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1年12月18日 土 共和230年霜月松露日

發布於

前天晚上做了一个非常长情节很复杂的梦。梦都是一醒过来就会快速遗忘,我尽量复原一下。内容大概如下:

通知下来说,今年由于各种原因,圣诞前夜的弥撒不能在堂里办了,借用一下新教的地点一起办。我觉得很奇怪。

然后12月24日那天我要考试,从早晨考到半夜,就选择在每场考试的间歇时间去堂里。然后晚上,和Protestant们挤在一起,但是活动很奇怪,一会有人唱歌,间歇时间各种讲道和无关的讲座(好像是人文社科内容,但和宗教无关),等啊等啊也不见弥撒,快到十点了,就去考下一场试了。结果考完出来,有人给我发了一群人领圣体的视频,原来夜里十二点以后举行了弥撒。这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说,你是不是数学考试忘考了?我心想,啊,这下糟了。这时候我醒了,应该是凌晨三点多,起来擦鼻涕,从鼻子里鼓出来好大一团。

然后睡过去,继续做梦。突然就切场景了。一位天皇死了,僧侣们在大雄宝殿的门外火化他。但是那个庙一点不像日本寺庙,像南京那种半山腰的庙,比丘也是中国打扮,大雄宝殿前的香炉也像中国的大铜香炉。结果天皇剩下一小块粉红色的内脏无法焚化,不知道是肠子还是胃,比丘们就把那块内脏掩埋在台阶下。

然后镜头切回来,我得知自己忘记数学考试后回家了。这里的社区和现实世界不一样,每个住户都住在木板和石墙分割的小院子里,房屋是那种很破败的,蓝漆掉色的高大木房子。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梦境中有一跳好几米高几十米远的能力,就跳着跳着从墙头进了家。

突然出现一群人发疯了四处攻击人咬人,但是和电影里的丧尸不一样,被他们攻击过的人不会被传染。但同时却有很多明明没事的人疯狂起来。八丈岛为什么,在梦境中别人都不知道原因,而我知道是那块天皇的器官作妖。

我就蹲在高处观战。这些疯子被用冲锋枪突突了,全突突之后,安静了下来。然后我跳回家里,发现门都用铁链锁着,母亲说领主宣布领地封锁,你怎么还四处跑。(这个梦里地面似乎是领主们统治的)我也没管,又跳出去了。

这时候,那块器官在这轮攻击被打退后,又藏到了地砖下,谋划下一轮袭击。

然后我醒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