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追跡 x 憤恨 x 無能

發布於

前篇概要

原以為在擊敗食人巨蜥後,便能等待試驗結束的艾登一行人放鬆了警惕,沒有注意到混雜在雨滴之中的腳步聲,在步入了夢鄉後的清晨時分,另一匹到來的巨蜥也宣告了別種意義上的試驗結束,就在幾人試圖壓低身子,將自身氣味與大地混合同時,吉爾不慎踢倒了戰槌,眼見形跡敗露,就在巨蜥朝向吉爾咬去之前,迦巍決定放手一搏。

一陣反抗中,迦巍意識到自己必須在自己與同伴的生命中做出選擇,而對他來說,出賣夥伴是不再他的候選選項之中的,下定決心後,迦巍操控細沙,封閉上了自己的口耳,希望以自己墊後的行為,能夠為其他人換來一條活路,傑瓦爾憎恨著了解迦巍想法的自己,抱上昏過去的艾登,硬是拖上愧疚的吉爾,朝向黑暗的林中逃跑。

另一邊,為了親自逮到殺人鬼的奈特,使用大地魔法,將自身轉移至森林中...


「我還真是搞不懂她到底在想些什麼...」少年將身體靠在岩石上滴咕著。

「明明一副和人類有深仇大恨的樣子...」

「卻還總是待在山洞外頭注意著森林裡的動靜...」

「唉...反正這些都跟我沒關係...」

「我就只要像這樣慵懶的睡一覺後,帶著她回一趟『拉尼德洛』...」

「接著再隨便找個黑市商人,把得到的冒險者身分給賣掉...」

「大賺一筆後就可以...」

「就可以...」

「...」

山洞裡的營火隨著外頭飄進的水氣逐漸衰弱、熄滅,少年的思考也漸漸變得困頓。

「...」蹲坐在外頭的嘎鑼則站起身子,像是感覺到什麼一樣。

「欸。」嘎鑼走進山洞內。

「...」少年雖有注意到呼喚自己的聲音,但也只是隱隱約約。

「我叫你呢!」嘎鑼出腳,踢翻支撐少年的岩石。

「...又怎樣啊...真是的,才剛剛睡著...」少年搔著頭抱怨。

「要出去一趟了,準備好。」嘎鑼不多做解釋,也不讓對方有選擇的機會。

「外面可是下著大雨呢,妳確定要...」少年微微抬頭與嘎鑼對眼。

「...」一雙散發著不知道是敵是友眼光的鮮紅瞳孔正緊盯著自己。

少年自知自己的處境,也沒有其他反抗的想法,除了滿腦子的抱怨外。

「...」少年腦海瞬間閃過許多捉弄人的點子。

「唉,這些都對妳沒甚麼用...」少年滴咕道。

「回答呢?」嘎鑼的態度十分銳利。

「我知道了,等我個五分鐘。」少年攤手。

「一分鐘。」

「...」

稍加準備間,少年將自己的在森林中採集有毒植物製作的備份藥劑及粉末放在原地,將掛滿腰間的小布袋給裝滿,並檢查好藏於斗篷中的匕首後走出山洞,嘎鑼不悅。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可是只準備了最低限度的裝備...」

「就不能把那些散發著各種刺鼻味道的布袋給留下?」嘎鑼盯著藏於斗篷裡的東西。

「那可不行,這些可是比匕首還要重要的...」

「...」嘎鑼只好試著打消想法。

「所以...接著要去哪?」少年伸出手問道。

「等下你就知道了...」嘎鑼鬼化了部分的身體,帶上少年躍下崖壁。

為了不讓少年跟丟,嘎鑼只好以人類的姿態帶著少年前往目的地,期間經過的樹幹間沾上了連少年都能明顯嗅到的魔物臭味,這不免讓他更加對目的地感到反感,甚至在腦裡想著要怎樣調配粉末才能騙過嘎鑼,那敏銳到能夠察覺到第一滴雨水落在土壤裡所散發的氣味,奔跑間,嘎鑼注意到少年能夠跟上自己的腳步,且不至於亂了呼吸而感到訝異,但這些都不是目前最重要的,因為不應該出現在森林裡的氣味就在前方。

「果然...」嘎鑼印證了自己的假設。

哥布林殺手ep.1

「...」少年藉著微光看見了四周沾有血跡並扭曲的樹幹以及異變的地形。

「能把樹幹弄成這副模樣的魔物應該也只有...」少年走向落在一旁的戰錘。

「(這把戰槌的主人我記得是...)」少年想確認嘎鑼對其的反應。

「哪個不走運的傢伙,居然在最後一天的晚上遇到了食人巨蜥。」少年亮出戰錘。

「...」嘎鑼只瞥了一眼,並沒有多加在意。

「(本來還以為他一定能活到最後...)」少年在心中默默惋嘆。

「欸,走了。」一旁傳來呼聲。

「妳不會想要往巨蜥的方向走吧...」少年隱約察覺到嘎鑼的意圖。

「是阿,怎麼了...」嘎鑼毫不掩飾。

「要是有個萬一,我可是會先逃跑的,妳沒意見吧...」少年尋求同意。

「那就在這邊先分開吧...」少年對嘎鑼平靜的回答感到訝異。

「你只要在森林的任何一個地方撒出那些粉末,我就可以找到你...」

「這樣沒問題吧?」

「痾哦...嗯。」少年連忙回應。

「記得要在試驗結束前會合,不然下次我找到你,你就會變成一團肉塊。」

嘎鑼匆忙結束對話,將雙腳鬼化後便朝著植被扭曲的方向前去,柠在原地的少年左思右想,對嘎鑼想找到事物感到好奇,於是也跟了上去,並時刻準備使用匕首及道具。


另一邊,抵達山洞下的奈特,看到一雙不尋常的腳印深深的落於地面,簡單推斷那是從上一躍而下才能留下的後,便透過自身魔力,牽引周圍的藤蔓將自己給拉上山洞,並在手中聚集魔力,準備應付可能襲來的攻擊,青綠色的光芒漸漸從手心發出,並轉變成新芽,奈特輕揮出手,新芽的綠葉向前飄去,化為淺淺淡光,猶如螢火蟲一般,為在外的奈特提供些微視野,並偵測前方的生命氣息,奈特處變不驚的靜靜等待。

https://www.travel.taipei/zh-tw/news/details/2310
「回來吧,綠芽散輝。」

「...」

「怎麼兩個地方都沒有應試者的人影...」奈特走入山洞,再次使用綠芽散輝。

「不過倒是有營火的痕跡...」奈特蹲下身子確認溫度。

「因為下雨有點潮濕,不過應該是前一晚留下的...」

「沒有人在的山洞...」

「以及堆滿魔物屍骸的洞窟...」

「一路上也沒有感應到像樣的生命反應...」

「就連魔物的也是...」

「這到底是...」奈特再次動身,打算前往試驗的集合地。


https://www.pinterest.ca/pin/624241198319942076/?nic_v2=1a5QEPq1f

趕路期間,幾人不幸遇到了仍徘徊在附近的魔狼,心情鬱悶的傑瓦爾在一旁放下艾登後,發洩似的,三兩下就用碎寒魔法解決了魔狼,雖然吉爾在一旁想提供由自己魔力化成的水流,但傑瓦爾並沒有接受,而又不計之後的胡亂使用魔力,期間手臂還差點被魔狼吐出的火焰給融化,見到此景的吉爾感到更深一層的自責感,在數匹魔狼被結成冰塊後,其餘的魔狼便夾著尾巴逃往森林深處,結束完戰鬥,傑瓦爾在次揹起艾登。

「傑瓦爾...」吉爾看著從手臂傷口淌出鮮血的傑瓦爾。

「...」傑瓦爾沉著臉,像是在懲罰自己一般,放任鮮血流出。

金屬鏗鏘、樹幹撕裂以及沙壁被打破的聲音,不知道甚麼時候就消失在幾人的身後。

「...」艾登漸漸睜開眼睛。

「傑瓦爾?...」

「你醒了阿...」傑瓦爾小聲回應。

「你的手...」艾登的大腿感覺到了異樣的熱源正隨著時間流出。

「沒甚麼...」

「迦巍呢?」

「...」一個無心問題的讓傑瓦爾已經低沉的心情跌入冰點。

「吶,吉爾,妳有看到...」艾登注意到吉爾避開自己的視線。

「你剛剛是被另一頭巨蜥給踢暈...」

「迦巍幫我們墊後了...」傑瓦爾使徒用冰冷的回答來麻痺自己。

「...!」艾登為傑瓦爾的答案感到詫異。

「不行...」艾登扭身,從手臂已經無力的傑瓦爾背上摔下。

「要回去幫他才行...」

「對吧傑瓦爾,只要再用一次『急礧之柱』就能...」

連身體都無法站穩的艾登試圖挽回兩人的想法。

「艾登...」吉爾的表情凝重。

「...」傑瓦爾轉身。

「你以為我就不想回頭嗎?」

「不要到現在還是用那天真的想法來面對這一切!」傑瓦爾吼道。

「你現在連好好走路都沒辦法了,還談什麼營救...」

「先擔心好自己的性命再說吧。」

「...」艾登了解傑瓦爾憤怒的背後是對自己的無力感。

接過吉爾代為保管的重劍後,幾人繼續前進,不過前進的速度遠比不上緊追在後的巨蜥,很快的,令人厭惡的窸窣聲在此在身後響起,數秒之間,死亡威脅又再次到來。


巨蜥緊追而上後,追至幾人身旁,穩住自己的四肢,揮出大尾,傑瓦爾使用魔力在手臂上結出一面小盾,不過還是連人帶身被擊飛至一旁,艾登則是反射性地舉起重劍,不過孱弱的手臂絲毫比檔不住來勢洶洶的衝擊,在吐出一口鮮血後,朝著一旁快速翻滾了好幾圈,吉爾則沒那麼幸運,突如其來的攻勢讓她無法精確的操控,隨著試圖緩衝的水流被切斷,吉爾的胸前也出現一道狹長且鮮紅的傷痕,並倒在一旁的灌木中。

https://j.17qq.com/article/hhcchomlv_p6.html

「...」傑瓦爾翻過身子,看見了逼近吉爾的巨蜥。

「就這樣繼續躺著,艾登...這樣巨蜥就不會把你當作目標...」

心裡這樣想的傑瓦爾雖然覺得自己十分卑鄙,不過再看到吉爾的傷勢已不是單靠結凍就能挽救的地步,準備爬向艾登,帶著他繼續向前逃跑,而正在巨蜥緩緩抬起前腳,準備對昏迷的吉爾揮下致命一擊之際...

「就算置身險境...」

熟悉又溫暖的聲音從艾登的腦海裡一閃而過,傑瓦爾闔上眼,不想看到那將會烙印在腦海中一輩子的景象,正在視線隨著眼皮闔上而變得昏暗之際,一股耀眼的金色光芒從眼前閃過...

「...!」

鏗鏘聲隨著光線稍縱即逝,從中現出身影的艾登正舉著重劍彈開了巨蜥的揮擊,不過突然爆發的力量並不會持續許久,艾登在接下攻擊後,身體馬上發軟起來,下一秒,巨蜥無情的使用另一隻前腳,向扔走碎石般,輕鬆的將艾登給打至一旁,看見艾登失去動靜後巨蜥再次對吉爾發起攻擊。

「也不要放棄...」

腦海裡迴盪的聲音彷彿像是揭示著該人的使命一般,呼喚著倒下的人再次站起身子,傑瓦爾注意到了起身的艾登,不敢置信的看著從身體各處倘出鮮血的他,再次緊抓劍柄,像是反抗既定的命運般,義無反顧的俯身衝向那絕對不可能戰勝的風暴。

「為甚麼...」

「都已經這副慘樣了...」

傑瓦爾只能眼睜睜看著艾登再次被打至一旁,一次又一次,直到鮮血沾滿艾登全身,止不住顫抖的手指仍倔強的試著抓緊重劍,就在第一次抵擋攻擊失敗後,利爪輕易地就將少女的身軀給劃開,湧出眼淚的少年只能怨嘆自己癱軟無力的身體,眼睜睜的看著經過數天相處時光的少女漸漸消失在魔物的嘴裡,無聲的慘叫在心中迴盪...

「(不要.............)」

未完待續...

寅時 x 墊後 x 驚訝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