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la

我真的很喜欢道长啊。 一枚大学在读的乖巧(躁动)小透明。

日志(三)

看到了几个题主在一开始,都和我抱着相同的疑问。可以说那些关于这次抗议的“最终目的”的问题,都不会有答案。没有个人或媒体可以给出类似“我”的海外留学生、或者一部分翻墙的大陆人想要的回答。

那几乎是所有人的疑问。但是这和家长问孩子,你未来到底想怎么样?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近期生活有个貌似清晰的目标已是不易,最终的结局也很可能只是随波逐流,飘到何处就地生根。但愿不忘初心。

尽管我们很容易就被贴上“小粉红”的标签,暂且不论这些标签是否真的有意义,我看到的是很多相对温和派的人都在努力寻找一些“universal value”。单方面的表层指控对方过失在我看来其实没有太多的讨论价值,努力在更深的意识层面求同存异或许才是该有的态度。毕竟至少民众之间并非是尖锐的敌对关系。

有很多人说这种想法太过天真。我只能表示遗憾。就当是个阅历尚浅的女孩的圣诞愿望吧。

我能做的无非是多了解,然后让价值观给自己一个判断。它 ,一定不是真相,因为经过数个月,真相本身是什么早已模糊。时间越久、无论是民与警的冲突、港与陆的体制碰撞,双方论功过得失的意义都将消磨殆尽。或许再过几个月,Matters更多讨论的是这一切该如何收场,谁将为这次的抗议买单。

这其中的绝大部分,并非是大陆人需要直接面对的问题,大陆无论如今有多少缺憾或不足,大部分人民的正常生活秩序至少井井有条。然而这却是香港上百万民众需要面对的最直接的问题。

话说到这,Matters有几篇分析目前运动形式和未来走向的文章真的很不错,不愧是出自“老江湖”和各位博士的笔下(我本人就是因为追随梁文道先生的文章才找到了Matters🤩)。也衷心希望这种有价值的文章可以多上热门,而不是让我这种——眼界与学问都尚且浅薄的在读大学生,获得相对高的回答数与点击量(或许正因为见解的浅薄,才是如此易于答复和批判的原因)

尽管我本人很高兴、也很感激Matter,但还是希望官方在文章内容权重方面有所考量。以及希望在问题解决以后,matters可以继续发展,成为一个多地界学术交流的优质平台。

以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第一次来到这里,就写写最初的想法。

发钱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