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樂Arrtoo

為了那些我心尖尖上的華語歌曲,歌手,還有樂隊,我的心變成了一顆榴蓮。 我的網站:musicmurmurs.com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九期改編賽感想

Published at

這是充滿爭議,還餘波不斷的一期樂夏。估計節目組的諸位PD上禮拜都在考慮自己「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工作」了。

遺忘俱樂部 - 《傷痕》

抱歉,寫不了他們的表演,因為──

重塑雕像的權力 - 《一生所愛 》

當第一個音符響起,我就遺忘了剛才的表演。(去看看吧。)我有預感一首經典大情歌加上這樣一支講究細節的樂隊不可能差,但我沒想到這首《一生所愛 》會呈現得這麼好。太過份了。重塑沒有掉入那種把好好的情歌編得華麗又不著邊際、繁複又空洞的陷阱。他們把歌曲裡的故事講出來了,原版是前世的話,這一版就像是男女主角輪迴之後再相遇,即使時空不同,身份變換,他們的愛恨糾纏仍然深刻難忘。喜歡結束的欲言又止,喜歡觀眾看懵了忘記拍手,還有,喜歡華東與劉敏一聽就知是認真學習過的廣東話咬字。

大張偉聽了《一生所愛 》後說:「可能一開始不喜歡這種風格,但是他們的出現會打破原有的原則。你以為你會喜歡什麼,你以為你會聽什麼,但是當他出現的時候,那些都不重要。你就是喜歡,愛是能抵擋理智的。」不愧是本季樂夏的金句製造機。

所以,各大 KTV,重塑這版能點到了嗎?(順便給這個意外喜歡唱 K 的樂隊至少十年份的會員吧。)

接下來……接下來就沒甚麼好寫的了。改編賽之後的八卦還比較精彩。

華東喜獲表情包一枚。

唉唉唉……能擠一點算一點。

左右樂隊蠻努力改編的,表演也頗有誠意,就是不太有令人傾心的舞台魅力。關於他們,最戳人的反而是選歌時的一個片段:樂隊成員們聽著前面幾手兒歌時各種手舞足蹈地跟唱,但到了《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吉他手淡淡地說,這歌不要跟唱了。這個小片段,不知為何比整首歌都令人感動。Joyside 能贏得比賽,多半是託了魅力(咳)的福,雖然他們的主唱邊遠不一定比左右樂隊的主唱長得好看,但就是多了點吸引人的調調。這場看完我仍然未能理解 Joyside 為何那麼對專業樂迷的口味,不過至少 Joyside 有著不把歌改壞的品味。(說到這裡,我想念去年的海龜先生改編表演蘇打綠的《日光》了……)

這集結束時,馬東美其名公平舉行了一次坑人的 Call Out 復活賽。於是,小強樂隊五條人繼被樂夏親女兒福祿壽淘汰了之後,又被親兒子 Mandarin 淘汰了一次。集齊淘汰大滿貫可多獲得「一條人」嗎?敢情這節目就是專門請五條人來被淘汰的?總之,看到這段的我忍不住按下了暫停鍵。

冷靜、冷靜。

在十分鐘的呼吸靜心之後,我想對 Mandarin 說聲好樣的,但、但出來混總要還的,你等著──啊哩──看來又得去面壁靜心了……

Call Out 第二輪,「馬達」繼續相愛相殺。達達青春美好和諧,木馬陰沉卻偏偏得擠出笑容討生存。木馬樂隊主唱木瑪說,他們出來的時候起點很容易,很多樂隊都要經歷一個從醜小鴨到天鵝的過程,他們不是,但現在他們又回到醜小鴨那個狀態了,這就是生活要面對的事。我想說,這首改了許多詞的《 舞步》仍然是天鵝,只是被折斷了翅膀罷了。

唉,五條人的《 問題出現我再告訴大家》和木馬的《舞步》都需要#歌詞修復計畫的愛護(工作量增加,令人火氣更大了)。

覺得付菡挺不容易。

節目結束後,張亞東被網友指責一心維護 Mandarin 故意給五條人投低票(我的確有一點幸災樂禍),雖然他倒是有資格這麼做,畢竟那十票就是給他愛怎麼投就怎麼投的啊。不過,淘汰五條人的爭議很快就被最終公布的復活名單掀起的軒然大波給蓋過去了。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一直七名開外的後海大鯊魚突然在最後一天殺上了第二名。上過節目的專業樂迷,樂評人,以及普通樂迷紛紛發聲質問,但事件相關眾人,包括節目組,經紀公司,疑似做票的廣告商等等各說各話互相甩鍋,而樂隊本身一直沒有出來說話……這件事最後要怎麼收場,或許得要等到復活賽才能見分曉了。

唉,我只是在想,要是白皮書或Carsick Cars能復活就好了……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八期改編賽感想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