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樂Arrtoo

為了那些我心尖尖上的華語歌曲,歌手,還有樂隊,我的心變成了一顆榴蓮。 我的網站:musicmurmurs.com

福祿壽《沒咯》 |歌詞修復計畫

Published at

福祿壽在《樂隊的夏天》第二季和嘉賓李雲迪一起表演了這首《沒咯》。那時候比賽正舉行得如火如荼,福祿壽在改編賽中打敗五條人一事不免讓我對她們有點不滿意,也沒太多興趣去多瞭解樂隊本身。不過,這首《沒咯》算是福祿壽第一次用音樂讓我折服,並從此對她們的創作改觀,找到了與她們的音樂連接的鑰匙。

那時候我說過「黑化的福祿壽是最棒的福祿壽!」現在依然深以為然。《樂夏》上的《沒咯》,三姊妹穿著一身黑色歌德風的長裙,配上違反所有「好嫁風」規則的濃闇化妝,好似女巫上舞台招魂多過表演,記得當時看到不少脆弱網友的對於這場表演的反彈:「這太難聽太黑暗了!裝神弄鬼一點都不正能量!」

我就想問問,所謂「負能量」到底是甚麼?難道福祿壽的一首歌能比中國大陸的社會新聞更黑暗嗎?像紅十字會的貪污官員,大學裡學歷造假潛規則女學生的教授,性侵養女的公司總裁等等欺上瞞下,指鹿為馬,草菅人命的傢伙,難道沒有散播更多「負能量」,影響更為惡劣?

歌詞裡「不公」被替換了,但因調查毒奶粉而入獄的記者仍未被放出來。歌詞裡「屍骨」不見了,難道那些因疫情水災救治不力而失去生命的亡魂已經安息了?

女巫們不討喜,因為她們願意與黑暗為伍,承受那些被主流排擠壓抑的聲音和記憶。勇氣不是假裝一切歲月靜好,而是敢於直面真實的黑暗,腐爛與死亡。在這肅殺的秋天,細味這首《沒咯》沉入幽冥,再迎接重生吧。


哪裡看:

愛奇藝英文站第十集 Part 2: 約 22:39 分表演開始

哪裡聽:

酷我音樂:《樂夏》 Live 版
網易雲音樂:原版


單曲簡介:

「沒咯」這是一句話 ,又絕望又調侃,像一句古老的咒語,又像是來自更高維度對人類的嘲諷,生命就是一場打不贏的仗,以情感和理想作為裝飾,才顯得不那麼殘酷。我們可憐得只能在一條時間的單行線上永遠朝前走,這旅程之中的所有眷顧都將化為粉末,所以在這個悲傷的前提下,所有有勇氣活著的人,都是這條浩浩蕩蕩的赴死之路上並肩衝鋒的「人形戰士」,在最絕望之際也同時會迎來重組之時,生命終將在某一刻猛烈地破碎,震蕩、重組、升華。那個猛烈的時刻過後,你需要做的,只是隨著光,漂浮,聚合,渙散,平靜而愉悅……你犧牲的,你掠奪的,你揪住不放的,都會在路上推著、撐著、陪著你,以最自由的樣子,本該有的樣子。

《沒咯》

作詞:福祿壽FloruitShow-福
作曲:福祿壽FloruitShow-祿
編曲:福祿壽FloruitShow-壽

製作:Floruit Studio
混音:小武
錄音棚:Modernsky Studio
母帶:時俊峰
母帶工作室:Sync Studio
廠牌:北河三音樂


沒嘍都沒嘍
誠惶誠恐知曉嘍
我這迷惑而又奔波的一生啊
還是要一個人走嘍

來哦都來哦
無休無止的拳頭
我這卑微而又易碎的身軀啊
迎著真相而上嘍

我妄想著凝視著乞求著它
看看我看看我吧
可它越過時間越過離別告訴我
省省吧自生自滅吧

白日會升起來
掉淚吧
掉一滴淚吧
等它把我照得透亮
密密麻麻是黑星

我沒嘍都沒嘍
誠惶誠恐知曉嘍
我這迷惑而又奔波的一生啊
還是要一個人走嘍

我只要一雙流淚的眼睛
看清我一路上所有罪過
我要一聲長長的哀詠
紀念我曾承受的不公

我要一雙等在盡頭的手
擋住我最後一絲懦弱
因為向前而粉碎的屍骨
這一刻在光中重生

我知道從來就沒有歸途
我只能這麼走啊走啊走啊

就隨它
飄啊飄

啊……
嗯……


蝦米音樂上的資訊還蠻齊全的,雖然聽不到歌曲。

鑑於 Matters 上發佈的文章不能修改,我把文內一些不太確定靠不靠譜的連結拿掉了。想看福祿壽在音樂節表演的原版《沒咯》請移步「月樂隨想」網站上的文章 。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Summer Sunshine - BoB《北京男孩》 | 歌詞修復計畫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