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早晨 x 磨合 x 五日

發布於

前篇概要

圍坐在營火邊的幾人討論著之後的方針,艾登則心不在焉地盯著營火發呆,自從第一天起,應試者與魔物就紛紛在這片森中喪失性命,數日下來,屍體漸漸腐敗及鮮血的鐵臭味早已取代原本林子裡清爽的空氣,尤其是待在迦巍的戰果附近,那個久久揮之不去的味道更是時刻虐待著艾登的嗅覺,談話間艾登不注意的吐露出嘎鑼的名子,而被迦巍給聽見,再三確認後,迦巍告訴幾人只有魔物的姓名才會有像是吼叫或是氣音的特徵,想著如果事先知道,或許就可以讓犧牲者減少,以及避免丟掉手臂的下場。

在傑瓦爾一番冷靜地說服,迦巍明白道或許提前對他們發出警告,兩人做出的反應一定會讓嘎鑼有所察覺,最壞的下場,也許是在場只剩下迦巍一人存活,迦巍順利放下愧疚感後,向艾登問到為甚麼嘎鑼不對他們下手,傑瓦爾也很好奇,畢竟他們晚上的聊天聲多番吵醒自己,一陣沉默下,艾登道出談會的內容,是有關人類與魔物之間關係的,吉爾對此感到反感,迦巍也有所保留,不過在傑瓦爾誇了個不像是稱讚的稱讚後,幾人笑了出來,並在營火熄滅前,由傑瓦爾分析幾人的戰鬥方式,並制定作戰。

森林外的草原上,由樹人魔偶所駕駛的馬車停下,走出了『伊爾鎮』的會長奈特,以及其貼身仕從席爾,抵達之前,席爾向奈特提出計畫不符合自己善惡觀的反對意見,雖然想對計畫有所指責,但無奈至目前為止,計畫毫無差錯,如同推演般順利進行,在奈特用一些難懂的話語表明自己為一認可的『善』時,席爾卻一時有點無法吸收,最後還是協助奈特執行,食人巨蜥被幽暗草原上有著藍色磷光的花朵給吸引,在奈特的大地魔法下,巨蜥原先的習性被有所改變,瘋了似的朝著森林的方向,直直闖入。


https://www.pinterest.ca/pin/106186503702684793/?nic_v2=1a5QEPq1f

清晨間,想分迦巍戰果一杯羹的小蟲,無意間把艾登的側臉當作跳板,艾登感覺到一些動靜後便漸漸甦醒,比起在山洞裡迎來的陰暗早晨,還是能看見整片漸漸亮起的天空,才比較能令人打起精神以迎接新的一天,昨晚迦巍的沙之引信完全沒有收到魔物闖入的消息,前幾天幾乎沒有長時間睡眠的他,現在就像一顆平靜的巨石般,靜靜的躺臥在地,艾登在四周走動試圖活動僵硬的身體,傑瓦爾也被草皮的窸窣聲給喚醒。

「(感覺好像才剛睡一樣...)」

傑瓦爾撇頭看向四周,看著正閒逛著的艾登,確定了昨晚沒有魔物入侵。

「(明明才第五天...怎麼感覺像是過了好幾個月...)」傑瓦爾搔著頭。

「(真想趕快結束...早點回莫德鎮...)」嘆了一口氣。

「喔,傑瓦爾起起來了嗎?」艾登靠近。

「多虧你的走動聲...」艾登早已習慣傑瓦爾挖苦式的回答。

「這邊離小河有些距離,要去抓點魚回來嗎?」艾登蹲了下來。

「(多虧那個大個子昨天把所有的魚都給吞下肚...)」瞇起眼睛看向熟睡的迦巍。

「只能這樣吧,畢竟森林裡的動物應該都被魔物給吃了...」傑瓦爾立起身子。

「那就我們兩個去嗎?」

「我是很想叫你跟吉爾去就好...」傑瓦爾呢喃著。

「不過你一個人應該什麼都抓不到吧。」艾登被猜中,露出尷尬的傻笑。

傑瓦爾站起身子,稍微拉拉筋,暖活暖活睡在草皮上被濕氣浸潤的身體,對酣睡的迦巍有些不滿,走到了環繞著整個集合地的沙之引信旁,小小一躍,踩到了上頭,迦巍像是被針扎到一般,因驚嚇跳起了來,動作間熟稔的握住戰槌,吉爾也被騷動聲給吵醒,轉向引信觸發的位置,看到摀嘴憋笑得傑瓦爾,平時性格穩重的他也有些動氣。

「傑瓦爾閣下,你這是在...」

「沒什麼,只是在測試而已(噗哈哈)。」傑瓦爾的回答藏不住玩弄的意味。


四人完全醒來,開始步行至河邊,起初迦巍還是有些反對離開砂質地形的集合地,但在傑瓦爾,認為現在分開反而會陷入更加危險的境地的說服下,便同意離開,前去蒐集伙食,幾人全副武裝,由於河邊也是沙質地形,所以剛好能夠稍微練習一下再次遇到嘎鑼的應對方法,途中,長年生活在荒蕪之地的迦巍對充滿生機的森林感到讚嘆。

「要是家鄉也能如此生機盎然就好...」迦巍滴估著。

「要是生活在荒蕪之地太過辛苦,為甚麼不考慮搬出來?」吉爾疑問。

「怎麼說...雖然這樣的景色在我看來確實豐盛...」

「不過還是一片看不見盡頭的荒漠讓我感到比較放心...」迦巍有些懷念。

「就像是在森林外徘徊的食人巨蜥一樣...」

「牠們不敢貿然闖入,肯定也是因為對這片過於繁盛的景致感到害怕...」

「這點不管是人還是魔物都是一樣的呢...」迦巍插著手點頭。

「不過為甚麼明明叫做食人巨蜥,卻把魔物也當作對象呢?」傑瓦爾提問。

「那個是你們在這邊的說法吧,在我的家鄉牠們可是被稱作『沙之貪食者』...」

https://www.pinterest.ca/pin/677721443908634654/?nic_v2=1a5QEPq1f

「也就是在牠們眼裡,只要是能夠吞下肚的東西,就是食物,不管是人還是魔物。」

「如果可以還真不想親眼看到呢...」吉爾對迦巍的描述感到反感。

待架設完冰刺陷阱,四人分為傑瓦爾、吉爾和艾登、迦巍兩組,進行練習,吉爾能夠使用簡單的水屬魔法,雖然只能以自己的魔力來製造出水流,但是配合上傑瓦爾的冰魔法,能夠讓傑瓦爾保持在魔力充足的狀態下結出更多冰晶,兩人屬性的相性可以說是絕配,另一頭,雖然還是不明白其原理,傑瓦爾還是要求艾登試著能不能也出和迦巍一樣的魔法,畢竟有先前的腕力比試從艾登手裡迸發出來的火焰還有使用出戴德會長的大地屬性的震動魔法的例子在,讓傑瓦爾對這個作戰計畫抱持信心。

你問為甚麼傑瓦爾和艾登掉入斗篷少年陷阱時,為甚麼不讓艾登也使用冰魔法?除了解答會在下頭出現之外,就是自認為冰屬魔法很特別的傑瓦爾,最討厭的一件事情就是別人和自己的屬性重複,所以若非必要,絕對不會讓艾登有機會模仿自己的魔法。

「所以說...傑瓦爾閣下,這是...」迦巍盤腿坐在地上,疑惑的看著。

「...」艾登沉默地被傑瓦爾抓住雙手,放到迦巍的手上。

「別管了,如果我的猜測沒錯,你等下就知道了。」放妥後傑瓦爾退到一旁。

「迦巍,你就直接使用你的沙之魔法就好了...」傑瓦爾呼喊。

「這種觸碰真的是必要的嘛...」迦巍感到有些困擾。

「算了...」迦巍開始默念,艾登則閉上眼睛。

https://www.pinterest.ca/pin/3659243433506517/
「如風易幻、如水靈動、一方恩澤、饋還於沙...」
「土石流轉!」

腦海之中,無數的細沙在荒漠上被捲起,隨著氣流的變化,細砂所編織的形狀也跟著有所改變,就像風一樣擁有千百種型態,風止沙落,原先飛舞的細砂與地面號和龐大的沙海容為一體,物轉星移,沙丘就像大海般,緩緩地在大地上擺動,有高有低。

https://twitter.com/mqm40/status/223102195002908673

艾登感受到這一切後再次睜眼,傑瓦爾注意到艾登改變的像是荒漠一般的瞳色,雙手插著,會接下來將發生的事情感到期待,更想看看吉爾和迦巍的反應。

「傑瓦爾閣下,像這樣弄出幾個沙之壁了,然後呢?」迦巍問著。

「你稍微等等...艾登怎麼樣,有感覺到什麼了吧。」傑瓦爾回應。

數座在河旁升起的矮壁看似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突然間艾登開始了動作,模仿迦巍把手放到地面的做法,體內的魔力經由手臂傳達,手掌放出,隨著一陣小小的搖晃,迦巍兩道相鄰的沙之壁被從底下冒出的東西給支開,艾登雙臂用力,加大魔力的放出。

「不會吧...」迦巍目瞪口呆。

「為甚麼艾登可以...」吉爾也不敢置信。

「恩...很好,我第一次見到也是這個反應。」傑瓦爾點點頭。

一道高度約為迦巍沙壁兩倍高的巨大沙壁從地面竄出後,艾登鬆開僅僅按在地面的雙手,感到有些疲勞,沙壁隨著失去魔力支撐漸漸散開,迦巍不敢置信抓著艾登搖晃。

「剛剛那個...是我的魔法吧,你是怎麼?」

「那個我也...」現在換艾登感到有些困擾。

「我就說吧...」傑瓦爾走近。

「只要讓這個小子在你使用魔力時,讓他待在旁邊...」

「他就能原封不動的使出相同或是更勝於本來的魔法。」

「不過這個從來都沒有在實戰中用過...」

「而且他也不知道魔力枯竭的感覺是什麼...」

「所以阿...」傑瓦爾宣布。

「接下來的時間你們就好好配合,看能不能夠達到我的要求...」

「當然,我跟吉爾那邊也會先好好搭配。」


https://www.pinterest.ca/pin/519743613251596845/?nic_v2=1a5QEPq1f

時間飛快,轉眼間就來到了午後,結束了磨合特訓的艾登坐在地上喘著重氣,魔力的使用從來沒有這麼劇烈,和體力消耗的肉身疲勞不同,魔力消耗帶來的疲勞感是精神上的遲鈍與困乏,由於是在河邊,吉爾不需要多耗費魔力來製造水流,傑瓦爾也能就地取材,直接使出冰魔法,迦巍則像是完全沒事一樣,看起來就像是剛起床,幾人再收取冰刺陷阱的漁獲後開始動身返回集合地,為了避免遭遇嘎囉,特意避開山洞。

「你們不覺得奇怪嗎?」迦巍走在幾人後方,看向四周。

「怎麼?」傑瓦爾回應。

「如果是平常在集合地上,最少也會遇到幾群魔物的襲擊...」

「但是像今天什麼都沒碰上...」

「反倒有些奇怪...」

「這麼說來,今天森林好像也莫名的安靜呢...」吉爾附和。

「沒遇上正好,我的腳也差不多回復了。」傑瓦爾試著跑動,確定沒有任何問題。


另一邊,答應斗篷少年請求的嘎囉,伸出兩隻鬼化的雙手,拖著兩具獸人的屍體,跟著少年來到了他藏匿戰果的石窟,輕輕一扔,笨重的屍骸就滾入深不見底的洞窟裡,嘎鑼已經不再思考自己存在的歸屬,取而代之的是以眼前的目標來麻痺反覆的想法。

「這樣就夠了吧...」嘎鑼比向洞窟深處。

「超過一百匹魔物的戰果...這樣直接拿到金級或許還不夠呢...」少年滴估。

「欸!」嘎鑼吼了一下。

「喔,對的,這樣就夠了。」少年回神。

少年看出嘎鑼不可能答應幫自己除掉魔物,就轉為蒐集屍骸作為自己的請求,完成後就只要靜待試驗結束即可,在少年的提議下,兩人再次來到了當初的山洞,嘎鑼將雙腿鬼化,輕輕鬆鬆就抓著少年跳上山崖,裡頭一片昏暗,還有些殘存的烤魚味。

「果然...他們已經走了嗎...」嘎鑼看著營火的殘骸。

「沒想到這座森林還要這麼好的避難所,我也真是犯傻,居然沒發現。」

少年張臂讚嘆這處天然的避難所,嘎鑼聽得有些惱怒。

「閉嘴,要是在我面前在向剛剛那樣傻笑,我就把你給丟下去。」

嘎鑼露出厭惡的表情,少年知趣地乖乖閉上嘴。

「是,是,可怕的鬼小姐。」但少年還是忍不住嘲諷。

https://www.pinterest.ca/pin/476326098075853958/?nic_v2=1a5QEPq1f

「...」嘎鑼把眼睛幻化,狠狠瞪著少年,好像用目光就能奪走其性命。

「真是的...連開個玩笑都這麼介意。」少年攤手,準備找個位置一夜好眠。

入夜前嘎鑼感覺到什麼,快步奔向山洞外的空地,少年被此舉驚醒,也跟了上去。

「有什麼東西嗎?」少年按住差點飛掉的斗篷。

「有甚麼東西的氣息...」

未完待續...

對談 x 圭臬 x 善惡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