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嗅

我會永遠相信

登山筆記 | 徒步藍塘 Lantang

差一點就放棄到尼泊爾的藍塘 Lantang 徒步了。

去年本來約好和大學的社團朋友一起去的。我們曾一起爬過幾次山,雖然偶爾會有人放飛機,或是沒上到飛機。

要訂機票時,友人一個要回鄉探親,一個剛換工作,最後就只剩下倡議的R和我。R去過尼泊爾好幾次了。她在當地住過半年,在尼姑庵當義工,好幾年前也走過藍塘。這次選藍塘步道完全是為了我們。看著我動搖了,R說:就算是一個人,她也會去的。好堅定。

於是我遊說S跟我們一起去,S 掙扎一番後,終於答應了。那是我和S第一次去尼泊爾。其實S和我一直都很想去尼泊爾徒步,卻又擔心自己的體力不濟。

出發前的一個半月,我們每天爬30樓,而我早上也會去MacRitchie Reservoir走步道,練練體力和耐力。可我依然是那最弱的一環。

幸好最終還是成行了。困在島國的這段日子,還可以偶爾拿照片出來看看,神遊藍塘。每回看每回都覺得:藍塘真美。幸好我們走了這一段路。


藍塘 Lantang

藍塘距離加德滿都大概6-8小時路程。Kyanjin Ri (4400m) 是我們此次徒步的終點

藍塘臨近中國邊境,近雲南,中國的車和資源會翻過山進來,尼泊爾的貨物和沙石也會路徑這裡運往中國。我們從加德滿都開過去藍塘步道現在的起點Syabru Besi時,經過了好幾個軍人架起的檢查站,嚮導Tenzeen說這是防走私。

藍塘不是個熱門的徒步行程,體力好的一般會選 ABC | Annapurna Base Camp 或是EBC | Everest Base Camp 的步道,體力差一些或是假期不長的登山客一般會選Poon Hill。而且,藍塘山谷在2015年4月25日的7.8級地震中是重創區,死了243人,他們是175位村民,27名嚮導和掮客,41位外國人。地震後的藍塘美麗依舊,卻再也無法和「熱門」扯上邊了。

知道要去的地方曾發生過大地震時很不安, S 安慰我說:「發生過大地震後,近期內就不會再發生了,放心。」可我心依舊忐忑。知道體力不濟的自己會是最弱一環,但最終還是說服了自己,因為我真的好想去尼泊爾徒步啊

去之前,為了給自己壯壯膽,內心的紅色小Joy一直催眠自己:我可是爬過神山(4095.2米)的,不怕不怕。內心的藍色精靈卻會潑冷水:「那是16年前了,那時你幾乎天天跑步,超fit的,你知道嗎?」

恩,我知道。而且神山只爬兩日。藍塘6日。我到底在想什麼?啊不過有的時候就是要這樣傻傻的拿命來博勇往直前。重點是:也不是沒在怕的啦。

出發前跟老師說了聲,老師問:「去找達賴喇嘛?」我說:「恩……是去徒步。」 回來後給他看下面這張照片, 跟他說照片中的是禿鷹,不是老鷹。老師調侃:「它知道你差不多了。」我的確是差不多……沒了半條命—— 登頂後下山,才發現山路原來那麼斜,下山時滑倒了3次,幸好沒滾下山。

站在Kyanjin Ri,可以清楚看見禿鷹盤旋,運氣好的話也會遇到愛吃餅乾的小鳥

徒步前

在加德滿都閒晃兩日後,我們出發去Sybru Besi綁好行囊後,我們就坐着吉普車從Kathmandu出發。司機開了8小時的舊路到Sybru Besi,一路顛簸到R在半途吐到五顏六色。我們的屁股幾(十)度離座位3寸以上,旁分的頭髮變成中分再變成不分頭。其實蠻刺激的,後座的掮客Dhani和Jit卻老神在在的。

到了Sybru Besi,嚮導Tenzeen把我們餵飽,聊了一會天後,就讓我們早點休息。那晚,我和S各自錄了一段話,試圖嘻嘻哈哈的給對方打氣,但面容始終是僵直的。既興奮又害怕。可再怕也是要上路的。

開始走啦

藍塘被歸類為「簡單」的徒步行程。具體行程長這樣,徒步歷時六天,加上來回加德滿都的路程共八日。第一日和第二日的徒步時間預計6小時,但我們第一日走了8小時,第二日走了10小時,嚮導還說我們做得很好,就是要這樣一步一腳印給他走下去。

嚮導陪我們走時,好像在meditate那樣,一步一步領我們往前走。

嚮導—Tenzeen的背影
這是六日的徒步行程,Tenzeen根據我們的步伐稍作變動。
第一日:從Syabru Besi | 1550m 走到 Lama Hotel | 2380m [6小時]
第二日:Lama Hotel 到 藍塘 | 3430m [6小時]
第三日: 藍塘到 Kyanjin | 3850m [4小時] 
第四日 :Acclimatization day at Kyanjin (3870m)  登Kyanjin Ri | 4400m [2小時] 後下山
第五日:下山 Lama Hotel | 2380m  [5-6小時] 
第六日:回到 Syabrubesi | 1550m [5-6 小時]

第一日上山不久,我就出動登山杖撐起不夠力的雙腳,學蝸牛的精神,動用全身的肌肉一步一步往上爬。爬到Lama Hotel時發現Hotel原來是浮雲,一張床一盞小燈,窗口沒封緊,晚上寒風刺骨,隔壁和樓上的動靜聽得一清二楚。廁所就是四壁和一個洞。而裡面的水一直一直流,沒停過。

吃飽後回房休息。身體一靜下來,手臂和腳就開始酸痛,我們帶的筋膜按摩球、暖暖包和酸痛軟膏這時就派上用場。去之前就知道會沒得洗澡了,而且也不怎麼流汗,用濕紙巾擦完身就好了。比較痛苦的是,廁所建在外邊,晚上要去廁所就要拉S陪我。拖著身體爬出溫暖的睡袋,一開門就迎來陣陣刺骨的寒風和無盡的暗夜。這時真的很佩服山民的適應能力。

健行的時候專注在調整呼吸,看著腳下的路,走完一步再接著走下一步,無暇觀賞身邊的風景,停下來休息時才好好看看藍塘。

身體不好的時候,景再好也只能是浮光。心還無法靜下來盡收眼前的美。就先拍照吧

第一日,難得遇到平坦的地勢
右邊那是Mani Stones 上面刻了六字真言 | 梵文:ॐ मणिपद्मे हूँ | 藏語:ཨོཾ་མ་ཎི་པ་དྨེ་ཧཱུྃ

第一日其實有點挫敗。預計6小時的行程,怎麼就走了8小時呢。直到第二天走了10小時後,發現只有更長,沒有最長,只有自己能超越自己。這是真的。你要相信。

第二日途徑地震重創區的廢墟,頂著寒風蹣跚走在碎石殘瓦的那段路最難,Tenzeen說碎石下還有挖不出來的人。政府在修復步道時,就直接用大碎石覆蓋上去。我們的哪一步說不定就踩在災民的屍骨上。天氣冷,沒那麼快腐化的。聽了,寒風更刺骨,步履也更艱難了些。

穿上防風衣太熱脫下又太冷,面容僵得話說不清楚腦袋也已經在神遊,走走停停忽冷忽熱,終於在6點天黑前到了旅舍。

走完10小時後,一度不想說話。身子稍稍回暖後S開始說起這件事:「剛剛那段碎石路走來真是心悸。還有,昨天8小時很長嗎?我們今天走了10個小時哦!說好的6小時呢?」 聽完後終於露出了笑容。後來我們給友人們說的時候,還是忍不住自嘲。Tenzeen說我們每一步都走得很堅定,就是慢了些。沒關係,我是烏龜我就走烏龜的路,讓驢子說去吧。(硬扯)

載貨的驢子們肌肉的線條好漂亮 | 一些山民會幫它們盛裝打扮一番

晚上八點多的時候,夜已經很深了。這時餐廳走進了兩位走了12個小時的登山客。他們一位是70多歲的美國大叔,一位是50多歲的印度大叔。原來他們每年都會一起到尼泊爾來徒步。今年是藍塘。

印度大叔和我聊起Anime | 動漫 Blood+ 和 Naruto,美國大叔驚奇的說他:「你真的是和誰都能聊。」聽他們的分享很有趣。大叔分享他們平時在家鄉的日常還有曾在尼泊爾遇過的趣事。他們對加德滿都和Annapurna簡直如數家珍。隔日他們就下山了。我好希望我70歲時也能像大叔那樣,繼續徒步,繼續登山。是說我曾以為活到28歲就可以了。但原來28眨眼就過了。日子還會一直來。

後來接受了自己就是慢,雙腳也比較適應了,就比較有閒空看景了。每天的routine就是登山。休息。喝茶。看景。繼續走。到旅舍。喝茶。拉筋。按摩。吃飯。拉筋。按摩。只有其中一日心血來潮敷個面膜。冰到~~ (參考soya的語調

第三日如常把4小時走成了6小時。第四日我們早上7點出發,走了三小時半終於登頂了。在山頂看雪山喝暖暖的Masala Tea,真的是一大享受。那幾天走山路時還有甜品和水果吃,我們這個團是豪華團無誤。

對了,不要相信資深登山客的話。藍塘其實不容易的。特別是登頂和下山的時刻。應該說,對業餘登山者來說,藍塘不容易。下Kyanjin Ri 比上山更驚險些。上山靠的是體力與毅力,下山要更多的專注力。也許是我下山下得快(momentum是也),一個不留神沒踩好,就滑倒了。在山上滑倒可大可小。幸好我好幾次都抽中了小。你以為S 和 R沒滑倒嗎?還真的沒有。他們後來都在比較不危險的地方滑倒(顯示為不能輸?)

登頂時天氣很好,可真的好冷啊

在登頂時遇到了兩位來自澳洲,約50來歲的女士,其中一位在登頂時還勉勵我,說we are in this together, 還給了我一個擁抱,說 you are not alone, see you up there! 害我怪感動的。老外的愛滿溢出來的時候好暖。在山頂聊了天,才發現她們住過馬來西亞的浮羅交怡,早就登頂的女士跟我說了馬來話,介紹了自己和友人。原來,擁抱我的女士是她的 teman | 伴,不是kawan | 友人。我想說 S 也是teman,卻沒說出口。

登山遇到的人難得可以這樣聊天。跟團比較難的。這些是我珍惜的機遇。一期一會後,我們此生就再也不會相見,但看見70歲的健行者,一群群退休後來徒步的ojisan obasan, 韓國的中年Oppa和Ajumma,5,6歲卻一直超前我們的小孩,相伴而行的女人們,悠閒的當地人,就好想感謝山。他們讓我想再活久一些,再健康一些。可以的話,以後也要帶小孩來徒步。

在山的面前,我們要謙卑。藍塘的村莊一夕之間被夷為平地。整個村莊獨留一棟藏於山下的建築。Tenzeen說,傾瀉的巨石流一直衝到了對面那座山,連樹木都被連根拔起,痕跡至今清晰可見。可當地人不怨天不尤人,重新來過,慢慢的樹立紀念碑,堆起mani石,祈求上天的原諒,祈求上天保佑行旅和在地的人們。

下山時遇見孩子們上山。Tenzeen說山上的孩子們都到城裡去上學了,週末時會回家,上山探家人。他們臉上都是朝氣,爬山也不會喘氣,年少真好。

下山時才能好好看景,好好拍照。輕鬆了,自在了,拍出來的照也不一樣了。

起風了
瞬間就起霧了
下山了,Tenzeen終於可以走得快一些
走在牧羊人前方的羊群
羊:我不是馬來貘
終於能好好看樹
好好看葉子
好好看人
好好看母雞和小雞

我們很幸運,離終點還有一小時半的路程時,一輛吉普車橫空出現,順路把我們載回了旅館。天還沒黑就到了旅館,還能洗澡,真好。(洗澡真的很重要啊——by南國來的孩子)



後記

買了《心向群山》,還沒開始讀。想看的書總是那麼多。而自己又實在太貪多。

還是先將自己的徒步經歷寫出來吧。

山是容易還是難行,問題不在山上,而在自己有沒有準備好。對我而言,藍塘真難。我身心都沒準備好。幸好,慢慢走還是走到的了。那時還沒學Yoga,登山時筋很多都沒拉開就開始走了。沒走多久筋就硬了,我每隔半小時就要壓腿,拉筋(真是處處拉筋)

但什麼又是「準備好」呢?

W說真佩服我們的膽量,竟然決定去爬這座山,拿命來博。我也覺得。

「不過有時候就是要這樣的。考慮太多反而就永遠得不到這樣美好的體驗」

這次徒步能夠成行。真的好感謝R。R 熟識當地人,讓我有機會認識當地人,到他們家做客,參加他們小孩的生日會。

有時候就是要有人堅定的告訴你:不管你去不去,我都會勇往直前。


另:

徒步結束後,嚮導Tenzeen邀請我們到他的家吃飯。Sherpa的傳統,他們家保存得很好。在尼泊爾,他們算大戶人家了,還有專門給高僧念經的藏經閣(?)

Tenzeen是個奇人。他以前是樂團主唱(hard rock,長髮披肩的那種),曾駕過摩托車橫跨尼泊爾,到過新加坡讀書,在巴厘島被人用槍頂著太陽穴威脅過(!)如今說來都輕描淡寫的。

他忤逆父親,不娶Sherpa族人,而選擇娶自己心愛的人。他說的希望,憂愁與煩惱,和我們的大同小異。Sherpa也會說黃色笑話,也愛食與色。

Sherpa不該只是悲劇或工具。

他們真實的活著,該掙扎和抗爭的一樣沒少,和你我一樣。



最後,這個影片拍得真好。分享給大家。

這是一組新加坡人拍攝和剪輯的藍塘徒步之旅,他們也拍到了地震的重災區。


延伸閱讀:

1 地震後兩年的觀察: https://www.markhorrell.com/blog/2017/the-fate-of-langtang-village-two-years-after-the-nepal-earthquake/

2 徒步遊記: https://fitz.hk/sports/hiking/一個人的旅行-尼泊爾-藍塘徒步/

3 如何拯救尼泊爾的山區兒童變孤兒,孤兒變奴隸的故事, Little Princes

4 Little Princes作者創辦的NGO: Next Generation Nepal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