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榮澤

大學讀Anthropology & Psychology

【隨筆】廣場大雨與Adam's apple

發布於

我在外面逛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找可以坐的椅子,其實還蠻難搶的,跟星巴克要內用卻有促銷活動店裡總是滿座一樣難。婆媽中年男子會是你躲也躲不掉,最有時間本錢的競爭對手。還有學生。中山地下街往雙連站的方向,經過誠品的地下書街,成群舞動大多為高中年紀的街舞者,對著鏡子跳舞練習——以前音響放出來的音樂聽到就知道有少女的揮舞擺動——嗯不太可能有位置,就再搭手扶梯往上找。來了。這裡有各式各樣的點可以坐。望過去——是捷運行政大樓前的廣場,工整的人工草皮綠地,在還沒下大雨前看起來挺乾淨時尚的,這是台北捷運公司前的廣場,就是本名「臺北大眾捷運股份有限公司」的所在地。而找到這裡,尊貴天龍感油然而生,看那假草皮(最近知道一個詞可以叫模擬草皮)維護得多麼整齊劃一,一片規律的綠意,可以歇息滑個手機,再欣賞庭園造景(還擺了白色的公園椅)。



捷運行政大樓前廣場






自從聽到襪子應該夾襪底(倒過來曬)而不是襪口,這樣襪口鬆緊帶的部份才不易變形,我每次還是夾襪口,因為曬衣的環境......通常想盡快解決這件差事。可是這篇舊報導主張應該夾襪口:「 正確的曬襪子方法應該是將曬衣夾夾住襪口的部位。因為襪口有鬆緊帶,如果襪子倒過來夾的話,水就會往襪口集中,久而久之鬆緊帶就容易變形、變鬆。」這樣說好像沒錯,但夾住襪口,鬆緊帶也會因為水與襪子本身的重量而往下延伸吧,如果倒過來曬,即使水往下集中,但也不可能只集中在鬆緊帶的部位——我好像突然招換了物理學、砝碼、高中課程、重力與重量、受力與拉力......,很想找科學家物理學家聊聊。



《六人行》影集我發現一個英文詞組的意思很有趣:「Adam′s apple」,代表喉結之意,於一說:亞當與夏娃不聽上帝勸說,吃了禁果。亞當因為沒有嚼(蘋果)就吞下所以卡在喉嚨,成了「喉結」;夏娃則沒有。所以說,蘋果公司其實是夏娃牌?雖然設計師跟賈伯斯——「被咬掉一口的設計只是為了讓它看起來不像櫻桃」——都否認。回到舊約聖經的說法:「 伊甸園中樹上的果子都可以吃,唯『知善惡樹』上的果實『不可吃、也不可摸』,否則他們就會死。」知善惡樹果實的不可食,代表著「善惡」判斷的珍貴與不可親近性,我想到《海賊王》的惡魔果實,吃了會有特殊能力,不知有沒有善惡果實、有判斷善惡的角色——這樣劇情太難掰了除非要收尾,我相信不會給自己找這種麻煩,又或者說,這種能力的果實已經「內建」在角色裡,不一定需要創造一個「善惡截然劃分」的角色觀,就算真的有也會很佛道思想吧。說的每句話都像是禪宗的啟示。話說為什麼「善惡」觀如此難(接近),我們是如何判斷什麼是善什麼是惡,舊約的觀點是「人類」因為吃了「知善惡」的果實,被趕出伊甸園,因此有了「生老病死」的循環存在。如果簡單做個連結,「善惡」就如同「生老病死」般,其實也是一種循環,今天我們認為誰是惡人,明天其實自己也可能成為惡人,因為已經有了「標準」評斷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即使我是善者,何嘗不可能某天也成為惡者?而我認為理解這樣的過程是珍貴的,就跟那棵樹一樣。既需要標準評判,又得捨棄標準的真理,很像是俗話說:「有捨才有得」的道理;更跳一步說,何謂「生跟死」,其實如此難解,甚至可以說沒有人有能力下定論,如果我們真的想知道的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