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la@Airla
20追蹤者8追蹤中
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7397 
Airla

真正造成恐慌的不是肺炎本身

话说在开头,在提出这个问题前,我必须承认我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不是特别健康了。长久以来,我觉得学习哲学和社会学需要一颗大心脏,因为这个社会的决策时刻都在挑战我们的固有价值观。再加上我本人并没有明确的宗教信仰,因此在面对很多棘手的、尖锐的社会矛盾时,我会无助和恐惧,我会质疑和反思,会...

Airla

看《德国之声》采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LCQZrlGJfM 不知各位看这个视频有何想法?希望诸位看完再聊。有些问题已经存在很久了。而随着这场运动的持续,这些问题会被越来越频繁地提出。比如,为何声称捍卫香港法治,支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民众却要求特赦?

Airla

对于“Kitsch”和功利主义的反思(续半月前的日志)

依旧是一篇日志,作为一个在美国数年的大陆留学生。两周前,我找到这里,写下第一篇文章。现在看来,真庆幸自己当初明知要遭到数百条的否定,却仍旧发出来的勇气。https://matters.news/@Airla/第一次来到这里-就写写最初的想法-zdpuAwmDuabBFV9EXFK...

Airla

和有趣的人聊天是什么体验

如题。今天陷入了思维疲惫。大家觉得和有趣的人聊天是什么感觉呢。你们遇到过有趣的人是什么样的呢。抛开政治立场身份束缚,有没有朋友作为“个人”聊聊感想。

Airla

日志(三)

看到了几个题主在一开始,都和我抱着相同的疑问。可以说那些关于这次抗议的“最终目的”的问题,都不会有答案。没有个人或媒体可以给出类似“我”的海外留学生、或者一部分翻墙的大陆人想要的回答。那几乎是所有人的疑问。但是这和家长问孩子,你未来到底想怎么样?

8
Airla

行走在“墙”上的人

他们是有国家归属感的人。这类人在墙内和大陆网民说,“醒醒,别沉醉在中国梦里听不进劝,看看人家国外对人权的重视”。在墙外却要尽可能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辩护,因为是一党专政,所以连带着必须为共产党辩护。就像自己的家,家庭矛盾一本烂帐,但那也是关上门说话,而不是站在大街上指责家人。

Airla

主观意愿(二)

再说一点根本性的个人主观意愿,我是真的希望冲突可以在“一国”这个大前提下得到妥善解决。就如你们所说,大陆人一直知道香港人保留资本主义保留民主政体,也并没有希望中共直接接管香港政治,毕竟这是国家作出的承诺。但是我总觉得谈判双方不能只谈自己的权利,权利与义务永远是捆绑的,这是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Airla

第一次来到这里,就写写最初的想法。

我是大陆人,只是目前在美国读书。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个人其实觉得很悲哀,连发中文都要先告知自己在中国的哪个地方,好像这样就代表了一种立场。以前对台湾人需要这样,现在对香港人也得这样。我在出国前一直觉得我们会是一家人。香港的那把火已经烧了几个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