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unopnews 社会观察&文化分析 离经叛道的辩论爱好者 私人联系请发邮件allenhuang1998@outlook.com

出卖与背叛:库尔德人的未来将会向何处去?

2019年10月7日,对于万千库尔德人而言,是一个备受屈辱的日子。

就在这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没有知会五角大楼,国防部,国家安保负责人员的情况下,突然宣布将会从北部叙利亚全面撤军,任由位于叙利亚北部的土耳其军队进入该区域,负责监管当地的安全与秩序。

对于国际局势不甚了解的人,也许难以理解为什么这项举措将会对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没有主体国家的民族会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而更多人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允许土耳其接管这一局势并不能够给动荡已久的叙利亚带来任何的所谓和平。在他们的刻板印象中,土耳其长期以来是控制叙利亚难民的把关者,并且在推翻灭绝人性的阿萨德政权中不遗余力地在帮助着反政府的部队“自由叙利亚军”,是美国的重要军事盟友。

这并非库尔德民族里,土耳其以及其前身奥斯曼帝国的真实面貌。

(拒绝库尔德人,却对“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纵容是对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土耳其的真实写照)

土耳其与库尔德人的故事,是一段凝结着血泪与仇恨的悲歌。

(讽刺埃尔多安打击恐怖分子不力,却始终不忘消灭库尔德自治的漫画)

库尔德人的民族历史十分悠久。根据现有研究,人们普遍认为这个民族的前身是后来被波斯帝国的居鲁士大帝所征服的米底人的后代。长期以来,他们虽然保持着自己的语言习惯和文化传统,但是却始终臣属于其他的帝国,从波斯到塞琉古,在到安息和萨珊,周而复始,鲜有史料记录他们的变化。

当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了整个中东之后,许多库尔德人选择改信伊斯兰教。然而这并非所有库尔德人的共同信仰:除了后期逐渐消亡的祆教,也有相当不少的库尔德人是无神论者和基督徒。这自然让一直以来极力推行阿拉伯化的中东世界对他们始终怀有一份深深的敌意。

(萨拉丁:1138-1193,对抗十字军东征的穆斯林领袖之一)

尽管这个民族曾经在十字军东征时期曾经出现过如同萨拉丁大帝那样的伟大领袖,但是在历史的大部分时间段内,他们一直只是一个附庸的民族。在奥斯曼帝国崛起之后,他们毫不意外地又一次变成了臣属者,在压迫和屈辱中度过着艰难的时光。

他们受够了。

一战之后,奥斯曼帝国分崩离析。战败后的奥斯曼帝国于1919年与协约国订立《色佛尔条约》(Traité de Sèvres),其中规定库尔德人可以在原属于奥斯曼帝国的幼发拉底河畔建立新的自治区或国家。这份文件,也成为了多个库尔德自治政府宣称自身合法性的根本文件。然而,处理奥斯曼帝国的决定很快就从《色佛尔条约》变成了1923年的《洛桑条约》(Treaty of Lausanne),其中只字不提库尔德人的自治权。

四分五裂的奥斯曼帝国也让库尔德人变成了数个不同的部分:土耳其的北库尔德斯坦、英属伊拉克的南库尔德斯坦和法属叙利亚的西库尔德斯坦;加上17世纪被划归伊朗的东库尔德斯坦,库尔德人此分成了四个不同的部分分别生活。

由“阿塔土尔克”穆斯塔法.凯末尔建立的土耳其为了强调最原本的民族国家主义,自然将民族组成成分与土耳其人截然不同的库尔德人视为对保持国家永远在土耳其人手中掌控的最大敌人。他镇压了一切库尔德自治的运动,并且在库尔德地区强制教授和使用土耳其语,企图从文化上让他们归顺。库尔德人当然不肯服从;自1920年以来,十年的时间里,库尔德人开展了三次反叛独立运动,从而期望脱离附庸的身份,可惜全部失败了。

(凯末尔在土耳其人心目中是国父,在库尔德人眼中却只是个高举屠刀的刽子手)

在土耳其库尔德人长期聚居的德西姆省(后更名为通杰利省),土耳其人在1937年到1939年对这些地区进行了轰炸和入侵。持续数年的军事行动导致一万余人命丧战火,但是土耳其官方直到2011年才为这场灭绝人伦的行动正式道歉。

几十年后,正值那个红旗飘飘的年代,师从苏联等国的年轻政治活动家阿卜杜拉.奥贾兰在1978年(Abdullah Öcalan)建立了库尔德工人党(Partiya Karkerên Kurdistanê, PKK),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中暴力抗争的精神来建立一个真正属于所有库尔德人的共产主义政权。自从1984年以来,真正将自己武装起来的库尔德人开始利用军事化的管理和训练来去旨在推翻在他们眼中暴虐蛮横的土耳其,来建立属于他们的天下。由于他们频繁地袭击土耳其政府和军队,不愿意失去这个重要盟友的美国和欧盟将库尔德工人党定性为恐怖组织。1999年,奥贾兰被逮捕,随即被判处死刑(后改为终身监禁)。

但并非所有库尔德人都与奥贾兰一条心,都愿意用直接的暴力手段换取自身的自由。

在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西库尔德斯坦),在2011年开始注意到叙利亚政府的局势在一场内战之中开始失去了控制。借此时机,以保卫自己的名义,他们组成了“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Yekîneyên Parastina Gel, YPG)”来强化自己的势力范围,并伺机寻求获得真正独立的机会。代表叙利亚库尔德人核心民族利益的民主联盟党(Partiya Yekîtiya Demokrat‎,PYD)组织着人民保护部队在2012年驱赶走了驻扎在当地的叙利亚部队,自发性地保卫这片地区的安全。2013年,叙利亚北部基本彻底属于库尔德人自治,民主联盟党随即创立了名为“罗贾瓦(Rojava, 库尔德语‘西方’的音译)”的自治联邦。2014年1月,罗贾瓦推出了属于自己的宪法,在其中将对少数族裔权利的肯定和性别平等的认同当做宪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开启了中东的先河。

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库尔德人似乎看到了属于自己的那片曙光。

然而很快意外便袭来了:一群脱离自“基地”组织的伊斯兰教逊尼派极端萨拉菲派圣战分子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之间的沙漠中突然崛起,发动了数次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造成的死伤和惨祸不计其数。这群人称自己为“伊斯兰国”,标榜自己是整个穆斯林世界的主人,并用着最为恐怖的手段和最为严苛的教龄管理者它们手下的民众。一时间,整个世界陷入了巨大的哀痛与混乱之中,茫茫然不知所措。

为了以中东为代表的世界普及民主的价值观,也为了保护自身在中东与石油息息相关的重要经济利益,当时已经基本撤出伊拉克的美国政府宣布以打击恐怖分子的名义,于2014年末再次回到了幼发拉底河畔。

美国军队在这里,真正地开始熟识了库尔德人和他们所建立的罗贾瓦联邦。

当时的美国和罗贾瓦联邦,有着相同的敌人:凶残暴虐的阿萨德政府,和更为穷凶极恶的“伊斯兰国”。在数十万次的频繁轰炸和库尔德人保家卫国的艰苦意志中,伊斯兰国的势力逐渐开始衰微,并在2017年末失去了最重要的两个控制城市:伊拉克的摩苏尔和叙利亚的拉卡。

失去了实际领土的伊斯兰国自然已是四面楚歌,但是这片地区还远远不到能够彻底恢复民主自治的程度。为了避免一系列升级的冲突,在美国军队的庇荫下,库尔德人们开始重新建设着这片地区的秩序,并且看管着那些看似已经投诚,被关押在战俘营中的前“伊斯兰国”战士。

也正是因为美国军队在罗贾瓦的驻扎,对这片地区虎视眈眈,对库尔德人恨之入骨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才无法侵占库尔德人自由的民主秩序。对此,他始终耿耿于怀。

在2016年镇压了一场企图推翻他的政变之后,埃尔多安彻底成为了这个国家说一不二的唯一人物。当一名德国讽刺节目电视主持人嘲讽他对库尔德人赶尽杀绝的残酷手段后,埃尔多安以所谓“不敬罪(德语为Schmähkritik)”的名义起诉,要求他因此道歉。他的副手,希望与库尔德人和库尔德工人党修复关系的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Ahmet Davutoğlu)更是直接因此被他解雇,而自称希望“更多女性带着面纱和头巾在公共场合出现”的鹰派反世俗化民族主义者比纳里.耶尔德里姆(Binali Yıldırım)成为了土耳其的总理。

(在土耳其,已经再也没人能够和埃尔多安说不)

自从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似乎美国军队一步步地在区域局势仍然远未达到稳定便要匆忙撤出变成了美国在中东政策上的主要基调。就相关经验而言,特朗普政府的历任外交和国防人选中,并没有多少有相关经验的人士来阻止经验更加匮乏的特朗普在他不假思索的“美国优先”政策下的一意孤行。

在用推特宣布美国将会从叙利亚北部撤出的前一天,很多人早已观察到了一些端倪。在白宫10月6日发布的一份简短文件中,以白宫新闻发言人名义撰写的这篇声明以极不符合专业水准的语言宣称在特朗普与埃尔多安的一通电话后,土耳其将会“迅速推进准备已久的行动,出兵叙利亚北部。”这篇冷冷的声明中还宣称美国不会介入这一军事行动,因为美国在挫败“伊斯兰国”之后并无计划继续留在该地区。


与此同时,这份声明还将自己放在了道德制高点上,斥责法国等欧盟国家为何一再拒绝那些出走自他们国家的“圣战士”。在特朗普的眼中,越早能够摆脱这些俘虏,美国就能够更少地耗费钱财。土耳其既然愿意接盘,那么他心甘情愿地“成人之美”。

通篇声明中,那些与美国人并肩作战,一起流血牺牲为了保卫自己的自治领土的库尔德人,白宫只字未提,仿佛这些人从来未曾存在过,或者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累赘。

这场公开的,恶毒的,寡廉鲜耻的交易,其背后目的昭然若揭:正在面临着一场弹劾危机的特朗普,正想利用这种方式改变美国媒体的注意力。不仅如此,长期以来在土耳其进行了大量投资的特朗普,也自然是想依靠强化与土耳其的合作关系,以出卖千万库尔德人在他眼中无足轻重的生命,以牺牲中东第一个注重少数族裔权利和性别平等的民主自治联邦为直接代价来换取土耳其在他的商业版图中的投资。

在遭受了巨大质疑之后,特朗普并未对自己的举措感到任何的后悔,只是轻描淡写地在推特上宣称:“我之前就强调过,再重申一次,如果土耳其做出任何在我伟大的,无可比拟的智慧下认为是超越限度的事情,我会完全摧毁和粉碎土耳其的经济体系!”

那么,在他“伟大的,无可比拟的智慧”之下,野心勃勃的土耳其和埃尔多安都做了些什么?

根据法国广播电台获取的数据,仅仅过了五天,就有104名库尔德战士以及60名平民被打死,13万人流离失所。叙利亚人权组织说,星期六,9名平民被亲土耳其叛军公开行刑。仅仅10月13日一天,就有24名平民死于战火之中。

亲土耳其的叛军在13日袭击了库尔德女性政治人物,“叙利亚未来党”的秘书长艾芙琳.卡拉夫(Hevrin Khalaf)的汽车,将她与她的司机拖出,公开枪决。对此,土耳其的部队从上至下不仅没有一句哀悼,甚至装作对此完全不知情。

不但如此,许多自身宗教信仰观便十分激进的叛军还在攻占了库尔德人控制的监狱之后公然释放了那些被囚禁的“圣战士”,企图依靠他们凶残的本性来重新制造恐怖,进一步推进军队在罗贾瓦的攻势。

亲土耳其叛军公然枪杀平民的视频与照片在网络上迅速开始广泛流传,然而埃尔多安和特朗普仍然在继续着相互之间富有默契的沉默,对此充耳不闻。

虽然特朗普在15日宣布将会经济制裁土耳其,但是已经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罗贾瓦即将面临的灭顶之灾。

很多人权组织和历史学家对土耳其这几天在叙利亚北部的所作所为迅速做出了一个恰当的定性:种族灭绝(Genocide)。曾经大规模屠杀亚美尼亚人但至今坚决拒绝承认该行为的土耳其,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地让自己的手上沾满了库尔德人的鲜血。

(波黑斯雷布雷尼察小镇,刻着惨遭南斯拉夫军队屠杀的无辜罹难者名字的墓碑)

面对着盟友的背叛,库尔德人拭干了悔恨的泪水,被迫与美国的死敌,但是在此时唯一还能够真正帮助他们的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军联合起来对抗土耳其堂而皇之的贸然侵犯。在《外交政策》杂志中,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的军事首领马兹鲁姆.阿布迪(Mazloum Abdi)用最为无奈的语言总结了罗贾瓦简短的历史,并阐明了他们这一举动的原因:”为了把我们的人民从这一严重危险(指伊斯兰国的入侵)中拯救出来,我们失去了1.1万名士兵,其中包括一些最优秀的战士和指挥官。我还一直指示我们的军队,美国和其他盟国军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应该始终确保他们不受伤害。我们击败了基地组织,铲除了伊斯兰国,与此同时,我们建立了一个以小政府、多元主义和多样性为基础的良好治理体系。我们通过地方政府为阿拉伯人、库尔德人和叙利亚基督徒提供服务。我们看守着12,000多名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囚犯,并承担着他们妻子和孩子被激进化的负担。我们还保护叙利亚的这部分地区不受伊朗民兵的侵犯。我们相信民主是一个核心概念,但鉴于土耳其的入侵及其对我国人民构成的生存威胁,我们可能不得不重新考虑我们的联盟。俄罗斯和叙利亚政权提出的建议可以拯救生活在我们保护下的数百万人的生命。我们不相信他们的承诺。老实说,很难知道该相信谁。”

库尔德人该相信谁?谁为卡拉夫的死买单?谁为那些本来安居乐业的平民命丧战场负责?心知肚明这些问题的答案的一些人正在继续着自己无耻的沉默,继续看着这场世间的人伦惨剧继续发生着,继续让只想要一片安宁的库尔德人陷入无尽的深渊。


参考资料:

Abdi, Mazloum. “If We Have to Choose Between Compromise and Genocide, We Will Choose Our People.” Foreign Policy, 13 Oct. 2019,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9/10/13/kurds-assad-syria-russia-putin-turkey-genocide/.


Albayrak, Ayla, et al. “Kurds Declare Federal Region in Syria, Says Official.”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Dow Jones & Company, 24 Mar. 2016, https://www.wsj.com/articles/kurds-declare-federal-region-in-syria-says-official-1458216404.


Breuninger, Kevin. “Trump: Others Have to 'Figure the Situation out' after US Announces Withdrawal from Northern Syria.” CNBC, CNBC, 7 Oct. 2019, https://www.cnbc.com/2019/10/07/trump-other-countries-must-deal-with-isis-as-us-withdraws-from-northern-syria.html.


Burns, Robert. “US Pulls Troops in North Syria, Threatens Turkey Sanctions.” AP NEWS, Associated Press, 14 Oct. 2019, https://www.apnews.com/594ac1ca4c294c29b7a213ccf5d4dfad.


Guardian staff and agencies. “Trump Orders US Troops out of Northern Syria as Turkish Assault Continues.” The Guardia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13 Oct.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oct/13/trump-us-troops-northern-syria-turkish-assault-kurds.


Husseini, Rouba El. “Kurds Announce Deal with Syria on Troop Deployment to Confront Turkey.” The Times of Israel, 13 Oct. 2019, https://www.timesofisrael.com/kurds-announce-deal-with-syria-on-troop-deployment-to-confront-turkey/.


Khadder, Kareem, et al. “Kurdish Politician and 10 Others Killed by Turkish-Backed Militia in Syria, SDF Claims.” CNN, Cable News Network, 13 Oct. 2019, https://edition.cnn.com/2019/10/13/middleeast/syria-turkey-kurdish-politician-intl/index.html.


Martosko, David. “Donald Trump Says the Kurds Are Assad's Problem Now but Threatens Sanctions against Turkey.” Daily Mail Online, Associated Newspapers, 15 Oct. 2019,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7572645/Donald-Trump-says-Kurds-Assads-problem-threatens-sanctions-against-Turkey.html.


Ozcan, Giran. “The Kurds Have Faced Their Own 'Endless War'. And This Is a Dark New Chapter | Giran Ozcan.” The Guardia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14 Oct.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9/oct/14/kurds-endless-war-turkey-erdogan.


Sanger, David E. “Trump Followed His Gut on Syria. Calamity Came Fast.”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14 Oct. 2019, https://www.nytimes.com/2019/10/14/world/middleeast/trump-turkey-syria.html.


安德烈 . “要闻分析 - 土耳其向库尔德纵深挺进 叙政府军向叙土边境开拔.” RFI, 13 Oct. 2019, http://www.rfi.fr/cn/20191013-土耳其向库尔德纵深挺进-叙政府军向叙土边境开拔.

出卖与背叛:库尔德人的未来将会向何处去?

李连环 . “土耳其为何要对叙利亚东北部动武?.” Ifeng, 9 Oct. 2019, https://news.ifeng.com/c/7qdikefXLqC.

中东5土耳其4美国11新闻20民族學4
15
15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