登坐在由書堆組成的座位上,達恩德德則走向了實驗桌,並拉開抽屜...

「試著把魔力導引進去試試。」達恩德德將有著淺藍色寶石的綴飾扔向艾登。

「喔...」艾登接過綴飾。

「傑瓦爾也有跟我提過有關於你魔力的事情,要是沒錯的話...」

「這是...」艾登不敢置信,聲音中傳出顫抖。

隨者體內魔力流入綴飾,淺藍色寶石的核心冒出了淺淺光芒,懷念的冰結劈啪聲自其中傳出,數秒內手中的綴飾就形成了一塊冰晶,達恩德德看著少年的眼淚隨之留下。

「這個魔道具是我請傑瓦爾替我完成的實驗品...」

「裡頭還蘊含著那傢伙的魔力...」

「由於你的性質比較特別,所以只要對其灌輸魔力,就能重現他的冰晶...」

「這東西就當作暮花的報酬,送給你了。」達恩德德說道。

「謝...謝謝...」艾登緊握綴飾,儘管冰晶的寒冷令掌心凍得發疼。


達恩德德坐在一旁,靜靜等到艾登平復好情緒,綴飾也回復到原本的樣子。

「有關於傑瓦爾提到的,關於你的種種...」達恩德德似乎別有意圖。

「我想要拜託你一件事情...」

「拜託...?」

「『魔力引爆』這個詞,你是否聽過?」

「沒有...」

「這樣說好了...」達恩德德改口。

「你應該還記得傑瓦爾最後的攻擊吧。」

「嗯,原本的碎寒魔法,相較起來就像是暴風雪裡的一枚雪花。」

「很好,看來你有親身體驗過了...」

「那個就是所謂的『魔力引爆』。」達恩德德開始解釋。

「基本上就是一種讓自己體內魔力瞬間增輻數百,甚至是千倍的禁術...」

「但是...」艾登回想起傑瓦爾事後的模樣。

「但這項技巧在根本上就不該被使用,畢竟施術者會因為反噬的威力被摧毀殆盡。」

「...」

「雖然我很驚訝傑瓦爾只是偷翻了我藏在地窖的魔導書,就能成功使出...」

「...」艾登低頭。

「還是把話題給拉回來吧...」

「從我在各個城鎮中所蒐集而來的情報,最近注意到一些奇怪的命案...」

「在案發現場的附近無一不是被摧毀殆盡,而且共同的特徵就是都找不到犯案者。」

「在我的推測下,可能是什麼人有意,或是『被迫』用出了『魔力引爆』...」

「當然實際的手段與情況我一無所知...」

「只不過我認為後面應該隱藏著更勝於魔物的龐大威脅...」

「畢竟如果是在城鎮中央發生,那後果將會是...」艾登不願去想。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因為考慮到你魔力的特性,所以我才想請你協助...」

「畢竟能夠做到『同調』的人我也是第一次看見...」

*艾登能夠藉由感知對方魔力來使出相同或更勝於原施術者招式的能力。

「想必只要你在對自己體內的魔力有更進一步的掌控...」

「就能夠...」達恩德德話音漸落。

「不過還是需要徵求你同意就是了✩」達恩德德露出意義不明的微笑。

「...」艾登看著手中傑瓦爾留下的綴飾。

「想要幫助別人,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嗎?」腦海裡閃過傑瓦爾的聲音。

「...」達恩德德等待著少年的答覆。

「如果我能派上用場的話...」艾登起身。

「那就事不宜遲...」

達恩德德走到屋內的一處牆角,將手伸入牆內,後方的艾登視線被有所阻擋,看不清實際情況,不過達恩德德一轉回身,手中就握有自己放置在工會裡的重劍,還想不透其所以然,達恩德德就將自己給向後推倒,而視野裡的景象也逐漸變得模糊、黯淡。

「願魔導神傑諾的加護與你同在...」



https://www.pinterest.ca/pin/491385009344277354/

「為什麼王都的人會在這個鳥不生蛋的小鎮...」

「肯定是因為那個的關係...」

「咿呀,那傢伙也太帥了吧...」

另一邊,莫德鎮的街道上正傳來源源不絕的騷動聲,身著白銀鎧甲的士兵正有序地佇立在冒險者公會的門前,為首的挺拔騎士摘下頭盔,自白馬上一躍而下,該舉動也讓圍觀的女性各個滿臉通紅,發出尖叫,騎士推開公會大門,大聲地朝著裡頭宣布。

「我們是王都直屬的部隊『聖徒』,請莫德鎮冒險者公會會長戴德在此出面。」

「...」濃郁的酒氣自陰暗的室內散出,裡頭沒有任何回應。

「我是王都的騎士『威廉』,請...」

「抱歉抱歉...」埃爾莎慌張的從閣樓跑下。

「奉王都之命,前來探索『聖樹』有果,想與戴德一見,詢問詳情。」

「不好意思,戴德會長還在遠征的途中,估計還要幾天才會回到莫德鎮...」

「...」埃爾莎能從威廉英俊的臉龐中察覺到不悅。

「不過聖騎士大人是想要知道有關『聖樹』的事情對吧。」

「莫非妳有所一知?」

接著埃爾莎將威廉請入公會內,威廉命令部隊在外頭待命,公會外湊熱鬧的人潮也越聚越多,兩人面對面對談,雖然兩人身高沒有太大差距,不過期間埃爾莎還是對其散發的強烈氣場感到難以呼吸,騎士不把埃爾莎善意準備的飲品放在眼裡,逕直詢問。

「所以『聖樹』是隨著名為『艾登』少年的到來所茁壯的,我能這樣概括?」

「是的,雖然我們也沒有任何頭緒,不過多虧聖樹,鎮裡也不受魔物侵擾很久了。」

「那艾登目前在這座城鎮上嗎?」威廉接著問道。

「真的是非常抱歉,艾登他已經失蹤好幾週了...」埃爾莎露出擔憂的神色。

「是嘛...那我們擇日再訪...」威廉見後續不會有更多情報,果斷結束話題。

「我們將會投宿於鎮裡的旅店一陣子,若戴德歸來,請立刻和我們聯絡。」

「是的,抱歉讓騎士大人白跑一趟...」埃爾莎鞠躬致歉。

人潮隨著聖徒離去而散去,埃爾莎雖鬆了口氣,但眉頭卻仍保持深鎖。

「艾登...」

「自從傑瓦爾之後你就變得無精打采的...」

「現在又突然失蹤,而且戴德會長也動員冒險者找過城裡好幾次了...」

「不管你現在在哪裡...」

「希望你能夠平安...」


莫德試驗篇至此完結,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妳,Aydan深深一鞠躬m(_ _)m。

冰結之森 x 鬼 x 落網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